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五十二章 盗路鬼
    “这……这难道说我们被鬼打墙了?”

    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让原本对刚才的进程显得很是满意的我们,一下子如坠谷底,而这谷底还是有一个冰窟的那种,弄得我和夏流一时间都有些反应不过来了,不会这么倒霉吧……

    “我们被鬼打墙的可能性极其的小,因为我们的身上有一些已经有了这简易版的面具了,这大殿里面的鬼魂应该不会针对于我们,之前的那些怨气是因为我们罪子的身份才对我们发动的进攻……”

    夏流沉吟了一下子,眉头紧锁:“而且这并不像是鬼打墙,如果要我们死的话,根本就没有必要对我们施展鬼打墙,因为我们在这原地打转的话,根本就接近不了祭坛,自然不会有任何的危险了……所以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遇到这样类似的情况,想必是遇到了盗路鬼了!”

    盗路鬼?

    这东西在各大灵异贴吧都有出现,值得争议的是,大多数都和鬼打墙牵扯到了一起,但是我知道这根本就是两码事,因为同样是在原地打转,遇到鬼打墙还是存在一定几率被害死的可能性,而盗路鬼却从来不会害人性命,而是在察觉到有生命危险的时候,让你在附近绕圈,从而让你逃避那危险,本意上是为了救人。

    “那你的意思是……”

    我看着夏流,满脸的疑问。

    “这盗路鬼的出现有些突兀,我有些怀疑这东西并不是存在于这个地方的,而是被人豢养来有着特殊作用的!”

    夏流很快就说出了答案,表情有些古怪。

    “你是说这个盗路鬼是被人放在这里,不要我们接近那个祭坛……不杀我们,并且让我们不用去面对那些危险,这么好心的人会是谁?”

    其实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心中已经有一个人选了,虽然那个人在不久前丢下我们,一个人去向不明了。

    “废话,那肯定只有张晓彤这个女人了!”

    夏流白了我一眼,似乎觉得我问这个问题有些傻,有点傻白甜的倾向。

    “真的是她?”

    “嗯,不是她的可能性比零还要小,可她这样做真的有些耐人寻味了,如果她在这个时候,来对我们下黑手的话,都好理解,那另有企图的这一说法就在她的身上落实了,但是她偏偏在这个时候,不让我们接近那祭坛,只有一种可能……她是有苦衷的,多半要用这祭坛做一些事情,而且这事情绝对是九死一生,不想连累我们。”

    听完夏流的分析,我们两个人的脑袋都大了不少,虽然这张晓彤对我们做的这一切都有她自己的道理,而我们两人也不想去冒险,但是眼下的形式根本就不是我们能够自己选择和抽身而退的啊,如果我们不前往祭坛,丢了魂魄的赵峰下半辈子估计就只能做一个植物人,或者选择用其他的魂魄来修补,做一个二傻子,再说严重点,如果不去迎接神降,摆在夏流和赵峰面前的就只有被动的完成祭祀,从举行祭祀的人,变成他们此行本应该成为的祭品。

    这样的保护,完全就是给夏流和赵峰宣判了死刑,那还不如放他们两人去碰碰运气,至少这样死的没有那么的憋屈……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解除这盗路鬼施展的环境啊?”

    “既然我们大致知道是谁做的手脚,那就方便的多了,你身上由原本属于张晓彤的东西吗……拿出来烧了,然后将燃烧剩下的灰,吃一点在肚子里面,沾染了张晓彤的气息,就能够抵消那盗路鬼的影响了。”

    夏流说到前半句的时候,说实话,我心里还是挺欣喜的,一听到后半句,尤其是那将烧剩下的灰,吃一点在肚子里面的那一刻,我整个人的脸色不用看都知道究竟有多难看,在夏流的狐疑中,我很是弱弱的说道:“能不能不吃?”

    “不吃怎么行啊,我不是给你解释清除了吗,哎哟,斌哥,你怎么到这个时候,还这么的讲究啊,成大事者不屈小节……”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我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口袋装好的蕾丝制品……

    “这是什么玩意儿……”

    “你不是说了吗,成大事者不屈小节,我这包里面就只有她之前换下来的那条维多利亚牌的小底裤……”

    “我能选择拒绝吗?”

    “拒绝你妹啊,谁刚才说的那么大义凛然的啊,不想要命了,再说了这不是你最喜欢的原味吗,可还是名牌啊,网上根本就买不到……”

    “那……你少吃点?”

    “成交!”

    略有些异样的吃下这东西之后,除了和植物人差不多的赵峰没有表态之外,我们两人真的要被那种屈辱的感觉弄得心力交瘁了。

    不过这灰倒比那电视上的要管用不少,至少当我们再次踏上那条神路的时候,发现这条路并不再像之前那般的笔直的看不到尾后,才觉得我们吃下去的那份羞耻,起到了应有的作用。

    这条神路路面也没有之前那么的平整,相反很是崎岖,虽然不是很长,但是速度也提不上来,走了好半天之后,才发现原来我们已经离开这那座金碧辉煌的大殿,随即我们的眼前便出现了一座较我们之前所带的那座大殿要小上不少宫殿,对比起来就要显得简陋许多了,看上去就和一般的土地庙和城隍庙一般,破败了不少。

    走进了才发现和我们印象中的土地庙或者城隍庙又有着很是显著的不同,因为这东西的建筑结构是呈圆形的,就和北京的天坛差不了多少,应该就是我们要寻找的祭坛了吧,毕竟虽然时代不同,长得像的东西一般都有相同的特征。

    大殿的外墙上,都是用一些类似于石面的东西组成了,看上去有些凹凸不一,和我们的之前看到的岩蛇的背部有些相似,估计这里也是岩蛇的一个聚集地,其上同样画满了密密麻麻的壁画……

    而这些壁画,很显然就是祭祀的流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