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也许真的是命
    轰隆!

    啊!

    ……安德鲁终究没有把他父亲干掉,因为作为他们两父子纽带的母亲还在世,没法跟他母亲交代,因为他还有母亲这个牵挂在,还做不出完全豁出去的心狠手辣。

    他家老头子只不过是又晕了过去,他看都懒得看,直接回屋休息去了。既然他会为了母亲手下留情,同样的原因,那老头也不可能把这事情捅出去。

    只不过他这样自我安慰的时候,心里还有着隐隐的不安。

    老汤姆斯确实也没有主动去爆料,对于这一点安德鲁其实猜对了。

    “奥……真是见鬼!头好痛。”

    第二天醒来,这老头怎么晕过去的都不知道,只知道这一定是他儿子弄的,这会儿也不敢去找儿子麻烦了,这小子从前天晚上开始就邪门得紧。

    真是晦气,喝酒去。

    咱们华夏说喝酒贪杯误事,美利坚这里也一样。

    老汤姆斯在镇上的一个小酒馆喝醉了酒,烂醉如泥的瘫在酒桌上,嘴里还一直在叨叨絮絮。

    按平常,这老头是这里好多年的常客,那些话大家耳朵都听得起茧了。无非就是忆往初,老子正当年,现如今……什么什么之类的,没什么新鲜事儿,翻来覆去就是怨政府、怨社会。

    不过他今天这话里就有‘新鲜’事儿了,断断续续的,一开始大家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后来就有这么一个总结,他儿子是白眼狼,长大了不顾老子,搞了大一笔钱也不给他用,总有一天会蹲苦窑云云。

    事情到这里就要遭,因为此时此刻就有个有心人也在这里喝着闷酒。

    这家伙是毒老大安东万手下的一个马仔,前几天他老大就在家里被人当着面生生的抢走了一笔钱。

    你说一个黑老大被人这样对付岂不是活生生的把脸打得噼啪作响吗,怎么还有脸桶出来?

    废话。

    相比于脸疼,安老板他更在乎心疼!这可是大半年的收入啊。

    所以这几天安东万的脾气特别暴躁,把手下几个马仔全部撒出去,同时把手下所有的毒驴和小散户都通知到了,发誓一定要把这些狗胆包天的家伙给抓住,然后枪毙一百遍啊一百遍。

    悲催的是,安东万连一共有几个人搞他都不清楚,高矮胖瘦更是无从描述。这可就把他一干手下给难住了,每天都被安东万喷一脸口水。

    这马仔这个愁啊,干脆就进了这小酒馆喝酒了。

    嘿,没想到时来运转,终于有了线索。

    这家伙也不声张,假装愁眉苦脸的喝着闷酒,就在这儿慢慢的磨时间。

    每一个行业都有自己的苦处,从事犯罪事业的人也一样。

    你别看这些人平时人五人六的,但是该吃的苦照样少不了。

    他这一坐就大半天,肚子饿了到也好办,本来这酒馆就有卖吃的;不过人有三急,这他就不敢去解决了,无论是大号还是小号,万一他正蹲得爽的时候那糟老头走了咋办?所以只能憋着。

    好不容易等那老酒鬼汤姆斯终于走了,赶紧也结了帐,一路尾随到小巷子拐弯的地方,二话不说,一拳夯到了对方的小肚子上,那老头直接把隔夜饭都吐出来了……真的是连隔夜饭都吐出来了,现在正黏在他的胸脯上呢。

    这家伙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咬牙切齿的对那老头又打又踹,如同一个疯子一般癫狂乱舞:

    你这老混蛋!喝两杯啤酒都搞了五六个小时,老子都要憋爆了知道不?!让你吐老子一身!我打、我踹、我跳起来踩!

    打完收工,半扛半扶的把这昏迷的糟老头往车里一塞,扬长而去,跟老大邀功去了。

    安德鲁下了学,先去找了他老表麦特,叫上史蒂夫,三个好基友黏黏糊糊玩到晚上**点钟才回家。

    刚进门他就发现不对劲。一个是因为他的防备心理比较强,比较警惕;再一个就是他正在练习适应念力场,也就是把念力散布于外,强迫自己习惯这种状态,他的方法就是随时随地控制一个摄像机。

    此时,在他的念力场里面就清晰的感应到了楼上有几个人,手上长枪短炮!

    终归还是比较大意了,要不然他在屋子外面二三十米就能知道了。

    别看这小子有了特异功能,不说能飞了,使用能力防御的时候,连吃饭用的刀叉都伤不了他,这都是验证过的。

    然而到底只是个十几岁的小毛头,再加上在他的固有思想里现代枪支的威力太过于深入人心,以至于夸大了对方的力量,低估了自己的能力。

    这就导致他心里慌张,应对惊慌失措,以至于面对黑洞洞的枪口的时候,连念力都不大好使了。

    这几个坏银也是可恶,根本不像电影里演的那样啰嗦、先来上几句事前对白之类的废话,直接二话不说,站在二楼的楼梯口对着安德鲁的大腿“砰”的就是一枪!

    安德鲁哪里知道这些人都不按剧情走的,直接愣在那里惊呆了。自然的,腿上就被射中了一枪。

    “哦,天哪,我中弹了!”

    于是嗷的一声就抱住腿,如同中枪的兔子一般在那里哭上了……好吧,他确实是中枪了。

    “哇呜!小甜心哭了……哈哈哈哈!”

    “哈哈!等下我要把我的枪塞到他的菊花里,你们谁都不要跟我抢!”

    “哈哈哈哈哈!……”

    楼上那几个歹徒非常猖狂,连头上都懒得套丝袜,这会儿正觉得胜券在握,可以分分钟玩弄这条小杂鱼;几个人都非常放松,说说笑笑就要下来慢慢泡制安德鲁。

    不过,他们并没有意识到他们接下来将要面对的可不是什么正经的小杂鱼,在那无害的外表之下,那可是分分钟可以变身成比大白鲨都要凶猛万分的怪物。

    突然之间,好像时间停顿下来一般,以这个屋子为圆心,直径九十米左右的范围就这么陷入了凝固的寂静中!

    那几个刚才非常嚣张的家伙,现在就像是电影被按了暂停键一般,连眼睛都动不了!

    这是因为安德鲁突然全功率爆发了他的念力场,暴走的念力场进入了范围内的每一寸空间,所以才造成了类似时间停顿效果的一瞬间。

    下一刻,如同氢气球压力过载,安德鲁的房子整个爆散开来,向周围四处飞溅!

    照这效果来看,被航空炸弹炸过也不过如此了,理应是没有什么活口的。

    不过这世上的事有时候说不准,就像有的人随随便便碰一下就蹬腿完蛋,然而有的人经历九九八十一难遭天打雷劈都还死乞白赖的活着。

    尽管安德鲁的这一次念力爆发就像炸弹一般,不过它毕竟不是真的炸弹,没有最重要最致命的破片效果,只相当于用念力把别人猛推一把而已。

    这不,这几个坏银里面就有一个蟑螂小强命,虽然被震得五劳七伤,骨头都断了十几处,却是连晕都没晕过去。

    这家伙深谙保命之法,连吭都没吭一声,非常硬气,先是躺在地上装挺尸,然后趁着安德鲁包扎伤口的时候不注意,慢慢的蠕动着爬到了几十米外的车子边

    ……真的是蠕动着,因为骨头都没几个地方是好的,想站直也站不了。

    开车门,坐上去,插钥匙。

    嗖……

    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