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千零一十一章
    “我的机会来了……什么机会?”我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心魔,随即一股很是强大的气息朝着我冲了过来,而且这股强大的气息随着朝着我靠近的过程中,变得越发的强悍,不断的释放出一种种很是难以言喻的压力,见此状况我只得将想要说出来的话硬生生的咽了下去,然后朝着一旁疯狂的疾驰而去,整个人完全就是不知所措加上怀疑人生的懵逼,这心魔一直在搞笑么,敢问他那一次说的话可信过?

    这次就是心魔说破天我也不会相信他了,暗暗下定了注意之后,我调理了一下紊乱的气息之后,就朝着一旁继续疾驰,而我身后的那道气息,也在一直不停朝着我赶来,当然我虽然没有感到太过于实质性的杀意,但是不管怎么说这终究是那九幽王进化后的产物,可不能掉以轻心,为了看清楚状况,我索性让魇灵小和尚帮我把持一下方向,而我则倒转过身形,看着身后朝我不住飞驰过来的身影,整个人的手心手背都是肉,呸,手心手背上都是汗,紧张的不行。

    与此同时,那道身影并不知道我此刻再怎么想,而是更快的提高了自身的速度,将地上原本属于它之前的骨灰和残渣纷纷席卷到了空中,如同一个龙卷风,确切的说是一个横着飞的龙卷风朝着我快速的袭来,漫天的黑色粉末状物体,在这个时候就好像一个沙尘暴一般,看得我挺心惊胆战的,这都还不是最重要的,因为前方的那些粉尘仅仅是在空中停留了片刻,下一刹那,金色的光影,就好像冲破了雾霾天气的那一缕阳光那般显得很是晃眼睛的从其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出来,那速度看得我眼睛都有些跟不上节奏了,还好我之前是练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舞,对节奏的把控还是不错的,在这措手不及的时候,侥幸往前翻滚了一段距离,这才堪堪躲过了这次袭击。

    “这家伙是吃了兴奋剂么还是抢着去食堂打饭啊,这么慌。”我自然是不敢跟着东西有任何的身体接触,毕竟不管怎么说,这东西究竟是什么品种,我还没有看到过,在没有了解到他是否有什么毒素之前,我哪里敢触碰它,即便是以扭伤我的身体的代价,也要和它保持一下距离,不过这金光我的速度实在是太过于快了,如同火山喷发一般,着实让人有些措手不及,毕竟我看过那么的擅长速度的强者,但是和这玩意儿比起来,他们的速度还是着实要慢上一个档次。

    我刚刚调动起自身的气息,想要结合心魔和魇灵小和尚的气息,一起加速前进的时候,那金色的身影夹杂着一道道很是凄厉的空间破开声,就在我的耳边纠缠了起来,那感觉就算是我再能跑,也跑不过这东西了,我在这个时候,心里真的纳闷了,这家伙究竟是想要干什么啊,我能够感觉到这家伙的实力并没有恢复到巅峰,本应该尽快的找地方恢复实力,可硬要在这个时候对我展开誓不罢休的攻势,也是让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就在我想这些事情的时候,我都能够够看着那耀眼的有些辣眼睛的金色光影中,一道看上去并不是那么的壮实的身影,伸出了两只看上去很是毛茸茸的小手朝着我的面庞抓来,那威势堪得吓人,这个时候我慌了直接如同尿失禁一样,全身上下能够使用出来的力量纷纷如同打开的水闸那样一发不可收拾了,什么阴气阳气英气火毒,融合在一起像一道道五颜六色的洪流一般,迅速的朝着那道金光里面的身影蔓延开去。

    这千钧一发直接,就看得这道五颜六色的洪流,猛然盘旋起来,像一条色彩斑斓的小龙一般朝着那道身影凶狠的扑去,那恐怖的力道,虽然是我发出去的,但是还是觉着挺厉害的,估计要是我被这攻势给击中了都有的够呛,这应该就是我发起疯来连自己都怕的缘由吧,两相较量下,周围的空间都开始慢慢的震荡了起来,将这片空间给弄得有些扭曲了。

    不过那道在金光中的身影并没有因为我发出的这我都不知道怎么发出来的攻势,而感到一丝一毫的惊慌,相反它还有一种很是意犹未尽的感觉,朝着那五颜六色的洪流直接冲了过去,两只毛茸茸的小手在这个时候伸出了那道金光,直接攥住,然后一把将其带入了金光,随后一道很是满意的呢喃和饱嗝声,晃晃悠悠的传了出来,看得我整个人说真的都是拒绝的,真的想仰天长叹一声,特么的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怪胎啊!

    不过在轻飘飘的化解了我的攻势之后,这道一直包裹在金光里面的身影在这个时候,终于慢慢的显出了他的身影,彻彻底底的暴露在了我的视线中,顿时让我有一种惊为天人的感觉,这倒不是这场景实在是有多美我不敢看,而是因为我完全就不敢相信我的观念就在这一次一次的践踏中,彻底的变为了虚无,毕竟以一个正常人的观念来看,一个大猩猩怎么可能进化成为了金丝猴?

    对……你听的没错,这金光里面的身影就是传说中的金丝猴。

    你是在开玩笑的吧,大猩猩怎么可能变成金丝猴,打死我都不相信的,结果却真真实实的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

    再看看此刻心魔的表情,上上下下全部都是亮点,估计在这个时候他也是懵逼的:“这个猴子……你确定它能够从那一头三四米高的猩猩变过来,不管你相不相信,反正我是不相信的。”

    “大哥……你不觉得这难道不是重点么,重点是你知不知道这东西究竟是什么品种,他现在究竟想要做什么啊,怎么我总感觉这东西似乎对我们温顺的紧啊,并没有杀意呢,莫非它之前是被那雷给劈傻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