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剪,还是不剪
    几个人在天上一顿狂飙,飞到了几十公里外的桉树镇,把安德鲁一个人丢在公立医院的门口,另几个人躲起来在一边观望。

    安德鲁四仰八叉的躺在医院门口地板上,强行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毫无演技的在那里干嚎着:“救命啊,救命。”

    心中暗忖,为什么我就不能好好的走进去找医生?难道是秦这个王八蛋对我有什么不满……

    对的,躺在门口地板这一招是秦奋的主意,他执意如此,而且拍着胸脯保证:“信我的没错”。

    真不是在恶搞安德鲁。

    你想啊,若是几个人把他送进去,肯定是少不了一番问。

    怎么受的伤啊?为什么是枪伤啊?

    到时候怎么说?

    也不好当场翻脸,毕竟安德鲁还要等待救治呢。

    让伤者一个人走进去也不合适,这家伙的腿好悬没断掉,动一下都痛的要命,哪里还能走得动。

    倒是可以用念力辅助,但是做假动作的时候一样痛得要死,只能飘进去了。这不成演鬼片了吗?

    所以,最后只能把他丢在门口了,反正这医院里只要人没有死光,总会出来看的。

    他们这的医保搞得不错,只要是病痛伤员,一律要先抢救过来再说,收费的事情那是要等以后;当然,万一由此引发了一堆烂账,最后也只能由政府买单。

    等了不到半分钟,里面就出来了一个护士打扮的女子。

    这女的是前台的值班护士,在里面的角度刚好能够看到安德鲁,所以才能来得这么快。

    走了几步到外面近前一看,哎呦,一个十六岁左右的男孩躺在地上,脸色苍白,右边大腿缠满了纱布,血迹斑斑,现在已经昏迷了。这是要出人命啊!

    “大家快过来帮帮忙,救命啊!”

    这位护士抱着安德鲁嚎了几嗓子。

    忽然就想到,不对呀,咱这可就是医院,不正是救命的地方吗?

    于是赶紧跑回去用内部电话找急诊室医生。

    很快就有一个医生和两个男护工推着一副轮式移动担架匆匆而来。

    再然后没多久,也就是十几分钟的时间,就安排好了手术室,准备做手术。

    安德鲁当然是假装晕过去的,暗暗打定主意,只要手术没有做好之前,打死都不‘醒来’。

    不过他的如意算盘明显打不响了。

    只听那主刀医生和助手嘀嘀咕咕,安德鲁侧耳倾听,最后忍不住睁开眼,大叫一声:“不要哇!”

    你道是为何?

    原来那医生剪开纱布,只看了一眼就倒抽一口凉气:“怎么这么严重!”凭他的经验,立刻就判断出是枪伤。

    “记录,伤口50×20毫米,呈不规则撕裂状,判断为枪伤。”

    这时候助手刚好把x光照片凑过来,这医生看了看,又开口道:

    “初步判断,伤口为贯穿伤,内部空腔巨大,股骨粉碎性撕裂骨折,两侧动脉断裂。”

    一面说着话,一面用手拨弄着检查了一下,又道:

    “受伤时间,判断为一小时左右,动脉壁已经收缩。”

    “你怎么看?”医生转过头和一边的助手做着交流,考校和提携的意味不言自明。

    那助理也十分配合,稍一沉思,便答道:“看来无法保留,要做截肢手术?”

    医生点了点头,扫了一眼在场的护士和助手,很干脆道:

    “准备麻醉,迅速准备器械,让我们快速的把这‘多余’的玩意儿剪了。”

    说得好像那玩意儿就像是多出来的包皮一样简单无谓。

    听到这里,安德鲁哪里还能沉得住气,所以立刻被吓得睁开眼睛大叫:“不要哇!”

    …………

    也是秦奋他们几个想得简单了,光知道现代社会科学昌明,医学发达得很,听起来很是高大上。

    然而,在21世纪的前二十年,人类在大多数的外科领域其实并不比几十年前更发达多少。

    最典型来说,现代医学对于枪伤造成的空腔效应就很头疼,因为这种伤势是无规则的搅拌撕裂,里面的肌肉结构已经完全断裂松脱,完全没有抢救的价值了,只能切割掉。

    肌肉可以切割了无妨,了不起就拳头那么大个坑,最多长好了以后难看一点,然而动脉你要怎么办?

    如果是一般的四肢切割伤倒是可以实行动脉缝合手术,就看送医及不及时,以及医生的手速够不够快了。如果赶得及,还是可以抢救一下。

    但是在子弹的空腔效应之下,你整个动脉都糜烂了一截了,那还怎么缝合?更惨的是,它还往往伴随着凝血堵塞。

    要知道单单只是心血管堵塞这么‘简单’的事,医生们都要做好几个小时的手术去疏通、搭桥,那么像现在这样大量血管堵塞的情况该怎么办?

    简而言之,没得救!割了更健康。

    这可不像电影里面演的那样,中了十枪八枪的,救过来以后浑身一个零件都没缺。

    当然当然,如果那把枪是某些弹道稳定的警用手枪可以另当别论。

    不过安德鲁的运气没有那么好,毒贩子安东万的手下用的是雷明顿短枪,威力十足的同时,弹道就不是那么稳定。所以就悲剧了。

    ……

    安德鲁撕心裂肺的一吼,可把在外面等待的几人吓了一跳。

    秦奋几个当然不可能站在医院外面傻等,待到病号被推进去以后,三个人装模作样的也跑到候诊室假装也要挂号看病;其实一直在用念力警戒,观察着走廊里来来往往的人群。

    倒是没有人担心安德鲁会出事,因为几个傻货的心里根本没有一个完全的概念。

    都以为只是枪伤而已,又不是炮击,没什么大不了的。

    特别是当这个伤口是在大腿上的时候,更是小意思。

    这里也不能说这几个人是纯粹的脑残,毕竟电影里面常常这样演,就像电影常常误导观众可以用车门挡子弹一般,然而现实生活有谁这样做,那真是嫌死得不够快。

    ……

    话说秦奋、麦特和史蒂夫三个在外面一阵着急,忽然听到安德鲁撕心裂肺的惨叫,不由得面面相觑。

    那家伙难道碰上了什么不可抵御的伟力不成?当今地球上,难道还有谁能够碾压安德鲁?又或者是ABC特工难道这么快就追了过来?

    也是几个人大意了,下意识的就觉得以小伙伴的能力来说不可能会有危险,所以谁都没有将念力触角放在急救室里,现在是自己被自己唬住了。

    尽管被吓了一大跳,但是大家也不是那种抛弃同伴的人,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秦奋这货暗暗嘀咕:最好不要是跳出来一伙**炸天的反超能人士,要不哥哥我只好风紧先扯呼了,保留有用之身再说。

    (喂,你这样给穿越者丢脸,会被打的知道不。)

    *免费看书,你加入书架或者投一张推荐票,就是对我的莫大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