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四十九章 古怪的张晓彤
    张晓彤能有什么变化,呵呵呵,别逗了,就她那三脚猫的本事,她能蹦哒到什么程度?

    所以在听到夏流有些神神叨叨冲我说出的话,我根本就没有相信,很是无奈的看着夏流,眼睛里面还有点埋怨他,难得看见张晓彤积极了一回,这夏流就来和我开这些玩笑,简直不是一般的胡闹,正准备叫张晓彤过来好好的表扬一番的时候,但突然看见张晓彤一改本性的朝着前方走去,而置我们于不顾的架势,我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难不成这张晓彤真的像夏流说的那样有了一些变化?

    可就在这一个呼吸间,走在我们前面的张晓彤突然间就凭空消失了,一下子失去了踪迹。

    “看吧……我说什么,这女人果真有古怪吧!”

    夏流看着我,很是吃惊,但又似乎是在预料之中的叹了一口气。

    我心里一颤,可也只能默认了这个事实,而这个时候我的脑海里突然回想起张晓彤在这神庙里面的一举一动,越想越觉得有些古怪起来,张晓彤在我的印象里是应该是道术极其厉害的,可是每次我们遇到危险的时候,张晓彤的道术似乎都会因为各式各样的原因而施展不出来,更不要提一开始我们陷入流沙之后,我和赵峰经过了千辛万苦才到达了神庙,进入其中后,好巧不巧又在即将进入了大殿的时候遇见了毫发无损的张晓彤。

    虽然在那个时候我们两人被她几句话就糊弄了过去,没有过多的去在意,可现在想起来,我们当时还是太过于天真了,仔细想想如果张晓彤不是知道这线路的话,她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赶在了我们之前,如果不是她有什么目的的话,她为什么会在大殿门口等我们不进去?

    若非张晓彤给我们的印象就是那一副废柴的模样的话,再加上极度信任她的话,我们根本就不会相信她说的什么武器掉了这些荒唐话,毕竟她可是通过道术的天赋,被选入的精英小道士考核的生死组决赛的,所以说她随随便便的施展出一个道术就可以把那铁链弄断,能用武器弄断的,从道术角度来说那都不算事儿。

    因为第一次进入那瓮城的时候我们都并不知道瓮城的底细,而当现在在回想起来的话,瓮城的入口只有一个,如果夏流真的是先于我们进入其中的话,那瓮城的门肯定是打开的,因为我们进去的时候那些机关都没有被触动,也就是说夏流其实对这瓮城很是熟悉,而之后的我们让那扇大门关上的原因,归根结底是因为我们触动了某些机关才造成的,也就是说那原本应该打开的门,其实就是张晓彤关上的,所以说张晓彤在那个时候是刻意的在那大门处等我们,而她的目的自然就是想要隐藏一些什么。

    最让我匪夷所思的是,原本在这神庙中从来不使用她那阴属性道术的她,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直接将那女人的头颅给击溃了,这些细节仔细想想,张晓彤身上接踵而至的秘密,确实有些让我不知道如何去理解,而她这个时候的表现,也是让我有点怀疑起张晓彤来参加这精英小道士的考核的初衷了,恐怕她并不是来代表阴室对我进行考核的吧,难不成她此行的目的也是为了这神庙里面的某样东西?

    夏流赵峰要的是神降,可她需要的又是什么?

    不想则已,一想我的脑海里那种阴谋论的本能就开始急速的运转起来,弄得我那个头疼。

    “那你是什么时候觉得这张晓彤有些奇怪的呢?”

    我再次看向夏流,只不过这个时候的我对他之前的怀疑,已经开始有一定程度的信服了。

    “我从一开始就觉得这个女人有一些奇怪,首先能进入这遗迹里面,而且像我们这样顺利的进入其中的话,必定有着原因,一来就像我和赵峰这般,是罪子的存在,不得不来,二来就如同是你一样有特殊的体质,而我从一开始就看不透这个女人。”

    夏流说到这里的时候,眉头皱的十分的紧,然后有些凝重的看着我:“斌哥……这个女人可能不一般啊,我也不敢肯定她此刻表现出来的东西是不是装出来的,但在我们之前那剧烈的战斗中,就算你无时无刻都在躲,你的身上都会受到波及,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伤势,可这个女人,不仅仅是刚才的战斗,而是从一开始身上就没有遭受到哪怕一点点的伤,这绝对不是我们这些半斤八两的人能够护得了的,只能说她自身的本事,其实已经凌驾于我们之上了,只是我们一直被她蒙在鼓里没有发现罢了。”

    听得夏流的话,我心中其实有一种很是莫名其妙的感觉,因为之前和御鬼者家族那些人他们说的话来看,张晓彤在御鬼者家族的身份,似乎是御鬼者家族皇族的公主,但她此刻毕竟是属于我们这个重视科技的位面,虽然我不知道张晓彤此刻的实力究竟如何,能动用几分她原本的实力,但我知道即便是她与所谓的公主有关,也仅仅是那公主的神降者,她的身份在御鬼者家族显得很是尊贵,但是并不一定并在这个世界有太过于重要的作用。

    反正不管怎么说,当我,夏流,赵峰三人都累得快要死掉的时候,张晓彤却像打了鸡血一样走的飞快,很显然她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处理,估计这事情并不是能轻易的向我们透露或者危险性非常大,毕竟我和她还是有一定的裙带关系,经过这么长一段时间的相处,对她的品性还是有一些了解,虽然她有事情隐瞒着我们的事,但是她在这隐瞒的过程中并没有对我们造成任何的伤害,甚至还对我们伸出过援手,这就代表着她至少把我们当做了战友。

    “算了,我们毕竟是战友关系,各持所需罢了,没有必要去埋怨她,估计她也有她的苦衷,除去那被抹掉的一层外,这就是神庙的最后一层了,应该还能再碰到的,到时候问清楚好了,当务之急还是先把你们神降的问题给解决了,才是真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