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五十一章 跑回来了?
    这砰的一声顿时让我和夏流好不容易拿自己身边的男男女女来打趣的心一下子收了起来,赶紧走上前去将摔倒在地上,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的赵峰给扶了起来,这个时候,才发现他面色苍白的就和一张白纸一样,没有一丝血色,上面还凝聚着大滴大滴如同黄豆一般大小的汗珠,想必这样的痛苦已经持续了很久,只是我和夏流在商量接下来的布局没有注意到他。

    让我们尤其难受的是,赵峰的嘴角到了现在这个昏迷的状况后,都还在不断的轻微的蠕动,而不是广义上的抽搐,想来他在发现自己身体状况不对的情况后,就想和我们诉说,只不过碍于身体的原因一直没能说出口……

    看到赵峰尤其痛苦的模样,我和夏流赶紧分别用医学方面的手段以及道术方面的手段,替赵峰检查着身体,我的结果很快就出来了,这赵峰的身体特征很是平稳,和正常人没有任何的区别,可正是因为这样,我心里就越发的严峻了起来,对于道士来说,受再重的伤,只要没有当场死亡,那都不算太大的事,最严重最让人头疼的,反而是直接昏迷不醒,而且在检查中根本检查不出什么问题,这样才是最大的问题,明显身体出了很大的状况。

    而夏流仅仅闭着的眼睛在我检查完之后不久也睁了开来,表情很是严峻,但是同样也很是古怪的看着我:“斌哥……赵峰他之所以会这样一直昏迷不醒的原因……他的魂似乎真的被什么东西给勾走了,已经不完整了!”

    什么?

    听了夏流的话,我不由得惊呼起来:“我怎么没有看出张晓彤有这么大的魅力,她就这么一离开,就将赵峰的魂儿给勾走了,我的神啊,简直就是不可思议啊!”

    夏流很是尴尬的说道:“斌哥……以我的初步估计来看,这赵峰丢魂应该和张晓彤没有什么关系,估计是之前在大殿里面和那些怨气打交道的时候,他被那怨气入侵给弄晕了过去,等我们解决掉那玩意儿的时候,并没有想到那些怨气可能会对其造成的伤害,只是看见他醒了过来,没有什么大碍就放心了,想必那问题就出在那个地方,毕竟你和张晓彤的身份和我们不一样,这神庙里面绝大部分的防御设施的目标,都是我们这些罪子,大意了,真不应该啊!”

    看看夏流,再看看躺在地上一脸惨白的赵峰,我叹了口气:“那我们现在该怎么救他?”

    夏流略微思索了一下:“由于赵峰缺失魂魄是被那些怨气给弄走的,估计在被吞噬的那一刻,就已经被送入祭祀的场所了,当务之急也就只能尽快前往那里,看能不能在祭祀开始之前,将赵峰的魂魄给夺回来,毕竟那张晓彤抢在我们之前离开,应该也是冲着那祭祀的场所去的,如果有机会,她一定会选择尽快启动仪式,以免迟则生变。”

    我点点头,帮夏流将赵峰放到他背上之后,我们便疯狂的朝着大殿的深处跑去,在这途中,我还是抽了点时间检查了一下之前吞噬了很多怨气的噬魂珠,发现里面并没有赵峰的残魂之后,这才专心的将精力放在赶路上面。

    在我们这样发了疯的赶路下,我们很快就脱离了装饰的很是金碧辉煌的大殿中央,走上了一条很是笔直,看上去像一整块青石板铺成的石道,夏流在一踏上这条青石路上之后,就兴奋的撒开脚丫子往前面跑去,听他所说,这路似乎就是所谓的神道,据说是连接着这条大殿和祭坛必经之路,能够通往神降临的地方。

    这条神道看上去有很长的时间没有人经过了,在其上盖满了厚厚的一层灰,但不出意外的是,这些原本应该整齐划一,厚度相仿的灰尘上,多了一行看不见尽头的脚印,看那脚印的型号,很显然是一个女人的鞋所留下了,估计这就是张晓彤的足迹没假了。

    顺着这条路一直疯狂的跑下去之后,周围的景象越发的沧桑和凌乱,但逐渐的拥有起了历史的底蕴和岁月的气息,神路的两边到处都是散落的青铜礼器,和倒在一旁,堆积在一起的石柱,还多了一些被历史上所有的所有的皇室,都用来当做瑞兽的龙狮虎等不知名看上去很是威武的石兽,只不过并没有排列整齐,而是有些东倒西歪,原本摆在他们面前作为记录的石碑,排放的很是混乱和零碎,上面的自己也都被磨花了,根本就看不清出写的什么,结合一路上看到的这情形,很显然活脱脱的就是一战斗现场。

    不过越是凌乱,则也证明我们离最后的目的地也越发的近了,毕竟那里是祭祀的场所,所有的怨气,还有那些诡异的岩蛇估计都要从这神道经过,这里又不可能安排一个专职的清洁工来维护打扫,所以如果是规整的话,那反而还有一点奇怪了。

    我和夏流在这疯狂的狂奔中,精力自然也是疯狂的往下降,即便是为了能够轻松一点,互相交换着背那状况越发的不好的赵峰,但还是让我们两人有些吃不消,甚至已经达到了跑着跑着眼睛就开始发黑的地步了,很显然这是身体给我们发出吃不消的警告,可让我们将赵峰扔在一旁,我们又做不到,也只能硬撑。

    走了这么久,我这才明白占据先机的张晓彤为什么会在之前隐藏自己了,因为把所有的精力的耗费在之前的那些争斗中,到后面的确吃不消了。

    就在我们被跑着都快要晕厥的时候,这条神道终于走到了尽头,我也顾不得那么多,将背上的赵峰轻轻的放在地上之后,和夏流靠在一旁的柱子上休息了起来,毕竟神路都走完了,离那祭坛也不会远了。

    调整了一下内息,我们便准备继续赶路,但一站起身,我们之前倚靠的那根柱子顿时吸引住了我们的注意力……

    因为这根柱子,很是奇特,上面还插着一把长刀……

    这分明就是我们之前和那长舌妇交战的地方,回头望去,我们的背后那里是什么神道,而是巍峨屹立着的大门!

    我和夏流对视了一眼,喉咙一下子哽的慌……

    艹,我们怎么又跑回来了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