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命运
    话说安德鲁发现母亲晕过去了,自然是着急万分,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叫救护车!

    美利坚建国二百多年,身为当下最发达的国家,他也不是白给的。

    人命关天的事,安德鲁打了求救电话之后不到十五分钟,救护车就呼啦啦的来了。

    没二话,先是检查脉搏和瞳孔,问了病历,不用五分钟,抬上车呼啦啦的又走了。

    安德鲁自然也跟了过去。就是他那死鬼父亲如果不是醉醺醺的“睡”在沙发上,应该也是会去的。

    到了医院自然就是急救了,然后安德鲁没钱,好在也不需要让他事先垫付,可以慢慢去筹,这点制度和人情他们倒还是有的。

    要不就真的对不起他们宇宙最强国的称号了。不然你以为,按照他们平均每年打几次外星人的频率的传说,谁会给你卖命?

    “医生,我母亲的情况怎么样了?”

    “病人目前已脱离了反复危险期,病情暂时已经控制住。”

    这医生显然是认识安德鲁的,所以又欲言又止的说道:“安德鲁,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吗?”

    得到的是对方一阵沉默。

    “可怜的孩子……我很抱歉帮不上忙。”这医生微微摇了摇头,表示爱莫能助。

    由于正处于忙碌高峰期,摆摆手就要走开,但有的话不能不说,只好硬着头皮驻足道:

    “安德鲁,跟你父亲说,他有72小时。”

    安德鲁点了点头。

    所谓的72小时,是指他们可以有这么多时间去筹备医药费。

    之所以弄得像是通缉令时限一般,这个就全拜他那个酒鬼老爹所赐了。

    就是他这些年恶意拖欠的账单,让他们家现在的信用体系基本崩盘。

    在欧美国家,信用在某种程度上相当于金钱,信用崩盘,基本上就意味着真正的穷途末路。

    安德鲁也明白他待在医院是没用的,所以他在这长廊里等了一个小时之后,从医生那里得到他母亲病情暂时稳定、已经脱离危险的答复之后,暗暗下了决心,出来找钱了。

    当然不是出去学秦奋干一票,暂时不需要到这种地步,也没这个必要,因为秦奋之前干的那一票他们应该算是从犯,按秦奋的话说,这是有他们‘一份’的,不管是犯罪的一份还是好处的一份。

    因为不用急着交钱,安德鲁并不打算直接去保险箱那里拿。

    因为他到目前为止,心里并没有真正认为那些抢来的钱是他的钱,毕竟他当时确实没有动手,这次去拿钱,相当于是跟秦奋去‘借’。

    再说他当初已经说过不要了,现在如果悄悄回去拿钱,总有一种做小偷的感觉,所以他的意思是起码要先找到秦奋商量一下。

    然而说是找人,大半夜12点多又没有联系方式,这可就难办了。

    好在他这几天也听过某个黄又硬土豪的传说,能够大概知道他出入的场合。

    再加上小镇子确实很小,安德鲁冷静下来之后一一筛选,找了大半个晚上两三小时之后,被他瞎猫逮住死老鼠一样给逮住了。

    这也是多得某人不要脸,一直作弊拍手,把某个女郎拍得嗷嗷直叫,那声音真的比成年人动作片都要夸张。

    于是就这么被安德鲁给最终确定了。

    不过安德鲁也知道这种场合闯进去有可能会被人灭口的,加上他要拿钱也不急在这几个小时,所以只好合着衣服蹲了一宿的墙根儿。

    昨晚上的雾气又特别大,露水特别重,衣衫都搞得半湿了;秦奋九点多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他的这副形象。

    尽管已经下定了决心,但是事到临头,安德鲁却期期艾艾的不知道怎么开口。

    “秦,那个……”

    好在秦奋这人十分善解人衣……善解人意,肯定不能让小伙伴为难,首先给了对方个台阶。

    先开口道:“我明白,是不是你母亲出了什么事?需要帮忙?”

    话说到这里,其实已经够直白。

    安德鲁松了一口气,直点头,心中悲痛:“我母亲昨晚上昏迷过去了,现在正在医院……秦,真的是谢谢你。”

    这话说得非常诚恳,他心里面真的认为这就是人情,因为当初抢毒老大的时候他都没动过手,这钱他拿的心里有愧。

    “那走吧。”

    两人也不多话,找了个僻静的地方,避开人,直接冲天而起。不用一分钟就到了郊外的废弃工厂遗址,保险箱这会儿正安安静静地呆在那儿呢。

    “给你,5万块够吗?”秦奋把几捆钱扔了过去,问道。

    “够了,够了!”

    接过钱,安德鲁十分激动,因为这可是她母亲的救命钱,而且他长这么大第一次摸到这么多钱,激动也在所难免。

    十分感激地看着秦奋,千言万语最后只化成一句:“谢谢……”。

    安德鲁哽咽的说着,心中暗暗下定决心,以后如果有机会,一定要为这位老大哥赴汤蹈火,急他之所急。

    ……今晚上就把麦特的梦中情人介绍给他认识!

    …………

    送走了安德鲁,秦奋暗暗感叹,如今解决了安德鲁的急需,那家伙应该不会像原版一样为了筹钱就幼稚的铤而走险,因之引发一系列的失控事件了。

    原版电影超能失控里面的主要矛盾已经得到平息,肯定不会再失控。

    哥们够意思吧,已经无愧于这段时间的交情了吧?

    心想,我真是好人,并决定以此为荣,为之深深陶醉。

    …………

    古代华夏老农有有一句类似墨菲定律的话,叫好的不灵坏的灵。

    还有一句以此引申而出的话: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秦奋原本以为经过他的强力干涉,引发了蝴蝶效应,原版的悲剧已经避免了。

    然而他不是x教授,无法揣测人心。

    事情的起因还是在安德鲁的父亲老汤姆斯的身上。

    这老头第二天酒醒之后才知道他老婆给送医院去了。

    这个事情也没谁给他说,他自己猜出来的,主要就是老婆和儿子都不在了,除了去医院还能去哪里?

    根本不用多猜,他就直奔公立医院去了。

    “你好,我是汤姆斯.戴特莫,请你帮我查一下我妻子是不是在这里入院了。”

    老头阴沉着脸,活像是别人欠了他几百万。

    “好的,请问你妻子的全名叫什么?大概什么时候入的院?……”前台值班护士十分和蔼的对答。

    在这医院里上班久了,见过太多次濒临失控的病人家属,只要没有真正失控,大家都能够互相理解。

    这一查,果然是在这里。

    这老头立马就气得够呛,谁允许你们这么做了?把人接到医院来你们问过我没有啊?医药费你们出啊?!

    然后就知道钱已经交了,他儿子交的,而且一次交了半年的住院费和1万美刀的押金。

    这就奇了怪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多钱,那小子就算是趁自己酩酊大醉的时候在屋里掘地三尺,那也是绝对搜不出这么多钱的。

    那么他这个钱从哪里来的?

    有奸情……有问题!

    老汤姆斯笃定自己儿子有问题,并因此产生了小算盘。

    也不在医院多话,连老婆都不看了,反正已经脱离了危险。就这么径直回了家。

    放学之后,安德鲁刚进门就看到他老子坐在正堂抱着双手直剌剌地盯着他,不想多做理会,把大门一关就打算进自己小屋里。

    老汤姆斯干坐在这里大半天就是为了等这一刻,哪里会轻易放过他?

    “安德鲁,我知道你的秘密!”

    这老头哪里知道什么,只不过是开口诈他而已。

    然而安德鲁终究太嫩了,半信半疑的问道:“你知道什么?你想干什么?”

    如果只有前半句还不要紧,只是正常的疑惑反问句,但是跟后半句连在一起就相当于拐着弯的默认了,因为只有心里有鬼的人才会担心别人有不利的想法,第一时间反应就是会问别人‘你想干什么’,这简直就是不打自招。

    老汤马斯原本也不指望这么容易就问出个子丑寅卯来,没想到事情这么简单,这小子就是兜不住事儿,注定成不了大器。

    “我知道你们的事儿,我要一半的好处做封口费。”

    所有买卖都有讨价还价,不过他身为一个成年人,这方面的技术肯定是比较拿手,这话说得十分斩钉截铁。

    要不怎么说年轻人好骗呢,安德鲁这会儿信以为真了,在他看来,他老子第一句话说“你”,第二句话就变成“你们”了,这明显就是在逐渐透露信息的过程;在他想来,第三句话应该就是陈述他们的事情经过了吧。

    这就是老汤姆斯的狡猾之处了。如果这个秘密是他儿子一个人干的,那么对于‘你’和‘你们’这种含混的同义词肯定不会有所触动;相反,如果事关团伙,立马能够让安德鲁自动对号入座。

    这就是一个诈术。

    要不怎么说心虚的人挨不住诈呢,这小子自动脑补了一堆后事,非常害怕他那无良的老头把事情捅出来,他们四个小伙伴都要遭殃,到时候谁来管他那可怜的母亲?

    经过昨晚的事,安德鲁已经不害怕他父亲,甚至已经产生了蔑视的心理,所以这时候心里发了狠,禁不住目露凶光。念头轻轻一动,就已经把他老头子给甩到墙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