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超能即将失控
    “哦,天哪,我这是要死了吗?天哪,噢天啊”

    安德鲁惊慌失措,长这么大从来没受过这么严重的伤害,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是好。

    好在他也知道要先把血止住。

    于是在他房子的‘遗址’上稍微一感应,直接用能力把深埋的医疗箱给揪了过来,然后给伤口清创,该掏出来的异物全都掏出来;一圈长纱布刷刷几下就把伤口给包好了。

    全程都没有动手,用念能力“想”一下就好。

    渍渍,这种特异功能就是方便,简直是懒人的救星,要给我多好……

    安德鲁当然有看到有一个漏网之鱼跑了,然而刚才他真的是有心杀贼,却无力回天。

    刚刚念力全力爆发之后,短时间内就有一种贼去留空、后继无力的感觉。

    而且心情激荡之下,不光手脚不灵便,连念力都不大听指挥了,连连做了半分钟的深呼吸之后才镇定下来。

    所以刚才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家伙上了车,然后像屁股中箭的兔子一般跑掉了。

    这会儿给伤口止了血,包扎好之后,特异功能也回了气了,心中的怒气又是噌噌的往上冒,止都止不住。

    心里只想着一定要把那个“无缘无故”跑过来用枪糊他一脸的混蛋给抓住,定然要鞭尸一百遍啊一百遍。

    本来就年轻,做事毛毛糙糙的难免考虑得不全面,怒气勃发的情况下更是不管不顾了。

    安德鲁往天上一窜,仔细分辨蛛丝马迹后,很快就有所发现,倏地一下就追上去。

    这会儿那个蟑螂命已经差不多回到了他老巢那里了,也就是他老大安东万的家里。

    怎么这么快?

    那是当然。

    尽管受伤严重,胃部痉挛直往外吐,一路上还咳着血,然而现在正是逃命的时候,但是一想到身后有个那么恐怖的怪物……换了你,难道还要慢悠悠的中途等红绿灯不成?

    这家伙刚到了地头,前脚进了门,只来得及跟里面的人说了几句“救命”,都还没来得及说清楚原委,安德鲁紧跟着就到了。

    “卖屁股的混蛋,给我出来受死!”安德鲁如同怒狮般的声音在半空几十米处回荡着,在夜色中传递的尤为悠远。

    安东万刚才正和几个手下打扑克牌,一面喝着酒,一面看着电视足球赛;看那桌上各自面前的一把钞票,明显是在赌钱。

    当然,应该不是斗地主。

    他手下马克突然滚了进来,像个血葫芦一般,如果不是因为还能够说话,估计他都认不出是谁了,搞不好早就一枪射了过去。

    紧跟着就听到外面挑衅的声音,这就什么都不用说了,操家伙!

    真不愧是吃刀口舔血这行饭的人,尽管持枪的动作不像正统的军人一般标准,这几个坏银一联串的动作足以和电影里面的主角媲美了,远不是一般的龙套可以比拟的。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安德鲁这次是有备而来,全身上下包裹了八成以上的念力,全方位防护,堪称刀枪不入;对付这些普通人脆弱的人体,两成念力已经是绰绰有余。

    没错,这时候的安德鲁真的是“刀枪不入”,就是字面意义的解释。

    也许有看过《超能失控》这部电影的人可能会有异议,电影里面给很多人印象比较深刻的是用念力定住子弹的场面,那就是山寨版黑客帝国的场景。

    也许有人觉得形容不太贴切,这确实是两种防御方式。

    一个是把子弹困住,一个是把子弹弹开;一种是“软”防御,一种是“硬”防御。

    事实上,安德鲁没有选择使用软防御,而是选择使用相对防御范围更小,然而更坚固的硬防御。

    就像原本剧情中安德鲁一个招呼都不打,突然用刀叉插向麦特的手,咣的一声刀叉弯了,麦特的手p事儿没有。

    也许你又要问了,能够防刀叉,不代表能够防子弹啊?这两个都不是同一个级别的。

    那么好,不说刀叉,咱们说另一个。

    电影里面有这么一个场景,安德鲁暴走发狂,他老表麦特说服不了之后两个人硬刚;其中有一个场景最能够说明念力的硬防御有多恐怖。

    那个场景是这样的,两人一番狗斗,先是远攻,用念力抓取东西互掷;发现无法有效打击,然后近战,两人贴身锁扣,抱在一起胡乱的做着三维的飙车,飞天‘遁地’。

    注意了,重点就在一个“遁地”。

    两个老表这一“遁”那可不得了,直接撞破了好几层的钢筋混泥土地板墙!撞到大马路上能把水泥路面砸出一米多的大坑!而且他们两个屁事都没有,不说衣衫褴褛鼻青脸肿吧,连发型都没怎么乱。

    这样一对比你就能知道它的恐怖,钢筋混泥土可不像是脆皮的砖头墙壁,别说一般的小手枪,军用步枪都未必能穿透。

    大威力狙击枪倒是可以穿透,不过那个指的是单层,换做几层的钢筋混凝土墙它也啃不下,那是只能靠着重型航空钻地炸弹这种本身就非常重,然后还要靠着长距离的、经过地球加速度加持之后才能干得动的玩意儿。

    这话反过来说,就是这种防御状态之下连大威力狙击步枪都只能蒙逼!

    可能又有数据党的朋友跳出来问了,既然念力防御这么牛逼,为什么在原版中安德鲁会被小小的爆炸给炸伤了呢?为什么迈特被小手枪一枪打断手指?按照计算来说,大威力狙击枪在单位面积的杀伤力肯定是比油站爆炸的威力要强得多才对。

    其实原因很简单,并不是总体威力防御过载的原因。

    仔细观察会发现,在原版中,安德鲁去打劫之时遭遇持枪反抗,那时候因为太过担心他母亲,导致基本已经失去理智;

    然后人家对他开枪还击的时候他做了一个多余的动作,把子弹拍偏了。

    这时候估计他连防御动作都没做,可能在他潜意识里想来,反正子弹不可能射中我。

    未曾想子弹好死不死的射中了他身后的油桶,也就是说他心里完全没有防备来自身后的打击。

    然后就悲催了,爆炸的震波没能把他怎么样,“小小的”火舌却把它给舔得全身重度烧伤!

    麦特更冤,在他跟警察对峙的时候,为了降低对方的恐惧心理,博取对方的信任,这家伙不光把双手举起来,甚至连念力都完全收敛,这就是自己作死啊有木有。

    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想和大家把事情给掰扯清楚,让大家理解念力的“作弊”属性。

    话题兜回现在的现场,安东万的老巢。

    一伙不法份子,七八个坏蛋,十分熟练鸡飞狗跳的占据了有利位置,躲猫猫一样,或者蹲在窗下,或者背靠着墙根儿,总之就是一副我能射到你,你打不到我的样子。

    跟着就发现外面看不到人,原来这时候安德鲁还没有下来,还在半空上吊着呢。

    不过也许是中二属性发作了,想装逼,他本来可以‘超视距打击’,在空中直接把这伙人干掉的,最后安德鲁还是下来了。

    里面的人看到有人从天而降,尽管有些发傻,无法理解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是鸟人?

    不过目标作为敌人是肯定的,是敌人就一定要把他干趴下,他们手中的枪械也给了他们极大的信心。

    会飞了不起咩,老子就不相信没有射不死的人,鸟人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