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超能尚未失控
    下午3点多的时候,王中磊的宝贝女儿Camein.王放学回来,再然后又过了大概两个钟头,他老婆merry也下班回来了。

    这会儿王中磊已经把晚餐准备妥当,今天他轮休在家,正好让秦奋赶上了,要不然还不定在哪里过夜呢;既然在家休息,当然是要给他们家大小两个‘宝贝’准备拿手好菜了。

    一番简短的介绍之后,这一家三口和秦奋就这么坐了下来,有道是有缘千里来相会,然后,开饭。

    晚餐是中西结合,非常俗气,有面包沙拉番茄酱,也有梅菜扣肉,宫保鸡丁。

    吃法是西式分餐制,也就是大家面前各自放了盘子,盘子里就放了两片面包,想吃什么菜自己拿勺子舀,边上就放了一些刀刀叉叉之类的,秦奋面前还放了一双筷子。

    要说这西方白皮们吃饭的时候兴不兴聊天的?

    其实也聊。更别说王中磊这一家子是中西合璧,华夏人也有在吃饭的时候聊天的习惯。

    很多人也许在新闻里看过西方人抱怨华夏人的进餐礼仪,可能就误会他们奉行的是我们古华夏的食不言寝不语,然而这真的是美妙的误会。

    其实现代东西方的进餐礼仪可以说是一模一样的。就私人聚会或者是家庭聚餐来说简直是没有任何分别。

    私人聚会不用说,随便你高谈阔论,口沫横飞,没有谁会指责你,因为这一般是很私人的,很私密的空间。

    家庭聚餐,只要你没有音量大到一定程度,大家闲聊那真的是再正常不过了。

    实话说,正常情况下,大家吃饭的时候谁还能像吵架一样点炮仗不成?控制不住音量的情况一般是在喝高了的时候,然而这种情况在全世界都无法避免。

    真正被西方人所诟病的是我们国人有一些出国之后,自认为谁都不认识他,很多人就会选择挣脱道德‘枷锁’,再加上现在的国人都认识到我们并不比洋大人低一等,没必要小心谨慎、卑躬屈膝,所以就放浪形骸起来。

    而这些人在国外的进餐场所往往只能是公共餐厅,然则按照正规礼仪来说,在公共餐厅吃饭当然是要尽量保持安静的;这样一来,一来二去的,在西方人心目中这些人就代表了华夏,认为所有的华夏人都粗鄙不堪,吃饭简直就像是在吵架。

    我们国内的人完全是躺枪了。

    不信你看看国内在餐厅吃饭的人,只要不是包场子,大家都会自觉地把音量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当然,路边小店和大排档不能算在里面,因为在白皮们的贫民窟里也一样是这种情况。

    嗯哼,好像废话有点多?言归正传。

    秦奋这一顿饭吃下来并不算很安乐。

    凯米王这小妞明显还处于以貌取人的年龄阶段,而她本人也正是以貌取人那一款,秦奋又不是她的菜。

    当然,对此秦奋表示很荣幸。

    在白皮堆里长大的混血小妞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应该是肌肉发达的大猩猩,想来就是橄榄球校队里面那一波。

    秦奋跟她聊了几句以后,感觉这小妞爱搭不理,也没有了继续的兴致。尽管你在白人里面据说大受欢迎,但是你那双倒着长的眼睛实在是让我消受不起,再说了,难道我还能腆着脸用我的热脸去贴你的冷屁股不成?不惯你这坏毛病。

    好一个两看两相厌。

    王中磊在整个晚餐的过程当中很少说话,一直挂着慈父般的微笑,偶尔接一下话茬,点评点评之类的,基本上一直在扮演着我是慈父,我是成熟的一家之长。

    因此,整个晚餐时间,聊天的主力自然就是秦奋和玛利亚。

    “您真是一个漂亮的太太,请问您是做什么工作的?怎么可以保养得这么好呢”这是秦奋,马屁拍得相当的肉麻,不过按这边的风俗来说应该说是恰到好处,问题是这家伙碰到刚好懂的就用英语,不懂的直接用汉语,因此一整句话是半中半西。

    玛利亚有点懵圈,半懂不懂。

    我可能听得不是很明白,他在夸我漂亮……还问我工作累不累?

    于是也很热情,跟着也秀了一段中西合璧:“谢谢夸张,我不雷,工左恨号,Infact,Ionlygotoworkforsixhoursaday,anditisnotaphysicallife”

    ……秦奋笑眯眯,其实心里卧槽,都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这都嫁给华夏人二十几年了,汉语就这水平?

    作为旁观听众的王中磊脸上的假笑就快维持不住了,被这两人的神展开弄得差点喷饭,连忙端起红酒杯遮挡一下,狠狠地灌了一口压压惊,暗暗给自己打气,然后把嘴角挂起来,继续假笑。

    总之就是家长里短、鸡同鸭讲的一顿乱侃,然后个自蒙圈,一顿晚餐就这么逗逼下来,吃了差不多一个钟。

    吃完饭,秦奋借故一天走的太累,落荒而逃。

    王中磊揉了揉腰,转头跟他老婆说道:“亲爱的,我也很累了,咱们先上去休息吧”

    哎哟,好像抽筋了。

    第二天一早,八点来钟秦奋就起床了。

    并不是他有早起的习惯,事实上这家伙还有起床气,在家里的时候还老赖床;然而现在寄人篱下,自己又说过要在外面打短工付房租的话,不管真假总得出去试一下碰碰运气,毕竟不知道到底要在这边呆多久,总得要用钱不是?

    这个时间段刚好是凯米准备上学的时间,由于他们家离学校特别近,也就一个公交站两百来米的路程,因此热情的玛利亚吩咐他们两个一起走,让凯米给秦奋充当临时导游。

    两人走在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都是在应付着敷衍场面而已。

    凯米就不用说了,你一个华夏过来的土鳖,又不是猛男帅哥,为什么就不干干脆脆地在我面前消失呢!

    秦奋也是类似的心情,虽说是要找工作,但其实在他心里并不是很迫切,起码不用急着在一两天之内找到工作。这会儿正想着要到处逛逛,没想到这小妞走路慢吞吞的,这不得陪她走半小时啊?

    正在人行道上走着呢,忽然‘嘎’的一声,前面几米的地方停下一辆车,刹的还蛮急。里面一个白人青年探出头来叫了一句“安德鲁。”

    秦奋这才注意到他们前面两三米的草皮上站着一个正低着头的青年,十几岁的样子……也许、大概吧,反正白人的面相显老,他这是往低了估。

    这一注意上,就来事儿了。

    你道怎滴?

    秦奋忽然觉得站在旁边的这年轻人很是眼熟,这就奇了怪了,想他堂堂一介皇汉,认识的朋友里面可没有白皮,能让他觉得眼熟的大概只有明星了。

    卧槽,这不正是那个谁谁那个明星嘛,就是那个演了新版蜘蛛侠里面那个小绿魔的。

    他怎么在这里?难道这附近正在拍电影,然后他秦某人不小心走进了片场?

    秦奋此时心里一头雾水。

    等等,刚刚里面那个人叫他安德鲁……卧槽!那家伙不是演了超能失控里面的那个大表哥吗。

    等一下,这么说这个“安德鲁”这家伙不正是也演过超能失控里面那个表弟吗?好像里面的角色就叫安德鲁来着。

    而且,这场面为什么这么眼熟呢?

    卧槽,卧了个大槽!

    仿佛遇到了不能置信的事,秦奋瞬间有点神经质了,失控的抓着凯米的手问道:“这两个是什么人?你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吗?”

    凯米嗷的一声叫:“你抓痛我了!”

    待秦奋放开了手,一边揉着发痛的手臂,心里老大不情愿,但这种事也不是什么国家机密,因此不耐烦地答道:“你难道是gay呀?打听两个男孩的事干什么……那个卢瑟叫安德鲁,你不是都听到了,车上那个好像叫麦特还是麦克,两个都是我们学校的”

    得到回答之后,秦奋更是激动,连连问道:“你们学校最近是不是有一个在废旧谷仓里举行的聚会party?”

    凯米一脸疑惑:“你怎么知道?就是今晚”说着还一脸怀疑的看着秦奋。

    卧日,这不明显是电影里面的场景吗?《超能失控》啊。

    秦奋此时心想:居然会有这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