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好事多磨
    电影里面一个镜头一晃就过去的场景,换成现实那就是个没准的事儿。

    当天晚上,回到他寄宿的杂物间里,秦奋简直兴奋得夜不能寐。原本在大家面前的时候,这家伙还能够绷住脸,表示我很淡定;一旦进了屋,关了门,立马在床上像泼妇撒泼一般翻滚翻滚。

    当即立刻迫不及得的试验,学着电影里面的场景,瞪着一双硕大的牛眼,对着一个小乒乓球使劲发狠。

    因为按照主角所演示,他们可以隔空控物。

    他敢发誓,就算是对以前的生死仇敌都没有这么凶猛的发功使过眼镖。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想象中的场景并没有出现,乒乓球纹丝不动;大半夜的使劲折腾下来,除了双目酸涩万分之外,真正得到的就是两粒眼屎。

    然后这货就想通了,心里不禁哑然失笑,估计是时候未到,不用急于一时。

    于是摇摇头,撒了泡尿,把自己扔到床上,翻来覆去迷迷糊糊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第二天又是早早的七点多起床,浑身上下又是充满了满满的正能量。

    吃了早餐,照例说是出去找工作,实则是出了门去找个荒僻的地方打算练习他的意念控物的能力去了,连中午饭都没回去吃。

    不过老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一天忙活下来,还是屁事儿都没有发生,所以傍晚回去的时候臭着一张脸,连假笑都懒得维持了。

    第三天同样出去浪,晚上回来的时候看谁都像是欠了他两百万一般。这下连玛利亚都坐不住了,晚上靠着床头嗯嗯的筹措言辞,跟老公王中磊说道:“亲爱的,你这个同胞……怎么说呢?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王中磊给了她一个你还没捂鼻子我就知道你想放屁的眼神,表示我很懂你:“我懂,亲爱的。如果……到时候我会找他谈谈的。”

    咦?貌似某个人下场有可能很不妙哦。

    第四天,好在天无绝人之路,老天也没有把事情做绝。一大早,秦奋还没有起床,连眼睛都还没有睁开的时候,忽然就感觉不一样了。

    这种感觉不大好形容,用书面语的方式说就是比较难以言述。

    大概是这样的,这就好比普通人突然之间多了一个器官,又如同天生目盲的盲人突然之间看到斑斓的色彩一般。感觉很新奇,也很别扭。

    当然,这只是一个比喻,并不是简单的相提并论的类比。

    事实上,秦奋多出来的感官比较类似人类在虚弱的时候做的清醒梦。就是那种明明还在沉睡,但是偏偏能够听到身旁的人说的话,与此同时会感觉到身体在虚空之中飘忽不定,有时候甚至会有“看到”的错觉。

    然而,人类的清醒梦也只是比较更类似的比喻。

    秦奋紧闭着双眼,嘴角含笑,终于还是被他等到了。

    感觉就像是多出来一个身体,原本的身体五感并没有什么变化,触觉嗅觉什么的,原本是什么样他还是什么样;然后就多出一个无形的“身体”,它无形有质,看不见,摸得着;也可以无形无质,让你看也不见,摸也摸不着;它既是眼睛也是双手,但同时它又不具备触觉和视觉的特征;它能够凭空“站立”,然而并不需要有所依凭,不需要站在地上,更不需要靠着空气浮力!

    而且更令人开心的是,在一定范围之内,只要他想,新得到的念力‘身体’就能够立刻出现在那个地方,半点都不带延迟的,就是这么牛逼。

    唯一让秦奋不爽的是,这个范围未免有点太小了,只有肉身的周围区区半径五米,而且感觉力量非常虚弱。

    不过还好,按照电影里面的描述,大家一开始都很弱小,这种能力是可以通过不断的使用锻炼来增强的。

    使用“分身”抓起了床头柜旁的乒乓球,只使用了五成的力道,明明看不见,但他不会认为漂浮的乒乓球是他的错觉。

    睁开眼睛,果然,此时乒乓球就在他身边半米处晃晃悠悠冒充着氢气球。

    自认为是第一个深入了解这种能力的华夏人,秦奋觉得自己有权对这种新奇物事的华夏语命名权进行诠释,从今往后就叫它“念力”吧。

    (喂,你这样会让华夏的几千万书友很难做人啊)

    咧开嘴角,大笑三声,敛声,然后悠然地起身穿衣,洗漱完毕,再慢悠悠的下楼吃早餐,非常之淡定。

    在王中磊一家子看来,今天早上的秦奋比较反常,脸上一直带着迷一样的微笑,动作慢条斯理,貌似心情非常不错的样子。

    不过,作为相处了三四天的比较熟悉的陌生人,只要他不搞事,就随他去吧。

    吃完早餐,该上班的上班,上学的去上学,只有秦奋声称他有个计划,暂时不用那么早出去找工作,于是最后留在屋里。

    要说难道这一家人就这么缺心眼儿?把这么一个不比流浪汉好多少的陌生人留在屋子里,难道就不怕丢了什么东西?

    他们还真不怕,也不看看这里是哪里,此地是米利坚。

    要说来也不是说他米利坚就牛逼了,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之类的,并不是。

    主要是他们这地方比较流行数字支付,很少用到现金,更别说把一堆现金放在屋里头招贼这种事了。整个屋子里也就是一些家用电器能值俩钱,然而他们这地方二手市场非常发达,所以管理条例也非常完善严格,如果不是熟客,很难把黑货卖出去。

    再说了,秦奋就算真能把这些电器掏弄出去,那也肯定是被压价压得很低的类型,换不了俩钱,估计连他这两天的食宿费都不够付的。

    所以我们常常能够看到在米帝生活的人们心很大,某些方面特别的“大气”。

    秦奋翘着二郎腿,独自坐在客厅中的沙发上,对着32寸的大屏液晶电视,正看着十句九不懂的美利坚本土电视剧,然而这并不影响他的悠然从容的淡定装逼。

    没几分钟,敲门声响起。

    秦奋挂着一副我早就知道的表情把门打开,听着门外的安德鲁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堆英语,这家伙把门一关,带头走了出去,难得飙了一句英语:“letgo!”

    安德鲁赶紧跟上,他可不知道刚才激动之下的一通言语完全是鸡同鸭讲白费劲,他今天上午起来就发现事情不对,小小的一番试验探索之后,惶恐有之,激动有之,期待有之,完全就定不下心来。

    于是草草的吃了两片面包之后,跟家的死老鬼谎称去上学,然后鬼鬼祟祟地躲在老王家旁边,眼看着那一家三口都出了门之后才碰碰运气的试着去敲门,看看华夏来的秦在不在。

    主要是想试探一下自己的“事情”是单独事件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