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十四章 回归
    一场手术下来,花了将近一个小时,说简单也简单,说难,确实也不容易。

    你要说它简单也没错,三个从来没有这方面基础经验的生手,随便一个小时也干成了。

    你要说他难,当然是很难的。

    你想啊,又要一心多用,同时控制几根缝针和血脉管壁,还要不时的感应一下自身以作对照;而且要小心翼翼的轻拿轻放,力图全程平稳。

    这么一个小时干下来,那真的是心力交瘁不堪,特别是对于他们几个刚刚脱离普通人范畴,还不怎么适应一心多用的人来说,更是如此。

    按照原版来说,史蒂夫和迈特对于精细操作一直都操蛋的很,并不怎么拿手,更别说血管缝合这种手术了。

    不过,人都是逼出来的,在原版来说,他们东一榔头西一榔头的摸索,自然是学什么都不精,现在不是有秦奋这个有着‘先见之明’的意外因素么?他一直以来都刻意引导着大家锻炼力量强度和精细操控,如今倒也勉强够用。

    做好了手术,几袋血浆也用完了,给安德鲁挂上混合着青霉素的生理盐水,几个人终于能够安心的歇歇了。

    呼!

    三人都毫无形象的躺在地上,简直累成狗,用秦奋的话来说,简直是比和美女拍了一晚上的手都要累。

    不知不觉的就这么睡了过去。

    第二天,几个人陆续醒来,没过多久安德鲁也醒了,暂时没发现有术后感染,而且受伤的腿也有了一丝血色,于是大为振奋,对秦奋感激不已。

    “没什么,我只是善于思考而已。”

    某人做出事后诸葛的模样,表示一切都尽在掌握中,实则尾巴都快要翘到天上了。

    又过了几天,安德鲁的伤口愈合平稳,基本可以认定已经脱离反复的危险期,大家总算真的安下心来。

    这一天,麦特抓到了一只小乳猪,史蒂夫也回附近市里补充了一些粮草,大家就着三明治吃着烤肉,兴高采烈地憧憬着未来。

    比较反常的是,最近以来原本也算聊天主力的秦奋明显兴致缺缺,一直沉默寡言。

    作为性子比较通透、又八面玲珑的人,史蒂夫很快就察觉到异常,于是问道:“秦,你不打算一起吗?”

    也不知道他具体指的是什么,是现在一起吹牛逼,还是以后一起混?

    秦奋慢慢咀嚼着嘴里的肉块,眼里带着两分不舍,然而更多的是却望眼欲穿:“我也许很快就会回去了。”

    “回去?回哪里?”

    这下搞得有点突然,所有人都很诧异地望过来,安德鲁连忙问道:“难道你不想和我们一起吗?我们可以一起除暴安良,劫富济贫……”

    你被教坏了,安德鲁。

    秦奋撇了撇嘴:“我也没办法呀,这可由不得我;慢则几天,快的话,今天可能就要回去了。”

    “什么?难道还有人强迫你不成?请务必相信我们真诚的友谊,不要怕给我们添麻烦。”史蒂夫也觉得蛮诧异,拍着胸脯保证,能够帮上的兄弟一定帮。

    麦特和安德鲁大点其头。

    秦奋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你们几个逗逼连自己都顾不了,还谈什么帮兄弟的忙。

    这事他也解释不了,只能含糊道:“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

    简单来说就是秦奋忽然感觉到能够穿越回家了。

    这种感觉无法用正常的语言描述,因为普通人一辈子没办法体会这种感观,就像夏虫语冰,无法言述。

    但他就是知道了,这应该也算是一种本能,就像婴儿刚出生,本能的就会觉得饿,从来没有吃过食物,然而闻到**,自然就能够明白可以吃。

    这是铭刻于人类血脉、基因内部,甚至是灵魂深处的一种本能。

    经过这么一打岔,麦特和史蒂夫也没有吹牛的心情了,安德鲁更是情绪低落,几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吃着烤肉,很快就草草收场。

    事情比秦奋预料的来得更快,原本以为是一两天之内的事,谁知道才过了不到两个小时就突然来临。

    就像吃饭的人打喷嚏,有时候虽然控制不住,也许会有点措手不及,但是自己肯定还是清楚的知道。

    秦奋跳将起来,一面往洞口外空旷的地方跑,一面叫道:“来了来了,我要回去了!”

    史蒂夫和麦特在睡午觉,立刻被他吵醒。

    安德鲁则是一直躺在担架上,双眼愣神,思维一直在有意无意的控制着几块石头做‘星球运动’,很快也被惊醒。

    三个人赶紧飞出洞去,只见那秦奋漂浮在二十几米的空中,全身三米范围内开始呈现波浪扭曲状态,身影开始若隐若现。

    秦奋也没想到事起得如此仓促,有好些话都没来得及交代清楚。

    不过想想也就算了,也没有什么太多重要的,就是一些经验之谈,反正现在三个猪脚都活得活蹦乱跳的,相信在他们几个互相护持之下,了不起就吃点小亏,应该很快就能够总结出自己的处事之道。

    不过临别之际,还是决定留下最终的礼物,最后教他们一个绝招。

    开口吼道:“安德鲁,放开你的思想,看这是什么!”

    之所以和安德鲁说,是因为虽然这个人很多时候笨得要死,但在几个人里面他有关这方面的悟性其实是最高的。

    事起仓促,也只能这样了。

    至于到时候他们能不能够领悟,那就不关他的事了。

    话音刚落,在下面这几个人的眼中,就发现有一根通红火柱从秦奋的手中轰击到地面,这根火柱前端粗大而且色彩斑斓,颜色紫青橙红掺杂,越往后靠近秦奋就越是细小,而且颜色变成比较纯粹的橙红色。

    “轰隆”的一声过后,秦奋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麦特好像还听到什么‘帮我照顾凯西’……

    地面上,几个人张大着嘴,足以吞下咸鸭蛋,楞愣的看着被秦奋一击而灭的巨大石头,面面相觑。

    史蒂夫和麦特不约而同的看向安德鲁。

    “别,我可弄不来这一招。”安德鲁连连摇头。

    太吓人了,原本他还以为他是四个人里面力量最强大的,现在才知道秦奋的力量比他‘强大几十倍’!这种招式他真的是想都不敢想。

    得,连想都不敢想了,更不用说领悟了,看样子秦奋的好意只能白费腊。

    麦特不是很确定的问道:“刚刚秦在后面是不是有说了什么?”

    史蒂夫耸了耸肩:“他叫你帮忙照顾凯西。”

    麦特就纳闷了,我正在追的女孩子,自然会照顾她,需要你来特别叮嘱吗?

    ……不对,什么叫‘帮你’照顾?!难道你们两个之间有什么……

    麦特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咬牙切齿不已,又仿佛想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一般看向了安德鲁,指望着他老表能够证明这一切只是他和史蒂夫的幻听。

    安德鲁看到他老表‘瞪’过来,吓得又是连连摆手,否认道:“不是我,不是我,我根本还没来得及介绍他们两个认识呢。”老表这眼神也太吓人了……

    麦特:“……”

    …………

    抛开那三个脑筋僵化的逗逼不提,秦奋一个愣神之后发现自己又回来了,回了家,回到客厅,还是在自己当初穿越的位置。

    不可思议的是,此时有四张嘴正在慢慢嚼着饭,八只眼睛盯着他使劲的瞪。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我都失踪了居然还可以吃的这么香!

    秦奋裂开嘴,伸手拔了一下头发,笑道:“爸、妈,我回来了。”

    自动无视了面前的这两个小辈。

    秦老头一巴掌刷过去:“你给我死开,不要挡着我看新闻联播!”

    ………………妈,我想问一下,你是不是改嫁过来的

    *大家有什么想说的,可以在评论区里说一下,就是发发牢骚也好。我发现评论区里的几十条评论大多都是外站过来拉人的广告贴,都被禁了,一眼看过去几十条评论只能显示几条,这他妈就尴尬了*

    另外,求一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