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四十七章 反击
    不过说虽然我这一拳,由我这几乎已经油尽灯枯的身体施展开来,付出的代价极为的沉重,但是也取得了很是不俗的效果,在那舌头连接的另外一段,发出了一阵很是凄厉的惨叫之后,这根舌头在我很是震惊的感官中选择了撤退,也就一个呼吸间就消失在了大殿中,而我们的面前,就只留下那半根连接着男性头颅的一截。

    失去了这半根舌头之后,大殿外的叫声,顿时此起彼伏起来,就好像成千上万的人在外面撕心裂肺的惨叫一般,听的我们那个毛骨悚然,连汗毛的在那儿打颤。

    不过即便是失去了这半截舌头,那处在大殿外,迷雾中的怪兽惨叫着消停了一会儿之后,似乎也并不是没有其他的办法,在下一刻就改变了策略,开始对这大殿开始了猛烈的进攻,一阵阵剧烈的摇晃,顿时接踵而至,弄得大殿的门不断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大殿顶部不知道积压了多久的灰尘也不断的落下,甚至连大殿的墙壁上都开始人有了一丝丝的裂痕,而且还在不断的朝着四面八方蔓延开去,看上去极有可能会被这东西给挤塌不可。

    见到这样的状况,我和夏流差不多都快被吓傻了,按照我们身体的本能,是打算沿着这大殿,走到大殿深处去准备伺机寻找离开这里的通道,但摆在我们面前很是严峻的问题是,但是此刻的赵峰和张晓彤在之前的那些怨气作祟的时候,陷入了昏迷,此刻就像两具尸体一般直愣愣的躺在地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行动能力,如果我和夏流在这个时候离开的话,虽然有极大的可能性保全自身,但是赵峰和张晓彤就不一定了,十有八九会被那即将进入这个大殿的怪兽拖出去变为那豪华套餐的一部分。

    虽然我们知道这样的方法对我们极其有利,但是我们根本不可能这样做,绝对不可能将赵峰和张晓彤弃之而不顾,即便这怪兽弄出的动静让我们两人紧张的不行,简直到了濒临崩溃的边缘,但是我们根本没有想到要退后哪怕半步,就站在原地硬着头皮硬撑着,能顶一时就顶一时,抓紧一分一秒的时间,想要将他们一起带走。

    我们用尽全力想要把赵峰和张晓彤往里面拖的时候,我们的耳边突然再次传来了一阵笑声,这本来就很是突兀的笑声让本来就很是紧张的我们两人,整个身体都绷紧了。

    回头看去才发现,那被斩断的半截舌头上的那个本来紧紧闭着眼睛的男性头颅,在这的时候突然睁开了眼睛,咧开了他满是鲜血和口水的嘴巴,很是戏谑的笑了起来。

    遭了……刚才只注意去对付那条舌头,忘记那个同样有着一定程度的杀伤力的头颅!

    眼前这男性的头颅看上去本来就是鲜活的,又不需要受到那根舌头的提供能量或者营养,而失去了那根舌头的连接,对于这个头颅而言,反而是解除了一种束缚。

    之前在我一拳轰断这根舌头的时候,那舌尖上的男性头颅,还做出一副濒临死亡的模样,妄图以此来迷惑我们,这个时候他的本性顿时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他那很是尖锐的笑声,在整个大殿里传荡的尤为广阔,而且失去了那根舌头束缚的他,如同身长出了一双翅膀一般,在整个大殿里面来回不断的自由飞翔着,他此时的行踪,更是如同一个鬼影一般,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在我们眼前飘忽不定,别说以我们现在的身体状况,就是以我们之前正常的身体状况,如果没有一把趁手的机关枪,光凭我们手中的冷兵器,也对付不了眼前的这头颅。

    如果说眼前这个头颅是对我和夏流发动进攻,那我们两人都还能勉强应付,但是这个头颅明显有很高的智商,他进攻的对象自然是已经昏迷不醒的赵峰和张晓彤,一下子弄得我们有些束手束脚起来。

    我们俩索性不走了,背靠背守护着赵峰和张晓彤,以一副背水一战的架势面对这神出鬼没的头颅,夏流在这之前,头上受的那些伤,依然渗透出大滴大滴的鲜血,弄得他的脸上在滴落鲜血的同时,慢慢的结起厚厚的血痂。

    但是他并没有在乎这一些,死死的咬着牙齿,脸上青筋毕露,只要能够找寻到那个头颅的踪迹,他便用力的挥动起自己手上那柄长刀,挥舞的那个虎虎生威,可是那个头颅如此的机灵,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被他给击中,反而趁着他不过脑子的发泄着自己手上的蛮力,险一些让我不知所措的被他给击中,而后更是在一次错误的估计中,没有看准重重的砍在了一旁的石柱上,而且因为用力过猛,让手中的长刀直接深深地陷入进了一旁的石柱之中。

    在这个时候,失去了武器,无异于老虎被拔掉了牙,他身体猛地一震,就离开了我们互相照应的范围,死了命的去拔那陷入其中的长刀,但由于紧张和环境使然,他一时间根本就拔不出来。

    那颗本来就在那里蠢蠢欲动的头颅,怎么可能会错过如此好的时机,飞扑过去,就要想利用那半截舌头,朝夏流的脖子缠去,在那里忙着拔刀的夏流,哪里知道身后发生了如此惊险的事情,嗯就在那里我行我素,我心里一紧,自然也不可能如此的见死不救,捏着弯刀就朝着夏流席卷而去的舌头砍去。

    就在我这接触到那舌头的时候,这拖拽着那半截舌头的头颅突然一个神龙摆尾,变换着方向,朝着我席卷而来,原来这东西从头至尾的目标根本就不是夏流,而是我呀!

    这样迅猛的变化,我根本就反应不过来,脖子上就被那恶心的东西给缠绕上了,也不待我有任何的反应,就越勒越紧,一副不把我捏死不罢休的架势。

    不过……

    我等的也是这一刻!

    “全身虚化!”

    我的身体瞬间化为虚无,从这束缚中挣脱了出去,反手一刀重重的劈砍在这不知所措的头颅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