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拖人下水
    远远的听着安东万如同孤狼受伤般的咆哮声,连发脾气砸东西的声音都能够清晰听到,最后甚至还泄愤似的朝着门外乱轰几枪。

    秦奋哈哈大笑,因为天色已经基本黑下来,这个美利坚小镇又是人口密度非常低,所谓的灯光污染基本没有,根本不用顾忌下面的人会看到几百米高空的景物。

    带头就往白天聚会的地方飞去,也就是那个废弃工厂遗址。

    史蒂夫他们几个眼睁睁地看着秦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了就跑,在几个人的反应弧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迫成为从犯,很是无奈,只好跟着走了。

    到了地头,秦奋十分淡定,自顾自的在那里打量着保险箱,琢磨着要怎样暴力打开才比较省事儿。

    史蒂夫和麦特的心智比较成熟一点,这会儿有点反应过来了,总感觉自己被忽悠,强迫中奖,心中很不爽利,正要看秦奋的笑话,当然不可能给他出主意。

    在他们看来,几个人的能力都是差不多大,横向对比之下,别看史蒂夫能够移动小汽车,然而你也不看看保险箱的坚固程度,就这点力气是无法‘捏爆’它的。

    相对来说,安德鲁就比较绷不住,他的非观也没有那两个那么强烈,潜意识可能也会觉得,反正这东西不拿也拿了,这会儿也是心里好奇不已,跟正常人等待开宝箱的心情是一样的。

    “秦,这东西很坚固,很难挤坏的……要不咱们合力试试看?”安德鲁好心提醒,甚至表示乐意帮助。

    他这话招来了他老表和史蒂夫的另眼相看。伙计,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秦奋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

    没错,鸡蛋是很难捏爆的,但是如果要磕破的话,那就是太简单不过了。

    不过他心里有着计较,不想在这几个人的面前施展敲鸡蛋的技巧,反而用了比暴力打击更有取巧的方法,也是更省力的方法。

    只见他什么都没做,保险箱就咔嚓地一声打开了!

    你道怎地?

    原来念力有虚实变化之能,可以有质,也可以无质,当它无形无质的时候可以穿梭物体,就像是传说中的鬼穿墙。

    秦奋只不过是利用这个特性从保险箱的内部把它打开,简单的很。

    什么?你说保险箱的内部那么复杂,他一个平民吊丝怎么知道里面的结构变化?

    事实是,他根本就没有理会那些乱七八糟的机械结构,只认准一点,那就是开门锁扣位置的卡簧,暴力掰断卡簧这种事对于他的念力来说还是轻松加愉快的。

    史蒂夫、麦特和安德鲁三人半张着嘴:这也行?就这么简单?

    念力是类似场域的能力,在这范围之内,只要你不特意收敛,彼此都是可以互相感应的,不过这种感应方式范围比较小,因为目前几个人的念力场范围只有半径40到50之间,直径不到100米。

    不过有时候会发生念力场共振这种奇特的事,不管你离多远,彼此都会互相感应,在原剧情里,几个人就曾经发生过念力共振感应,当然,结果不是很愉快,弄得几个人都好像来了大姨妈血崩一般鼻血横流。

    话说回来,虽然在近距离之内彼此之间的念力场可以互相感应,貌似非常方便的样子,但是这种交叉干涉的情况可不怎么美妙,想来也没几个人会喜欢这种随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感觉。

    所以这几个人平常相处的时候都是尽量的收束自己的念力范围,尽量不跟别人产生交叉干涉。

    正因为如此,这会儿他们其实并没有看清楚秦奋的动作,不过这件事是明摆着的,他们根本都不需要再去想就能明白怎么回事,心中都有一种我又学会了一招的感觉。

    秦奋这种活雷锋肯定不会跟他们索要学费,相反,他还要给他们钱。

    打开保险箱,里面一沓一沓半新不旧的大额美钞,有个十几捆的样子。有鉴于人类的纸币其厚度与大小其实都相差不大,这使得全世界所有的人在捆绑钞票的时候都差不多,不用猜也能知道是100张;尽管大小额度不同,但是都分门别类的捆好了,所以很快就能大致估出数值,大概四五十万美金左右。

    除此之外,还有一大包塑料袋装着的半透明的“冰块”,这东西就不用说了,害人的玩意儿,都懒得理会。

    最后还有两块手表和几粒钻石。

    秦奋对几粒钻石很感兴趣,他当然能够确定这是钻石,因为这是切削好的裸钻,而且人家一个堂堂黑帮老大肯定是不会把玻璃装在自家保险柜里的。

    手表他就不大在乎了,他又不戴手表,也没有收藏的爱好,所以也是直接忽略过去了。尽管他也明白,能藏在保险箱里的手表肯定是值钱的名牌手表。

    在场的几个人里面,安德鲁和麦克跟他差不多的情况,只有史蒂夫一个高富帅是半个懂行的,认出这是劳力士和百达翡丽的牌子,至于这一款到底值多少钱心里也没个数。

    一通盘算之后,秦奋也懒得具体去数,抽了两捆钞票往往自己的裤兜里面一揣,又给三个跟班一人扔了几沓。

    麦特第一时间就好似被蚂蚁咬了小机机一般,双手抽筋似的把东西往回丢。

    别看他之前连小麻都抽过,但这人其实有点烂好人,坚决不肯坐实自己抢劫犯的身份;尽管他现在在法律意义上已经算是‘抢劫犯’,再怎么说从犯也是罪犯不是?但他就是过不了自己心里那一关,打算秉持正派到底。

    史蒂夫看着手上的几扎钞票,咧着嘴笑了笑,耸了耸肩,也扔回了保险箱里。

    他又不缺这点钱,咱可是有钱人家的少爷。

    只有安德鲁看着自己手中的绿油油的美钞,心中挣扎不已;就算麦特和史蒂夫这两个五好青年亲身示范,也是下了好大决心才决定放下。

    这倒也不是说他有多么的贪财好利,主要是他看着手中的钞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他那卧病在床的母亲……再想想他家的经济状况,以及终日酗酒对他母亲几乎不闻不问的死鬼佬爹,就能够理解他了。

    人心难测,此刻他甚至心里暗暗埋怨麦特和史蒂夫没有体会自己的难处,对他们的决定多有不满。

    这不,安德鲁的钱倒是放回去了,然而那眼睛是拔也拔不开。

    秦奋把几人的表现一一看在眼里,甚至凭着自己成熟的心智,把他们的心理活动摸得七七八八;洒然一笑,也不去劝他们,只说他们如果什么时候改变主意,随时都可以来拿自己那一份。

    反正这整个保险箱都放这了,就这荒僻地儿,平时都是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也不担心别人会过来。

    几个人百无聊赖,尽找一些吹牛打屁的话来主动岔开话题,没过多久,大家就决定回到小镇上去,反正这种情况下继续在这里呆着只会犯尴尬癌。

    当然了,他们不可能就这样飞回去,都坐着车回去的,史蒂夫的suv,刚好四人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