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人都是逼出来的
    史蒂夫和麦特觉得惊诧莫名,安德鲁更是抓狂不已。

    然而秦奋依然慢悠悠地摆放着前面的小物件,一面慢条斯理地问道:“安德鲁,冷静一点,请回答我的问题。”

    也许是被他冷静的态度唬到了,安德鲁很快就按捺住发狂的心情。

    “我问你,如果把你送到医院?医生会怎么办?能保住你的腿吗?”秦奋直视着安德鲁。

    “……”

    “好吧,不说话;你其实也清楚的知道,无论在哪个医院,医生最后的决定都是一样的。”做了一个‘咔嚓’的手势。

    当然是要剪掉啦,中了一颗鹿弹,你那大腿里边都空了一半了,能保得住才有鬼!这又不是科幻世界,没那么多黑科技……秦奋内心吐槽。

    见到安德鲁被他说得面如死灰,无力反驳,便又安慰道:“你也不用灰心,容我仔细的分析给你听。”

    “这个手术的难点主要在于几点,第一,你受伤的时间太长,右腿下半部分缺血时间太长,已经开始坏死,拖的时间越长,越是不利,要知道这是复杂的一整条腿,不是一根脚趾头。”

    “第二,腿部动脉以及各枝干血脉都已经断掉,更糟糕的是它们缺失了一部分”。

    “这必须要用人造的动脉壁管接续,而且必须要连带大部分的枝脉也要接回去,不然的话,这么大的伤口光靠主动脉是没有用的,到时候不光你的腿要废掉,光流血过多都能让你死掉。”

    “最最重要的是,你的腿部下半部分的血管中现在充满了很多凝血团块。”

    “你要知道,以当前的医学科技,无论是多高明的外科医生几乎都无法有效清理这些凝血团块。”

    “医生们毕竟都是普通人,以这些断裂的血管的计算,单单只是缝合血管这种精细的手术需都要花太多时间了,没有二三十个小时的连续奋战根本做不下来。”

    “到时候你的腿早就完全坏死了……也就是说你的时间不够。”

    “只要解决了这三点,一切就不再是问题了。”

    秦奋说着,话锋一转又道:“然而,这些对我们来说是什么难题吗?”

    “不是!时间不够是吗?我们可以。”

    “我们用念力很容易就可以把凝血团块全部清理掉,甚至可以每个人控制几把缝合针,做得比最高明的医师更平稳,比他们更快十倍,百倍……当然,也许会缝得比较难看就是了。”

    闻言,安德鲁翻白眼,又觉得很有道理的样子。

    秦奋见他接受了自己的说法,决定再接再厉,继续安慰道:“只要解决了凝血阻塞以及时间问题,只需要缝合就好,这当然也不在话下。”

    “缝合之后,你的腿部可以得到有效供血,而且我们肯定是要把大部分血管都缝合掉,因此不用担心再度失血。”

    “剩下的就好办了,无非就是包扎一下,然后打打抗生素,避免术后感染之类的。”

    安德鲁被他说服了,麦特也觉得心悦诚服,只有史蒂夫出来挑刺。

    秦奋瞪着史蒂夫,没好气道:“有屁就放,用不着举手,这里又不是课堂,我也不是老师。”

    史蒂夫被他说得有些不好意思,搓搓手道:“秦,我不是怀疑你,我只是突然想到,我们几个应该没有谁是学医的,我甚至连动脉和静脉的分布都不清楚,怎么能帮得上忙?”

    也是哈,这几个有一个算一个,能分得清隔膜和脚筋属于结缔组织的,已经算是有学问的了。

    秦奋用看白痴的眼光看着这黑哥们:“史蒂夫你是来逗我玩的吗?要不要先给你个十年八年的时间学一下再过来?”

    史蒂夫被噎得不轻,然而他实在也想不出能有什么更聪明的做法。

    秦奋环视几人,恨铁不成钢:“你们真的是猪脑子!普通人做不到的事,难道我们也做不到吗?别忘了我们是超能力者,难道你们不会用能力感应一下自己吗?到时候对着猫咪画老虎,总该没有难度了吧?”

    对呀,这么简单的事,为什么我们就想不到呢?

    这下子,史蒂夫他们几个总算都是心悦诚服,除了为自己的猪脑子懊恼之外,都对秦奋大加感叹:秦老大牛逼,秦老大十项全能!

    嘁,我当然牛逼,秦奋暗忖:到时候安德鲁的腿是保下来了,但是因为神经线大量断裂的原因,搞不好就是个摆设……这种问题难道我会告诉你?

    …………

    耽误了十来分钟,安德鲁的腿又多坏死了一分,大家总算达成共识。

    接下来当然是用动手术。

    这是值得纪念的一刻,因为这不单是他们几个的手术处女秀,还是人类手术史上最复杂的案例之一,比起有所准备的换头手术都不遑多让。

    本来安德鲁的意思是不用打麻醉剂,毕竟四个人总比三个人做的更快不是吗?

    当然,对于他一再表示‘无条件相信’伙伴们,自己只不过想尽一份力这种话,我们可以无视掉。

    秦奋哪能如他的愿,你还想学关公刮骨疗伤啊?到时候你只要本能反应用念力抗拒一下的话,那大家的辛苦不就白忙活了。

    二话不说,一针筒麻醉剂打过去,立刻就清净了。

    麦特张了张嘴,不是很确定的问道:“你全都打进去了?”

    这人愣愣的盯着被丢弃掉的针筒。

    秦奋嗤笑道:“多新鲜啊,当然都打啦,难道我还要留着它炒隔夜饭不成。”

    “这针筒是大号针筒,装200cc的。”

    麦特觉得简直荒谬至极,我是怎么会被这么不靠谱的人给忽悠掉了呢。

    “……明白,普通人的用量是80cc,难道我们是普通人吗?为了保险起见,当然是要加大剂量……你放心,只是双倍剂量而已,肯定死不了,我保证!”秦奋胸脯拍得砰砰响。

    ……这种事,我难道会说只是一时手滑吗?

    史蒂夫和麦特面面相觑,一脸怀疑。

    秦奋假装看不到,自顾自的分配任务道:“麦特,等下把碎屑和凝血块清理掉以后,你负责把人造动脉管壁两边对接好,我和史蒂夫一人一边负责缝合。”

    “还有,打开一袋血浆袋。”秦奋补充道:“所有的血管内部都要注入血液,不能留任何一点空气在里面,这玩意儿会让血液又形成血栓,到时候又要清淤。”

    “不行不行,这活我干不来,我这人很笨的,到时候弄错了怎么办?”麦特连连摆手。对接血管可不比其他的体力活,他哪里肯接这个差事。

    “那史蒂夫你来。”

    “不、不、不、不……”史蒂夫头摇得像拨浪鼓。

    你妹,谁都不想事后背锅,干。

    我来就我来。还就不信了,事后安德鲁还能吹得我涨不成?

    也是逼得没法,秦奋撸着袖子硬上了,自己装的逼,含着泪也要装下去。

    *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