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四十六章 重拳出击
    当我被那怨气实质化后产生的奇异东西,拉倒在地上撞得头破血流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这怨气跟我平常看见的那些有着很是显著的不同,一般的怨气都是人死后对自己死亡的过程或者造成自己死亡的人或者事物很是不满,或者无法释怀的一种体现。

    但是眼前这些铺天盖地的向我们席卷而来,甚至占据了我们身边一切光亮,还要为虎作猖的怨气,很明显不符合怨气的基本特性,也就是说这些怨气有极大的可能,就是控制美人灯那个怪兽所操控来对付我们的,而那人头只是一个幌子罢了。

    经过了大致的猜测我对眼前这情景,有了基本的了解,但心里却根本无法释怀,这简直是一种很是讽刺的现象,这些和我们一样曾经都是人,但是很不幸的是他们栽在了这个怪兽身上,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按照常理,应该尽自己的所能,用他们还没有完全消散良知,还有他们对这怪兽的一腔怨气来帮助我们这些受困的人,脱离这危险,甚至除掉着怪兽替他们报仇,而不是为虎作伥的帮助这怪兽来对付我们这些接踵而至的受难者,讽刺,真的是讽刺,难怪燕长弓带我进入道士这一行业的时候,会告诉我最恐怖的不是鬼,而是人心……

    不过还是值得庆幸的是,正是由于这些怨气的特殊性,这些怨气里面还夹带着很是复杂的灵魂,虽然这些灵魂很是斑驳,但对于是噬魂珠来说,手心手背都是肉,该出手时就出手。

    在我的刻意的催动下,我全身上下的阴气和阳气瞬间开始变得凝实起来,而凝视后的气息在沿着经脉朝着意识海里面的噬魂珠浩浩荡荡的席卷而去,那场面如同小溪流向着大海汇集去一般。

    原本在我的意识海里几乎和陷入了沉睡没有任何区别的噬魂珠,在接受到如此浩浩荡荡的气息之后,瞬间爆发出了一阵很是耀眼,但很是柔和的光芒,化为一个有些雾蒙蒙的银白色漩涡,直直的将周围那铺天盖地一般不断地向我们吞噬,缠绕着的黑色雾气,通通如鲸吞一般纳入了自己的口中,然后满意的就像打出了一个饱嗝一般,不断地震动了起来。

    在噬魂珠做出了这一系列的动作之后,周围的环境再次变得亮堂了起来,从我这个时候,还残留着生死之眼的视野的眼睛里面看去,发现那挑动着那颗狰狞的男性头颅的舌头后面,连接着的似乎都是那种类似的怨气凝结成的实体,我正打算将其一网打尽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全身上下阴气的和阳气在支持噬魂珠做出之前的那一系列动作之后,已经彻底的消亡殆尽了,与此同时一阵很是空虚的感觉,顿时在我体内产生了出来,而就在我为这个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情况感到有些绝望的时候,那个狰狞的男性头颅,更是趁火打劫一般向我飞扑了过来……

    之前我催动噬魂珠的时候,本来就抱着能够将其一网打尽的念头,所以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去想会不会有眼前这样的情况发生,更是将自己全身上下除了维护自身基本生命活动的所有气息都用了出来,为了做到这一切,我当时还全身心的沉入了意识海,根本没有来得及做任何的防护措施,而这个男人的头颅,朝我飞扑过来的时候,我只来得及顺势翻滚躲避,却只要感觉到一阵凛冽的寒意迎面向我扑来。

    如果说之前那女人散发出来的那种若有若无的血腥气息,有着一种类似于引诱的作用,那处在我眼前的这个男人身上发出来无比庞大的血腥气息,那就是有一种腐蚀人心灵的作用,让我一时间有些晕晕沉沉,本来就很是虚弱的身体,在这个时候更是反应迟钝的不行,感觉自己无论这样逃避,都已经被那男人的头颅彻底锁死了所有的逃避方向,有一种很是绝望的感觉,在我心中慢慢升腾的起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一把刀,突然横亘在了我和那个头颅的中间,夹带着一些很是单薄的黑色气息,重重的朝着那头颅砍了过去,将我从这危难关头解救了下来。

    “小心……这东西它最强的攻击手段,并不是这头颅,而是那根舌头!”

    看着夏流很是迅猛一往无前的砍出了这一刀,我心里没来由的慌,站起来急忙大声喊道起来,而这个时候夏流估计是因为我刚才破了那些怨气布下的局,才从那黑暗中挣扎出来,反应力并没有恢复到巅峰,听到了我的话之后,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的动作,就见得那被劈砍中的头颅发出了一阵很是凄惨的叫声,那根舌头猛的将那头颅一顶,往前一伸,然后一回翻,直直的拍在了夏流的脸上。

    这根舌头上本来就遍布着各式各样的吸盘,而且这些吸盘的威力在之前夏流和赵峰的交锋中展现的淋漓尽致,直直地将其头发扯落了好一大半,鲜血更是在这瞬间渗透了出来,那回翻的力量更是将其带飞了好几米远,重重撞在了一边墙壁上,直接弄了一个七荤八素,看样子撞得着实不轻,顿时就血流满面,但他也没有用手去擦,就任由这些鲜血不断地流淌,将他的眼睛染的一片绯红,不过他并没有因此矫揉造作,装昏装死,而是选择叫骂着站了起来,将掉落在一旁的长刀捡了起来之后,鼓动起他不是很擅长的阴气就拼命的朝着那伤害他的东西,像疯了一般,死了命地砍去。

    我见的夏流这样的做法之后,很是激情澎湃,也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的力气,挣扎着站了起来,催动着所剩无几的阴气,将控阴术施展开来,虚幻了整条右臂,直接一拳轰向了眼前这根舌头,最为粗壮的那部分,很是顺畅的深入了其中。

    “实化!”

    我原本虚幻的右臂直接凝实,在一声吼叫中,直接将这舌头硬生生的从这里击断开来……

    我这一拳轰出,一阵虚弱的感觉再次袭来,啪的一声,我又坐到地上。

    这完全是要搞事情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