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四十四章 新生头颅
    而且这声响和我之前在医院里感受到,那些医患死了命下手推门和打骂发出的动静有很大的不同,毕竟那些医患再怎么多,也不可能像此刻大殿外如同成百上千只手一般在各个方位都开始对那大殿的门发出猛烈的袭击,这大殿的门,本来就很是高大,粗略估计有十多20米高。

    那些医患再怎么强势霸道,也不可能像此时此刻这般如同叠罗汉一样,将手伸到了顶端去不住的抓挠吧,唯一的可能就只是那外面推门的东西实在是太过于密集,密集到已经站不下去了,这样下去的话,就算大殿再怎么坚固,再怎么坚若磐石,也根本无法抵挡得住这样神奇的让我们瞠目结舌的强烈攻击。

    我被眼前这动静弄的有些心惊肉跳,心里慢慢的琢磨了起来,寻思着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时候如果我们再不快一点逃走的话,那些东西如果跑了进来,我们可能真的就走不了了。

    于是乎我拉着张晓彤三人,也不管大殿里面是否还有什么东西存在了,就急忙往大殿里面冲,但就在这个时候,那原本坚若磐石的作为我们此刻最后防线的大门,突然爆发了一阵很是恐怖和令人抓狂到毛骨悚然,如同指甲不断地在黑板上来回抓挠的声音之后,这大门吱嘎一声打开了。

    大殿的门打开之后,门的两翼一下子重重的撞击在了壁画的两侧发出很是沉闷的声响,而这个时候,原本存在于大殿之外,不知道有多少岁月的雾气,突然像浪潮一般直直的往大殿里面猛灌着,一阵腥风顿时迎面扑来,与此同时那种在大风大浪里面如同一叶扁舟一样摇摆不定的感觉,在我们心底里油然而生,而伴随着我们的依然是那令人窒息的恶臭,顿时让我们的身体开始产生了一种类似于晕车晕船的反应,连站都有些站不稳了。

    就在我们有些手脚发软之际,一阵很是凛冽的风就像安装了gps一般直直的朝我们袭来,不用想都知道那东西肯定是我们的老对头。

    那个女人的头颅再次冲着我们的面门,这个时候的她的脸上依旧是那般的美丽和充满着一种别样的诱惑,眼底氤氲着的风情万种,随时随地都可能不由自主的将我们的魂魄带走,但是和之前不同,她此刻的脸要显得比之前更为色狰狞,因为她此刻的脸上不知为何,有了一道很深很深,不断的喷涌着黑气的伤口,而这伤口看上去似乎是一道刀伤。

    “这个女人的头颅,似乎是用特别的招数淬炼过的,不怕阳气,而是怕用阴气催使得道术,这也是之前夏流的攻击会被弹开的原因,大家快用阴气来攻击她。”

    张晓彤看到了那女人脸上不断喷涌着黑气的伤口,很是喜形于色,急忙招呼着我们发动进攻。

    还不等我们有任何的反应,这个女人的头颅就很是迅速朝着赵峰和夏流发动了突然的攻击,一阵很是血腥的气息不断地在赵峰和夏流的身边萦绕。

    见到这个女人的头颅开始对赵峰和下流发动了进攻,我和张晓彤立刻催动起身体内的阴气开始对那女人头颅进行了反击,我虽然除了一些秘法之外不会任何的道术,操控阴气的本事在我们四人中还是排在前列。

    出乎我们预料的是,这个女人的头颅看见我们对她展开了攻击,第一时间内并没有选择和我们硬碰硬,而是突然将自己那颗很是绝美的头颅伸的很长,一下子离开了夏流和赵峰的范围,就在我俩以为她要暂时放弃的时候,她却直接用头下面那一根很是细长,类似于脖子的东西,缠绕着夏流和赵峰就往大殿的一边用力的拖去。

    被着东西缠住之后,夏流和赵峰顿时发出一阵很是凄惨的叫声,我你是清楚的看见她们的皮肤,和那类似于脖子的东西接触的地方开始升一股股很是怪异的白色气体,这样的现象,我并不陌生,因为这一情形看上去挺像被腐蚀了,但实际不然,和一种叫做消化的现象很是相似,难不成缠绕着他们的东西,并不是所谓的脖子,而是一种有消化功能的器官?

    我在冲着夏流和赵峰冲去的时候,同时仔细的盯着那根类似于脖子一样的东西不住地打量,突然脑海灵光一闪,这东西的形状很是细长,而且布满了粘糊糊的液体,又有一种很浓厚的血腥气息,仔细看上去又很是红润,怎么看怎么像一根很是细长的舌头,如果说这东西真的是舌头,这一下子就可以解释通了,能消化夏流和赵峰血肉的东西,那就应该是那粘糊糊的肉体,也就是所谓的口水了。

    当如果真的是这样,就有一些细思极恐了,难不成这是一个用舌头挑着这个女人的头颅,引诱我们前往她的身边的怪兽,仔细想想,如果这个舌头都这么长的话,那舌头的拥有者又该有多么庞大呢?

    而且都在我想到这些的时候,张晓彤的道术已经催发到了极致,属于那种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境地了,但我此时看见她注视的目标是那望着我们发出一阵阵很是轻蔑的笑容的头颅,眼见得张晓彤就要将手中的道术朝那个头颅狠狠丢去的时候,我急忙那一拉她手,大声吼道:“不要攻击那头颅,直接攻击那缠绕着夏流赵峰的舌头!”

    “舌头?”

    张晓彤很是疑惑的看了我一眼,但还是听话的将道术攻击的方向转移了一下,顿时一阵黑色的光芒闪现出来,直直的作用于那跟很是细长的舌头之上。

    这根红润的东西,剧烈的颤抖了一下之后,硬生生的被其破开了一个小口,而近在咫尺的我,顺手一刀将其斩断开来,与此同时束缚着赵峰和夏流的那部分一下子瘫软了下去,这两人也没有任何的迟疑,并没有看向他们的伤口,鼓动起不是很熟练的阴气,将从半空中掉落下来的头颅砍了一个稀巴烂。

    可还没有等我们松上一口气,被斩断的这根舌头再次向我们席卷了过来,那缺口处再次长出了一个头颅,只不过这个新生的头颅不再是之前的那般的妖娆,而是想要撕碎一切的狰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