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当着家人的面穿越
    秦奋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现在的心情,他穿越了。

    古人说叶公好龙是很有道理的,很多人对穿越这件事抱有幻想,有时候想起来就很美,大多数人会把自己代入主人公的角色尽情的遐思,各种跌宕起伏的故事光是想想就让人激动不已;然而这些令人激动的故事情节恰恰是危险的根源,令穿越这件事成为人类有史以来最危险的职业。

    可以说九成的穿越者在穿越初期肯定是哔了狗的感觉,因为大多数普通人心里的真正选择其实是安稳生活,正如大多数人都知道犯罪事业的利润高得离谱,而且非常的惊险刺激,然而真正选择它的人并不多。

    这里有一件不幸的事,秦奋平时并不看穿越类的小说。

    因此,他心里的蒙圈程度可想而知。

    看看身处的环境,一片由低矮木板房组成的小镇;当然这是秦奋的描述方式,按照时兴的说法来说,这是一片典型的美式小别墅组成的小镇。

    小镇不大,看着也并不如何的光鲜,就是街道环境保持得比较完美,几乎鲜有见到各种生活垃圾的踪影。

    在他看来,这也许得益于本地人的自律性比较强,同时也表明当地的环境保护法规可能比较完善;当然,居民数量稀少也是另一个不可否认的重大原因。

    周围来来往往的居民大多是白人,偶尔有一些黑人在里面;举目可见的招牌文字也大多都是英语,尽管秦奋的英语很差劲,常常挂科,但他还是能够轻易分辨美式英语和英式英语的差别,因此心里笃定自己大概是传输到美国或者是加拿大。

    为什么叫‘传输’?

    因为此君平时不看穿越类小说,心里也就没有什么穿越时空的概念,因此他根本就是把看过的一部叫做〈心灵传输者〉的电影对号入座了,以为自己觉醒了类似心灵传输的能力,只是单纯的从华夏传输到了美利坚或者加拿大。

    这事儿说起来也不能全怪秦奋太单纯,因为它的穿梭现象和电影里的主角实在太像了。

    事情是这样的,在几分钟之前,秦奋一家子正在吃饭。

    晚餐,一大家子正对着电视看新闻联播。

    这当然主要是他爸他妈在看节目,时不时的还一边点评时弊,指点江山;老三秦佳则是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饭,一面低着头玩手机刷朋友圈,然后每隔三五分钟的频率就被老爸一通臭骂,然则90后就是叼,听完了骂,继续低头刷朋友圈。

    老二秦松,秦家乖宝宝,虽然长得人高马大的方脸络腮胡壮汉,此时正充当着聆听者兼父母的贴心儿,父亲每一句高端阔论的停顿处都会极其配合的点一下头,弄得老头心怀大慰,简直是拍马屁的至高境界。

    老大当然就是秦奋了,遗传到了母亲的体格,堪堪1米7的海拔,加之性格不合的原因,常常被老爷子横挑鼻子竖挑眼,其实他长得倒是眉清目秀的,阳光帅哥一枚。

    这家伙正低着头老老实实的吃饭,根本不敢像弟弟妹妹的那样招引眼球。

    难道他的性格就这么老实?

    ……说多了都是泪。

    遥想当年二十郎当岁,整日呼朋喝友,周旋在所谓的义气兄弟周围;即便有着闲暇时光,也是在万花丛中觅花粉、女人堆里打转转。当时真是觉得自己处于牛a与牛c之间,真的牛B得不行。

    然而时光荏苒,十来年时间在不知不觉之中咻的一下不见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班好朋友好兄弟早就不在花花世界打滚了。直到某一次秦奋组织聚会,‘凑巧’十几个人都‘抽不开身’,这才悚然惊觉一帮兄弟好像个个都已经被绑定,入了那爱情的坟墓去了。

    由此开始,每逢秦妈妈叨叨絮絮的让他快点找个女朋友结婚之时,竟然只能濡濡着嘴哑口无言了,完全没有办法理直气壮。

    就像今天这样,秦奋老老实实的吃着饭,就怕一不小心招来老爸老妈的混合双打,那可真的是招架不住。

    所以,故事也就这么起的头。

    在某一时刻,秦奋正端着饭碗往嘴里扒拉着饭,毫无征兆的,忽然发现饭桌的影像抖动起来,就像是隔了一层水帘一样扭曲变形!抬头看去,父母和弟弟正一脸惊愕的看过来,同样的扭曲抖动。

    隐约看到秦佳还在低头玩手机……

    然后,秦奋就“传输”了到‘国外’了。

    你问国外哪里?

    你问我,我问谁去?作为当事人,秦奋能够结合周围环境判断出他身在国外,证明他智商没有欠费;能够根据他挂科的英语判断出美式英语,进而得出美国或者加拿大的结论,足以不负他的灵醒英明;但若是强求他具体地址……还是算了吧,即便逮着个路人问也不一定问不出个子丑寅卯来,他的四级英语从来没有过三百分。

    乍然遭遇这么神奇的事,说是没有惊奇兴奋那也是骗人的,特别是他自动对号入座,以为自己有心灵传输能力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事实上,他此时心里的兴奋劲就像是烧开的开水锅盖一般,那是摁也摁不住。

    在原地傻站了三分钟,半支烟的时间,秦奋整了整本来就没有凌乱的衣服,带着谜一样的笑容在整个小镇上东游西逛。在旁人看来,他左顾右盼的样子明显就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错了,按这边的说法,应该是西部农场的撸瑟进城。

    小镇真的很小,秦奋逛了不到半小时,就差不多把整个镇子窜通了。

    给他的整体感官其实并不怎么样。

    怎么说呢,外国农村它不还是农村不是?也许在媚外的小资眼里它显得诗情画意,但是秦奋的观察点明显跟别人不同,特别是在他近距离观察到墙壁和栅栏上的油漆之后,心里默默给这个下了结论。这油漆肯定是在淘宝打折的时候买的,粗糙不堪而且还脱皮了。便宜没好货啊兄弟。

    不管心里如何兴奋跳脱,是个人他就离不开五谷,半天不吃就饿得慌。所以,继续在小镇上东游西逛一个多小时以后,秦奋发觉他暂时没有办法掌握心灵传输的能力,短时间内回不了家了,不得不为接下来的生存做努力。

    如何谋生这种事,对于某些人来说也许是天大的难题,但是秦奋明显不是很在意,并不是他说有某些特殊技能之类的,主要是因为性格,他这人自小就不怕生,信奉的是‘活人不可能会被尿憋死’这种富含人生哲学的至理名言。

    略做打算,心中便有了计较,然后花了十几分钟的时间来到一栋普通的二层小楼面前,收肃神情做谦谦有礼状,敲门。

    屋里出来一个黄肤中年男子。

    ……咦?这么巧?居然是同为黄皮肤的同胞。

    那当然,这其实是特意挑中的。要不你以为他之前几个小时就在小镇上瞎逛?通过之前的努力,可以很负责任地说,他现在完全可以‘凑巧’的再碰上十几个黄种人。

    出来的中年人大概有四十几岁左右,面目和善,带着询问的目光。

    这人还没来得及说话,秦奋就微微点了点头,抢先开口道:“这位叔叔你好,我叫秦奋,来自华夏,在这边一路穷游过来,着实领略了一番异国风光,这边的人也十分友好,我也常有蒙恩,受到热心人的款待与收留。”

    先是简单的自我介绍,然后赞美了一番这边的风土人情,力图让对方与有荣焉,紧跟着话锋一转又道:“这不,刚好又到了没钱的时候了。您能允许我在您这里休息几天吗?放心,我会在这里打零工付您房租,如果承蒙收留,那真是感激不尽。”

    说的居然是普通话,说得那叫一个理直气壮,理所当然!

    如果这中年人是纯正的外国人,此时想来定然是一脸懵逼。还好秦奋运气不错,这人居然是一代华夏移民。

    尽管心里不乐意,心中暗忖:你用这般谦谦君子的态度说着如此卑微乞怜的话语,又夸这边的人热情友善,我若是不同意,岂不是成了一锅好汤里的老鼠屎,平白的做了小人?

    虽然秦奋的话颇有几分挤兑的成分,道德绑架强迫中奖的意思不言自明,然而华夏人特有的场面应酬注定了某人要吞下这个闷亏。

    这人努力的皱着个菊花脸,假笑道:“哎呀,真是好巧,我也是华夏来的,鄙姓王,小兄弟不用客气,叫我王哥就好,来来来,里面坐”一面说着一面把秦奋让了进去。

    当然,说的也是普通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