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超能最终没有失控
    话说,秦奋在那里恶搞一下,发泄了一番他的表演欲,同时也把事故现场的严肃性冲淡了一大半,这样一来就缓解了几个小伙伴的紧张情绪。

    人一旦冷静下来,理智也会回归。

    麦特和史蒂夫作为旁观者,又是比较理智,因此清醒的更快,几乎同时认识到了不能再这样拖下去,当务之急,还是麻溜地脱离现场再说。

    两人对视一眼,颇为默契的点了点头,一人冲过去拉住安德鲁,另一个也拖住了秦奋,双双往天空飞去。

    所有人也不做保密的打算了,反正那几个歹徒醒来以后,什么事都是无法隐瞒的。

    安德鲁此时根本都还没回过神来,不过拉住他的人是他表哥麦特,所以也就没有反抗的任由他带着飞。

    秦奋更不用说,此时跑路更是合了他的心意,自然也不做抵抗。

    不用多久,几人飞到了他们的秘密基地,也就是小镇外的废弃工厂遗址。

    大家暂时都不想说话,一时之间有些冷场。

    秦奋最是受不了犯尴尬癌,还好他有解药,于是掏出烟来,自顾自的在那里抽着烟,吞云吐雾、面前烟雾缭绕,反正谁都看不清楚谁。

    史蒂夫也受不了冷场,便问道:“秦,也给我来一只。”

    明显是想借此缓和生硬的气氛。

    秦奋看了他一眼,也不反对,用念力送了一只过去,当然同时也少不了打火机。

    转过头,手上举着烟盒对安德鲁和麦特示意一下。

    安德鲁还没学会抽烟,麦特以前倒是有抽,甚至连小麻叶这种违禁品都有抽过,不过这家伙自从有了超能力以后就打算改邪归正,于是也拒绝了。

    见两人都摇头,秦奋便耸了耸肩,不打算怂恿诱拐这两个好青年。

    史蒂夫用手接过火机和烟,见到两个小伙伴都不打算“共享好处”,这种跟小伙伴步调不一致的举动让他颇为尴尬,举着打火机在那里左右为难,不知道该不该把这支烟点着了。

    有人问,这几个人明明有念力这种这么方便的能力可以用,为什么史蒂夫连接个火机这种日常行为都还在使用着肢体动作呢?

    道理很简单,前面已经说过,因为念力是无影无形的,即便异能者之间也看不到对方的念力,必须要互相接触产生交涉以后才能感应,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感觉可并不美妙。

    而且念力场交叉所产生的效果会让人感觉**裸的没有**,因为这时候相互之间表层意识想法完全没有办法隐藏。

    这就相当于阉割版的x教授。

    当然,这指的是不主动收敛,相当于随时打开蓝牙,而且选择同意连接。

    他们当然也可以选择关闭念力场的交流模式,拒绝和别人的意识产生交互,这又相当于把耳朵蒙住了,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不过即便有这种模式,大家也是尽量避免跟别人念力场接触,特别是同性的情况下,因为这种接触比物质身躯之间的抚摸都要来得细腻,大家都不想搞基。

    现场沉闷了三四分钟,安德鲁首先打破了沉静。

    “哦,我的腿!……为什么下面没知觉了?!”安德鲁十分惶恐地叫道。

    这人刚才一直处于紧张情绪以及蒙圈之中,都忘了自己大腿中枪了,本来他已经处理过,这会儿伤口处的血液已经凝结。

    然后在这里站了几分钟之后,感觉自己很傻逼,于是就想坐到椅子上,哪知道这腿一迈步就牵扯崩裂了伤口,痛得他“嗷”的一声叫,疼得就像小时候扯了蛋一般无二,简直不能忍,立刻就流马尿了。

    更让他感到惊慌的是,能够感觉到痛都还是好的,更吓人的是,那受伤的腿下半部分此时竟然基本没有了知觉!

    他表哥麦特其实也忘了他中枪了,听到老表惨叫才想起了这茬,立刻焦急万分的跑过去连连安慰,问道:

    “安德鲁,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看到安德鲁的大腿上缠了一大圈纱布,血迹斑斑,现在又明显伤口崩裂,冒出猩红的血液,急得他在那里抓耳挠腮。

    这人虽然问的是废话,但是其舔犊之情可见一斑。

    其实麦克刚才是打算教训安德鲁的,作为表哥,他觉得他有义务这么做,正在筹措语言,想着该怎么说才能既不激起安德鲁的叛逆心理,又能让他听进去。

    现在看老表叫得这么惨,用念力稍一感应,才发现安德鲁伤的这么重,大腿股骨都差点断了,哪里还有心思教训他?

    经过这么一打岔,大家也没有心思在这里扮深沉了。

    不过这一切总要商量商量才行,所以秦奋和史蒂夫拉住了着急上火的麦特,三下五除二,仅仅几分钟就达成了共识。

    大致来说就那么几点。

    首先,大家一致认同这个锅实在盖不住了,无论是他们作为‘犯罪分子’的身份还是异于常人的异能者,都无法隐瞒了。

    有太多的目击证人,而且两个案发现场都太明显了,现有的科学完全无法解释。

    既然瞒不住了,那要不要学钢铁侠一样站出来,自称我们是飞天侠?

    别闹了,他们毕竟不是托尼.史塔克,没有他那样强大的社会资源做后盾,也没有斯塔克那么高的情商和智商,做不到站在台前面对各方的明枪暗箭而游刃有余。

    再加上秦奋在那里搞风搞雨,大大宣扬阴谋论,说什么政客和政府是如何如何的黑暗,像他们这种异于常人的异种,一旦真正出现在现实中而又被抓住的话,只能有两个选择,那就是:

    “你想被切成片,还是想被切成丝?”

    其实秦奋是无所谓的,不过为了这三个小朋友着想,唯一的选择只能学习漫画里的**丝英雄,做个隐姓埋名的见不得光之辈了。

    有了学习的榜样,那就好办了。

    怎么办呢?当然是学习漫画啊。

    要不要这么不靠谱啊?

    呵呵,毕竟再玄幻的故事也是依托于现实而编辑的。

    也许故事里会有很多超现实的现象,但是几乎所有社会科学范畴的、所谓的逻辑推理,肯定还是照搬现实,要不这故事人家也听不进去啊,没有代入感。

    所以说,大部分漫画小说里的超级英雄设定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打定主意,那就这么办吧。

    “爸爸,是我,史蒂夫。……我可能有一段时间不会回去了,出了点状况…不用找我……你和妈妈两个人的事……算了,当我没问,就这样吧”

    “嗨,妈妈,是我……我现在在哪里?我不能说,妈妈……安德鲁?他现在和我一起……我们得走了,不用找我们,这手机以后也不能用了……是的,你要替安德鲁照顾一下丽莎阿姨……”

    趁着手机还能用,几人首先给各自家里留信息,直接表明自己犯事了,要跑路,当然,安德鲁打的是医院的电话留言。

    然后几人商量着找个比较混乱的地方作为目的地。

    因为照估计,他们可能是要被通缉,自己真正的身份信息肯定是不能用了,往混乱的地方跑比较方便办理以及使用假身份。

    有的地方有时候甚至都可以不用身份证,真是方便了你我他。

    然而仓促之间还没有决定好去哪里,所以目的地待定。

    至于,到了地头以何为生?

    当然是学习中国版的超级英雄“侠客”一般啦,劫富济贫滴干活。

    偶尔还可以惩奸除恶,不过这个不是主业,大家约定只是顺手而为之,既不影响大家的生活,最主要还可以防止万一有对头针对这个规律钓鱼设陷阱。

    如此这般,再也不虞有虑。

    当然当然,在此之前,必定要先把安德鲁送到医院去,不过为了拖一拖被警察发现的时间,不能够送到本镇医院。

    什么?送到别的地方,人家看到枪伤也有可能会被问询,甚至最后也可能被抓?

    不要讲笑话了,既然他们都打算做超级侠客了,只要稍稍的拖一下时间,难道最后连小小的在医院里劫个病人都搞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