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 碰撞
    话说,几个不法分子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一块儿去了,几乎不分先后,不废话,就是干。

    噼里啪啦!!一通乱射。

    有拿大口径左轮的,有拿散弹鹿枪的,甚至连栓动步枪这种老古董都有;有合法持有的,更多的是“私人定制版”的,威力大小不同,准确度也是因人而异,因枪而异。

    不过安德鲁落到地上,一开始也就离门口十来米,还这么直愣愣走了上来,十分的装逼。

    这么近的距离之下,甭管这几人的技术如何,三五下总能射中一枪。

    “干他丫挺的!呯!哦对了,就这样!来吧宝贝儿!”

    “吃你大爷我一枪,我要射你一脸!”

    这几个一开始还‘Yeah!Yeah!’的给自己打气,就差没有弹冠相贺了,然而打着打着就发现不对了。

    又没有谁是瞎子,子弹居然连对方一根寒毛都没打掉!眼看着那“东西”比终结者都要恐怖魔幻,都吓尿了。

    从发现敌人,斗志昂扬;到发现敌军太过厉害,不是我军不给力,兄弟们各自奔命吧……这个过程其实很短,十秒钟都不到。

    活生生的人不会像戏里面那么傻,大家都聪明的很,一个个心里面立马就想到‘保住有生力量再图后事’云云。总之就是一个个打算马上使出看家的本领,脚底抹油。

    然而,一切都晚了。

    …………

    这个时候秦奋在干什么呢?

    时间倒回五分钟。

    秦奋刚刚做完长期乐此不疲的别样热身运动,从炮架上退了下来,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点上一支事后烟吞云吐雾,美得不行。

    一根烟刚抽完,本打算进盥洗室冲个凉。

    刚才大汗淋漓,黏黏糊糊的,不冲一下难受得紧。

    哪曾想才刚刚站起来,突然‘嗡’的一下,就像是被人从身后突然朝两边耳朵猛然合掌一拍!整个人的脑子立马就懵了,恶心欲呕,站都站不稳。

    脑袋里就像是在开水陆道场一般,星星直冒,蚊香圈伴着鸟鸣合奏。

    怎么回事儿?

    秦奋一时间莫名其妙,强忍不适,拄着床头柜勉强坐了回去;感觉鼻头温热,一股鼻涕止都止不住的往下流。

    伸手一摸,我去,流鼻血了!

    明白了。

    这应该是念力超强爆发引起的超感共振,也不知道是安德鲁还是迈特又或者是史蒂夫。

    不过照估计,八成还是安德鲁这个向来不知道轻重的傻货。

    这下子他也坐不住了,把衣服胡乱的往身上一套,窗户打开,赶紧去凑热闹去啊。

    想想不对,这还没道别呢,于是又退了两步回来,往床上的香臀上用力一拍,“啪”,留下一片通红的爱的印记,嘴里道了句拜拜,浑然不管床上的小妞骂他“卖屁股的混蛋”,自顾自的发出恶劣的笑声,往窗口一跃。

    嗖!飞走了。

    这会儿都懒得遮遮掩掩了,反正此一去,按他平时没事也要搞三分的性子,不闹他个轰轰烈烈天翻地覆,岂不是对不起他穿越的这一遭?

    床上的美国金发小妞原本正骂骂咧咧,没想到在刚才几个小时都表现得很凶猛的华夏猛男心理居然这么脆弱,才骂了他两句竟然就想不开,往窗外一跃,自杀了!

    “饿滴个天哪!这里可是8楼!”

    妹子吓得面无人色,连滚带爬的往窗口凑,然后就发现那家伙原来是个没有翅膀的鸟人,他会飞。

    然后这妹子嘴就停不下来了,一直怪叫道:“哦,mygod!额滴个上帝呀!额滴个耶稣啊……”

    秦奋飞在空中,嘴里还不忘念念碎:“真是日了狗了,没想到在21世纪,在号称全宇宙科技最发达的美利坚,通讯居然要靠吼。”

    你道怎么滴?

    当然是这家伙想打电话的时候想起没手机啦。

    这地方的信息管制严得很,老早就开始实名制开户了。本来按照现在他的能力以及处事原则,用歪门邪道的办法肯定也能弄到,不过终究是比较麻烦不是?

    再一个,他觉得在这边没什么人好联系的,也就懒得去弄了。

    好在事情也算不上是火烧眉毛的程度,咱又能飞,肯定赶得及;再说了,就算他对那几个小朋友看得蛮顺眼,相处了一段时间以后彼此也有了一点基情……交情,但毕竟还算不上是生死挚交,所以用不着感同身受的干着急。

    秦奋升上五六百米的空中慢慢搜寻。

    太高了不行,看不清;太低了也不好,范围太小,找起来费劲。

    你说为什么不先去找麦特和史蒂夫商量一下呢。

    废话,他可不是那种一遇到事就六神无主的人,刚才那一下超感共振那叫一个酸爽,大家铁定都是互有感应的。

    另外两人现在肯定也会出来,他现在正确的做法是直接去找安德鲁,一会儿那两人想来也会过来,到时候有什么想法自然好说。

    他秦大官人素有急智,遇事儿不慌不忙,自号向来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好吧,这是自称,有王婆卖瓜之嫌。

    认真讲,他这人确实是遇事不慌,向来不怕事儿;中心思想就是,能解决的事总能解决,所以没必要慌;解决不了的事,你慌张了也没用。

    不过这种事有时候得讲天分,他是自小万事不萦于心的态度,别人可就未必了。

    正当秦奋在天空上搜寻安德鲁的时候,麦特这傻鸟正在给史蒂夫打电话,确定彼此平安无事之后,两人就开始担心起了安德鲁。

    至于为什么不担心秦奋?

    ……那个,那人脸厚心黑的紧,我们跟他不熟。

    接下来的发展正如这两人预料一般,给安德鲁的电话打了七八个致命连环抠,不单只是没人听,偏偏提示的声音还一直说您拨打的号码不在服务区,这就更担心了。

    又想到三人才刚分手没多久,安德鲁这会儿应该在他自己家里,于是两人相约前去安德鲁家中查看。

    其实吧,平常他们几个在天空中乱飞的时候,绝大多数也是不在服务区的,毕竟大家用的都是塔基电话,用不着卫星电话这么高端;然而两人现在根本没有想到这茬,直接就认定安德鲁出事了,也算是错有错着吧。

    这两人这么唧唧歪歪的嘀咕,浪费了五分钟,等他们决定出来的时候秦奋已经找到目标了。

    之所以这么简单,是因为小镇不大,方圆一两公里而已,在地上的时候也许感觉蛮大,找得很费劲,不过耐不住他会飞呀,挂在几百米的天空上,真正是一眼望得到边。

    最终让秦奋确定目标的原因也简单,在左前方四五百米的地方有人在噼里啪啦的“放鞭炮”,隐隐还能看到火光闪烁。

    你想啊,不年不节的,而且这老美这里他也不兴放鞭炮这玩意儿,唯一的可能就是传说中警匪片里的枪战大戏了。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小镇上有这个势力而且有这个胆量这么干的,唯有那一些从事犯罪事业活动的人了。

    有且只有一个,毒贩子安东万。

    到底是谁跟安东万这伙人杠上了呢,怎么就把场面弄得如此火爆?

    这么多条件都凑巧碰到一块儿去了,如果不是安德鲁正在搞事,他能跟你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