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咦?莫不是像有些故事说的那般,穿越世界并不消耗现实时间?无论穿越了多久,现实不过一眨眼?

    ……很显然并不是。

    秦奋的父母和弟妹现在已经是另一套装扮了,很显然在现实中也过了最少一天以上。

    那大儿子在全家人面前大变活人、消失得无影无踪,难道就不担心吗?你说这世界上能有那种完全不顾儿女死活的父母?

    实话说,有。

    但其实这已经是一种病态了,比患上癌症的几率不知道要低了多少倍。

    很显然秦奋的运气没有差到这种程度,没摊上这么无良的父母。

    事实上,他家的老头子都不知道有多关心他这个孽子。

    这不,等老妈子收拾好碗筷之后,秦老头在一边镇定自若的喝着功夫茶,一副我才不会大惊小怪的态度。

    你看他慢悠悠的模样,若不细看,可能还真的被他忽悠了;但若细细一看,老头子端茶杯的手微微颤抖,颇有几分帕金森的前兆;半长的胡须也是‘无风自动’,一翘一动之间,看样子也很有几分癫痫症患者的风采。

    很显然,老爷子的心情很是不平静。

    然而,老派的男人就是这么傲娇。在子女面前必须要维持一副无所不能的超人态度;便是天塌了下来,爹也顶得住!

    老派的男人如此刚强,不过女人在这方面就不用强行绷着了,但并不代表她们就容易对付,因为她们更善于以柔克刚。

    秦奋的老娘陆氏秀萍,也是典型的老派妇女,做不到现代女汉子的大大咧咧。

    从十几分钟之前开始,就一直抖动着嘴唇默默垂泪,千头万绪不知道从何说起,每每想要呜咽出声,都被秦老头给狠狠的瞪了回去。

    在秦老头想来,儿子也大了,虽说还没有成家立业,但是以三十郎当岁的年纪,怎么样也跟幼稚无知扯不上关系的;即便碰上这么大的事,这么古怪离奇的遭遇,想来他自己也能够拿捏分寸,该说的话他肯定不会藏着掖着,不能说的,问了也是徒增烦恼。

    见老头子不问,老妈子只能夫唱妇随,这可把两个小的给憋坏了。

    老三秦佳,这是刚刚把假鼻环给摘掉、非主流破洞服装还压在箱底的人物,早前几年,不知道多少左邻右里背地理暗暗的唤她小太妹,性格叛逆得无以复加,有时候连‘天威难测’的秦老头都拿他没辙。

    不过老话说恶人还需恶人磨,秦老三也摊上了这么一个无良大哥,时常各种阴招损招层出不穷,防不胜防,从小到大都被整怕了,还真就只憷他这个大哥。

    见到老爸老妈没有出头,自己一时之间也不敢开口问,只能不情不愿的假装玩手机,实则时不时的抬起头来幽怨的盯着他大哥,活像个遭人抛弃的深闺怨妇。

    老二秦松,秦家乖宝宝,尽管外表人高马大,方脸络腮胡,然而自小性格老实本分,不善言辞。

    这人最是崇拜他家大哥,这可能是缺什么就想什么的缘故;自小开始,在他不擅长的领域,秦奋几乎都是信手拈来、如鱼得水、应付自如。

    比如,某人就能快速的跟陌生男子打成一片,称兄道弟;又或者诸如随时可以跟陌生女子勾勾搭搭、相谈甚欢、相见恨晚之类的。

    这在老实本分的秦松看来,此事于他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更别说他哥自小聪明,学习成绩很是不错,而且只要他感兴趣的,基本一学就会。

    当然也不是没有缺点,也许是大多数聪明人的通病,他家大哥喜新厌旧的特质表现得比较明显,什么东西大多都是三分钟热度。

    不过对于带入主观情绪看问题的人来说,他所崇拜的人,所有的缺陷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所以,虽然这次碰到的事情前所未见,非常魔幻离奇,但就全家人而言,秦松是对此事最抱以乐观态度的人,深信他无所不能的大哥可以一路披荆斩棘,解决所有困难。

    果然被他料中,不出两天,不就回来了吗?

    正因为如此,这会儿秦松正用崇拜的眼神盯着秦奋,一直呵呵傻笑,没想到我也有料事如神的时候。

    …………

    秦奋看到老爷子一直‘镇定’的喝着茶,什么都没问;老妈抽着鼻子,通红眼睛,想问又不敢问;老二一直在那里傻兮兮的笑;老三则是幽怨地假装玩手机……

    我去,仨儿,哥哥我招你惹你了?这眼神留给你未来男朋友去吧。

    秦奋当然知道,不主动问起,这是老爷对他的充分信任。

    说实话,蛮感动。这种情绪这对于他这种凡事大大咧咧的人来说是很罕见的。

    因为凡事就怕个比较,他家老头子一直以来对他都不甚满意,认为他太过于八面玲珑,圆滑世故,没有继承到他老人家的方正性格。

    总之就是你小子毛毛糙糙,看了就不让人放心。

    可想而知,这种情况下,自打秦奋小时候开始老爷子就没夸过他,肯定和信任这么高级的东西自然也没给过,即便内心偶尔有之,也不会表现出来。

    成绩拔尖不足夸,你还不是全校第一,全县第一,全市第一……

    跟男性同学团结友爱不足夸,你小子这么小就会拉帮结派了……

    跟女性同学团结友爱……

    啪!我打不死你这小王八犊子,你敢给老子早恋!

    还好秦奋是天生的乐天派,即便是在叛逆期也没想着跟老头子顶着干,早早学会了迂回策略,不然的话,搞不好父子反目都有可能。

    正如缺衣少食的人吃什么都特别香,从来都是‘你小子能行吗’的疑问句,现在突然换成‘我相信你’这种肯定句,简直是八百年难得一回啊,好悬没把秦奋感动得流马尿。

    信任是相互的,经过十几分钟,秦奋也想好了怎么组织语言。

    他不打算隐瞒,一是瞒不住,毕竟是在全家人眼皮子底下大变活人;另一个说,一家人,没有利益冲突,所以也没有必要藏着掖着。

    他不是那种独夫。

    哦,自己吃的满嘴流油,却连掉个肉渣子都舍不得给亲人分享,这种事他做不出来。

    再说了,有的人可能想起故事里面的桥段,什么升米恩斗米仇啦,什么因为利益家人反目啦,什么行事不密惨遭家人出卖啦……

    呵呵,这一切都是借口。

    就算真的碰到什么不忍言语的事,主动权也肯定掌握在主角的手里,何足惧哉?

    “嗯,嗯哼,事情是这样的……”

    秦奋正了正嗓子,将自己的经历事无巨细、一五一十的娓娓道来,可以说是全盘交代了。

    当然,像某些不方便在家人面前谈论的话题自然是隐而不谈。

    比如,他在某日的半夜‘借’了毒贩子安东万一大笔财货这种事就不要说了吧。

    又比如,他肯定也不会跟家里人说他骑了多少大洋马,和多少金发美妞半夜啪啪啪的拍手拍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