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四十八章 张晓彤离队
    这个男性的头颅,此时此刻在我刀挥下去那一刻,离我非常的近,近的就快和那些司仪在婚礼上说的那样,脸贴脸,鼻贴鼻一般,而正是因为离得这么近,我才发觉到这男人的头颅,这样看上去就和那些明星一般,远看那些非常的好,近看却显得很是粗糙,一点也不像一个活人的脸,脸上的青筋不断地冒出,活脱脱的就是一张死人的脸,看来这东西之所以会给我一种还活着的错觉,铁定是那长舌妇给他这些头颅输送了怨气的原因。

    虽然到了这个时候,我才明白这个道理,但值得庆幸的是,我之前挥出的那一拳,和刚才斩出的那一刀都是在虚化后再施展开来才造成的伤害,所以这伤害是直接将这长舌妇传输怨气的通道给直接断绝了,所以这长舌妇再也不能像之前那样利用这根舌头继续输送怨气了,也就是说,即便是他再弄出一些头颅来也不会对我们造成再次的伤害了。

    再看看眼前,我这一刀,自然是没得说的落在了这个男人的头颅上,瞬间就将这个男人头颅给砍成了两半,其上还不断地涌现出一些黑色的光芒,不断的腐蚀着他的面庞,那很是狰狞的面孔上,本来就很是令人厌的五官,更是扭曲了起来,尤其那巨大的眼睛,就像两颗死鱼眼一样死死的等着我,不过这次的攻势,很遗憾的不能让他再次伪装了,那颗头颅就这般的崩塌了开来,腐烂的不能再烂了,看来这东西就是被那些怨气给包住的,也就和鬼魂差不多,没有了怨气就等于没有牙齿的老虎,蹦哒不了了。

    看到暂时脱离了困境,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又是一阵虚弱的感觉袭来,就好像身子再次被掏空了一般,也不管这大殿是不是在那里继续的摇晃了,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余光里留意到形象和我差不了多少的夏流,看着他满脸是离得鲜血和就其上干涸的就像一道道伤疤的血痂的夏流,我很是担忧的问道:“夏流,你这伤势没有什么问题吧,还能坚持住吧?”

    夏流听到我的话之后,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一张口,整个人就龇牙咧嘴了起来,似乎是牵动了他的伤势,我们的身边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可以当做镜子的东西,手机早就进水用不得了,扔了不知道多久了,于是乎他走到我面前死死的托着我的脸,盯着我那很是澄澈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这才咋咋呼呼起来:“我这么变成这副熊样了啊,那东西也太狠了吧!”

    我被这夏流这超越正常人的方法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心想这家伙也未免太奇葩了吧,不过,看那大殿此时此刻的动静已经开始消停了下来,估计我刚才那打散这东西的怨气传输通道,应该加剧了它怨气的发散速度,想必让本来就因为怨气而存在的那不知名的怪兽受到了触及根本的伤势吧。

    感到没有什么动静之后,我和夏流两人,分别走到张晓彤和赵峰面前用力的掐掐他们的人中,把体内本来就所剩无几的阳气,尽数输送到了他们的体内,这一系列的动作做完之后,在一阵朦朦胧胧,不明所以的声响中,他们这才幽幽的叹息了一声,像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噩梦一般,晃晃悠悠地从站了起来。

    看到大殿里面,近乎于惨烈的情况,已经满脸都是干涸的血液凝成的血痂,以至于都快变成一个赤红色的面具的夏流,他们这两个人就是反应太迟钝,也知道自己刚才已经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了,在惊讶和恐惧之余,他们也拍拍胸脯,狠狠地松了一口气,对我们两人表示了真心的感谢,很是自觉的帮我们处理起了伤口。

    在这短暂的休息中,我透过那已经被撞开的大门向外望去,发现外面遍地都是粘稠的血液,而这些血液的深度几乎都已经可以淹没到脚踝了,不住的向大殿里面飘荡着腐臭无比的气味,而这些血泊中淹没着和浮起来的都是那些死了许久的人才会拥有已经腐烂的能够看见森森白骨的残肢断臂,以及那些交织在一起,早就分不清楚是什么部位的腐肉块。

    甚至那些我们一直以为是白雾的东西,在我们此刻阳气丢失的和去了一两盏本命灯没什么区别的状态,所带来的类似于无视任何鬼迷心窍的视野里面,就是一些飘荡充斥在大殿外的空间中,密密麻麻堆积着的怨念,那密集的程度看得我那个心颤,天知道这里究竟死了多少人。

    从眼前的情形看来,恐怕那之前伪装成美人灯的怪兽估计就是这些死了不知多少年的人留下的怨气,生长聚集起来形成的一个集合体吧。

    可不知道为什么那些粘稠的血液,亦或是那些交织在一起如同白雾一样的怨念,在没有那些那根舌头的引导下,根本就无法进入这大殿,想必这大殿里面有什么特殊的东西存在吧。

    但我从身经百战的感官中可以很是清晰感觉到,这大殿里面虽然除了我们这几人之外并没有其它的生命气息,但是我总感觉似乎这里面有着有着很多的灵魂在不断的徘徊,只是这些灵魂似乎有些忌讳我们,并没有向我们靠近罢了,而在外面的那些怨念并没有向着大殿里面袭来,并不是不能进来,而是不敢,这样的情形,恐怕只有一种很是贴切的解释,就好比能让坏人害怕的只有更坏的人,也就是说这大殿里面可能存在着的是更为恐怖的东西!

    经过缜密的思考,得知我们现在暂时安全的之后,再加上之前经历的那一些可以算得上惊心动魄的战斗之后,我们三人都感到很是的疲惫。

    而这个时候一路上都把拖油瓶当做自己第二职业的张晓彤,居然像打了鸡血一般催促着我们往大殿深处走去,看到我们暂时没有即刻行动的表现之后,她便率先一个人往前走大殿深处走去,我们三人就算再累也不能让一个女人单独行动,于是只能无奈的跟在她身后。

    夏流很是疑惑的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张晓彤,凑在我耳边轻轻的说道:“你有没有发现我们随着我们越发深入这个大殿,这女人就慢慢起了变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