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少年帮
    麦特和史蒂夫两人相约前去安德鲁的家中查探,各自使用念力升空没多久,半道上就发现了秦奋。

    三人一碰头,得知秦奋已经找到了安德鲁,便直接去枪战现场,倒是省去了从头再找的麻烦。

    要说这黑灯瞎火的,那两人怎么会这么容易就在空旷的天上碰到秦奋了呢?

    其实半点都不奇怪。

    你想啊,半空中空旷无碍、没遮没拦的,虽说现在是夜晚,不过身处黑暗中,又有下方的灯火侵染,看几百米外的人体还是能够看到的,这小镇上能飞的人除了他们几个还能有谁?

    既然确认目标,这就好办了,用不着多久就能到。

    三人到了地头,飘在半空中五六十米的地方往下一看,哟呵,看不出安德鲁这小子挺狠的。

    只见这时候枪战片已经结束,安东万的房子,门窗都像是被发狂的公牛撞破一般,非常凄惨。

    里面所有人都被拽了出来,七个人,其中六个躺在地上口吐白沫的呻吟着,当然也有晕过去的,而安德鲁这家伙连人毛都没有掉一根,也就是他身边以及身后的花花草草遭了殃,惨遭枪毙。

    说毛都没掉一根好像也不对,你看他瘸着腿,右边大腿上缠了厚厚的一层纱布。

    哦,估计是安东万这伙人知道了什么,先去找安德鲁,并且在他身上开了个洞,这就难怪刚才为什么安德鲁会突然‘爆种’,从而引发超感共振了。

    几人的智商都还在线,稍微一寻思就明白了前因后果。也不着急下去,打算看看安德鲁怎么处理。

    安德鲁追到安东万老巢这里的时候其实也明白过来了,知道人家这是讨债来了。

    明了前因后果,怒气稍有下降,毕竟人家是复仇来着,天然站在公理的一边,自家反倒有些理亏。

    不过话虽然是这么说,然而道理的归道理,情绪的归情绪。

    任谁被人在大腿上射了个一枪两洞,骨头茬子都断了一半,谁还能够轻易的体谅对方?

    哦,我理亏在先,‘花’了你一点钱,难道你就可以草菅人命?

    比狠是吧,看谁的拳头更硬!来啊,互相伤害呀。

    把原本呆屋里面的六个人通通扭断腿,再摔了个七昏八素,留最后一个,上大餐。

    这倒霉鬼就是刚才那个小强蟑螂命,也是在安德鲁家里射了他一枪的元凶,逃得了初一逃不过十五,现在终于要被慢慢泡制了。

    正可谓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安德鲁才不管那人血呼啦嗞的,别看他现在蛮可怜,刚才可凶横得紧。

    那倒霉蛋被安德鲁用念力定在半空一两米的地方,然后像是拍驱魔恐怖片一样的场景开始上演。

    只见那人卷缩着飘在那里,呼吸困难,双目欲裂,满头满脸的鲜血,衣衫褴褛如同被肇事司机拖行几百米一般,浑身上下就没几个地方是好的。

    然后更恐怖的事情就发生了,他像是被鬼上身,开始做着一些严重违反人体生理结构的高难度动作。

    先是从双脚开始往后扭,脚踝硬生生的做出了180度的大转弯,紧跟着膝盖也不能幸免,小腿居然就这么往前翘上去,差点贴上自己的前大腿了!

    当然,在这过程中一直有着配音伴奏。

    “咔嚓”

    “嗷!”

    “咔咔嚓”

    “嗷呜!”

    等到安德鲁打算把这家伙的腰给扭断的时候,麦特终于看不下去了。

    在空中一面下来,一面用念力出手阻止,并责问到:

    “够了,安德鲁,你难道还想杀了他吗?”

    在麦特看来,到目前这种程度,他老表已经做得太过了。

    简直是心狠手辣到了极点,现在居然想要杀人,完全就像是一个坏银一般。咱们以后还能够一起愉快的玩耍吗?

    于是就赶紧出来阻止,身为老表兼好基友,他觉得他有义务把安德鲁从深渊边缘拉回来:“想想你的母亲!”

    这话一说出口,安德鲁一个激灵,马上就彻底清醒过来了,怒气全无,隐隐后怕,还好老表阻止了,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然而……

    说了这么多,搞了这么大的事儿,你们当美国公安是吃素的吗?

    吱!汽车急刹车。

    咣当!里面下来俩。

    都没怎么仔细看,立马就把左轮枪掏出来,趴在前车盖上,大声吼道:“都别动,举起手来,我们是美利坚合众国公安!”

    秦奋看着这两个猥琐的半趴在车头的美国警察,翻了个白眼,真是全世界的警察都是一路货,永远迟到五分钟。

    这倒是冤枉了警察同志了,你当警察部队都是像《少数派报告》里面的特警一样能够未卜先知啊?

    这时就能看出小毛头的稚嫩了。

    原本按照秦奋的意思来说,这时候最好是立马就撤,到时候就算是警察找上门来也是死无对证;如果担心这锅盖不住了,到时候还可以麻溜的跑路。

    无论如何,反正就是不能滞留在现场。

    谁想到还没等他打招呼呢,安德鲁这小子居然往警察面前迈了一步。

    也许他本意是想跟警察解释一下,然而此时此刻在这种场合,俩警察肯定不会这样看的。

    在他们眼中,这里刚刚发生了激烈的枪战。

    这地方他们太熟了,全镇唯一的毒老大老巢,能不熟吗?

    这可是一帮穷凶极恶的歹徒,然而现在这帮歹徒很明显在刚才的“抢地盘”的行动中被人打败了,看看现场,明显是四个还能站着的“少年帮”获胜。

    你就现场的惨烈程度来看,现在的年轻人简直太凶残了。

    ……喂,过来了,你难道还想袭警杀人灭口不成?

    其中一个年轻的警察可能是菜鸟,一紧张,手一抽,然后就出事儿了。

    “砰”,枪支走火。

    另一个老鸟警察万般无奈:最烦带你们这些心理素质不过关的菜鸟了,一会儿的报告有得头疼。

    立马还有更头疼的。

    安德鲁见对面的警察不走寻常路,居然马上就开枪了,下意识的就用手扇了一下,因为这时候一直用念力护体,所以念力很快就自动反击。

    念力有多快?套句比较二的话,那是思想有多快,它就有多快。

    然后那子弹就被他像扇苍蝇一般往回扇了回去!

    那小警察就悲剧了,手捂着肚子,眼睛直愣愣的盯着,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朝前开的枪,子弹居然钻自己肚子上了?

    那中年警察不愧是一只老鸟,心思就是复杂,立刻断定有隐藏起来的枪手偷袭。

    脑子里简直无法置信:这群疯子!居然敢真的袭警!

    立刻下令道:“开火!还击!”

    二话不说扣动扳机,乒乒乓乓的就干上了。

    来呀,互相伤害呀。

    眼看着事情发展成这样,麦特和史蒂夫面面相觑,可想而知,这两个被牵连的家伙此时心里是有何等的卧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