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四十五章 爆发的怨气
    眼见的那个女人的头颅被赵峰夏流她们砍掉之后,原本有些放松的心情,一下子被再次出现的一个男人的头颅给震惊了,瞬间坠入了谷底,我看着这男人的头颅,心里很是骇然,身体很是实诚,不由自主的想往后退,可说时迟那是快,这个男人的头颅比那女人的头颅凶狠的不止一倍,若是说那个女人头颅只是为了引诱我们,那这个男人的头颅就是一个绝世的大杀器。

    那份气势根本就不是这个女人的头颅能够与之相提并论的,只见他在半空中迅速了落了下来,一转眼就到了我的面前,我紧紧地攥着手中那把写满了符文的弯刀,正准备朝那个男人的头颅猛的砍下去的时候,却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男人的头颅的反应如此迅速,张口就咬住了我的弯刀。

    虽说我手中那把弯刀的材质对这男人头颅有一定程度的伤害,但是这个男人的头颅,就像没有感受到一般,即便是嘴里不断冒出一阵阵很是骇人的白烟,但他也不放开,直接用力,一甩脑袋将我硬生生的拨弄到了一边,脑袋重重的撞击在了地上,顿时摔了一个七晕八素。

    我在道士这一行业,虽然待的不是很久,但也不是那当初被燕长弓他们领进门的那个小菜鸟了,从一开始到现在,就没有看到像这个男人头颅这样一出来就给道士一个下马威,这样翻身农奴把歌唱的鬼魂简直就是闻所未闻,就是鬼魂界一朵常开不谢的奇葩啊,这就像有些人戏称只有被打劫的出租车司机,从来没有听说过出租车司机打劫顾客的,这虽然有些夸张,但是的确是一个很是符合这情景的话题。

    我被那股大力,直接给弄了一个仰面朝天像个王八一样,摸了摸自己有些发懵的脑袋,就准备起来对抗那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迎面就看见那离我不远的男人的投入头颅,似乎是感受到了我的注视,他很是狰狞的笑了笑,张开嘴巴,用力一吸,周围的光亮,顿时就烟消云散,如同被他那无底洞一般的嘴巴直接给硬生生吸干净的一样,瞬间这个大殿就陷入一片很是令人心悸的黑暗之中。

    这诡异的一幕,顿时让我心都凉了好一半截,这一幕完全和我之前所遇到的和鬼怪有关系的那些黑暗,有着天与地一般夸张的区别,虽然我对这眼前发生的一切很是怀疑,但我的内心却有一个诚实的声音告诉我,这根本就不是我之前接触到的那些鬼遮眼,因为我在这一瞬间将对付鬼遮眼的办法都用了出来,根本就无法破解眼前的局面,难不成这东西真的有吞噬光明的用……因为我可是真真实实的看见它用嘴巴将显示光亮给吞噬干净的。

    此时此刻我的周围依旧是黑乎乎的一片,根本看不见任何光亮,更别提其他的东西了,简直比伸手不见五指都还要夸张,这时的我简直就和一个睁眼瞎一般,这样的情况让我心中更加的慌乱,如果不出意外,此刻的我仍然像王八一样躺在地上,之所以会用这么一个疑问句,因为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像王八一样,毕竟我现在根本就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了,我急忙手脚并用,挣扎着想要破解眼前这绝境。

    反正我现在也是病急乱投医了,本来我就无法彻底的运用我体内的那些能量,到了这个时候就完全是如同乱炖一般,什么阴气,什么阳气,什么英气,什么内息,什么控阴术,什么控阳术,我全部都将其调动了起来,这些被压抑已久的力量,在这个时候就如同被关在家里面好几个月不让他出门的哈士奇一般,开始疯了一样的撒欢。

    这样的变化,让我此时此刻的身体如同火山爆发一样,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力量,随机更是向打开了一扇新世界大门一般,甚至连生死之眼在这个时候都开始如同机关枪一样,在周围四仰八叉的开始了大范围的扫射,连新能力都开发了出来直接将在场所有人都看了一个精光,不得不说那三人的身材还挺好的,尤其是张晓彤……

    就在我看的正兴高采烈,甚至连口水都快要滴落下来的时候,一张很是倒人胃口的脸突然跑到了我的面前,那鼻子里面比头发还要长的鼻毛都快要贴到我的鼻子上了,特别是那狰狞的面孔,狰狞到可能连他自己的妈都不认识,可他却依旧我行我素,甚至还挂着一副要置我于死地的模样。

    但是很奇怪的是,似乎是有什么东西阻止了他的进攻,让他很是悻悻的只能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我,趾高气扬的指使着那根让他出现的大舌头向我席卷而来,一阵阴风飘来,我只感觉到一堆冷冰冰和肉乎乎****就朝着我涌来。

    随着我瞳孔慢慢的放大,是清晰的看见那舌头上张满了一个又一个像吸盘一样的东西,原来造成夏流和赵峰伤势的,并不是像我想的那些所谓的类似于口水一样有消化功能的液体,而是这密密麻麻像海星一般的吸盘。

    且不论这些吸盘的威力,单凭那闻一闻就可以让我陷入晕厥的血腥气息,这让本来就有些洁癖的我根本就无法忍受,直接往后一躲,这千钧一发的时刻,这东西堪堪挨着我的身子擦了过去,硬是在我的身上留下来一道道如同被刀片刮过一样的痕迹。

    我千辛万苦了,躲过了这东西轻车熟路的攻势,还没有来得及松一口气,这攻势又来了,情急之下,我只得一个后空翻,就往后面窜去,但出乎我意外的是,本来在练舞中我很是熟悉,信手拈来的招式,突然在跳到一半的时候,被一个很是冰冷的东西,死死地拽住了腿,重心一下子失去了平衡,顿时重重的翻倒在一边,脑袋一下子插在了地上,鲜血顷刻间流了出来,让我整个脸上都是热乎乎的。

    这熟悉的感觉……

    是鬼魂!

    不……不是鬼魂,是那些死去的人被这怪物吞噬之后,留下来的怨气!

    那男人的头颅,吞噬的并不是光亮,而是我们体内的阳气,而那些让我们伸手不见五指的不是黑暗,而是成千上万的人死后留下来的怨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