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四十二章 应对
    这个女人的头颅,突然的出现在我们的面前,脸上挂着笑容,尤其的妖媚,很是勾人心魄,但是知道了这女人的古怪之后,我们的心中再也没有之前那种被勾走魂魄的感觉,反而有些惊恐,有些担忧,这女人头颅的出现,就像一颗毒药一般,久久的在我们的心头沉淀,随时都会让我们陷入无法反抗的境地。

    而就在我们还没有从这突发状况中反应过来的时候,在之前对这个女人有很大的兴趣,看见女人就迈不动路,在调戏这条路上已经走在世界前沿的夏流,这个时候突然像改了性子一样,伸出手,用手上紧紧攥着刀狠狠地向这个女人的头颅上劈去,只不过情况没有那么的顺利,当刀砍在她的头上的时候,仅仅发出了一声噗噗的怪响,就好像这刀不是砍在了一颗头颅上,而是砍在了一团橡胶之上一般。

    夏流这一刀砍下去之后,这个女人的头颅居然很是生气的毫发无损,仅仅是戏谑的看了我们一眼,笑了一下,撇了撇嘴角,顷刻间就消失在了我们的面前,只有那很是惊恐的媚笑,还依稀的在我们耳边飘荡,不断地在很是空旷寂静的大殿中氤氲开来,让我们不仅有些头皮发麻。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儿啊,夏流你确定你刚才真的砍中了他,不会是砍偏了吧?”

    支吾了半天,我有些不确定询问起了同样一脸懵逼和不知所谓的夏流。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可以确定的是,我的确是砍在了她的头上,如果不是出了意外的话,要么这个女人的头颅被那用其来当做灯的鬼怪做了手脚,让她已经不是纯粹的头了,要么就是我们所有人的感官都被其迷惑了。”

    难得,夏流做出这么合理化的解释完全超出了他的智商的范围,我们还是很是配合的点了点头,然后有些疑惑看着刚才那个头颅出现的地方有些迷惑,既然这个女人的头颅都能够进来,而且以这样神出鬼没的方式出现在我们的面前,那为什么之前还要引诱我们出去,不直接对我们发动进攻,难道是那个存在于迷雾深处的怪兽的身躯过于的强大?

    “哎……出现了这样的事情,我们继续走下去,也是心惊胆战的,不如我们再去看看那个头颅,再想想有没有什么可以解决这件事的方法,不然怎么走着走着就被偷袭一下,这样我们是真的承受不起。”

    得到了他们的同意之后,我点了点头,让张晓彤在后面好好的站着,注意防备,就和他们一同走了出去,这过程中,我还是提醒他们提醒,就算发现了什么事情,也不能走出大殿,因为我发现似乎只要存在于这个大厅中,这个女人的头颅的魅惑能力就要衰减许多。

    我们轻手轻脚的,走到大殿的门口,偷偷的往外面看去,发现大殿外一片大雾弥漫,很是死气沉沉,除了白茫茫的雾气几乎什么都看不到,偷偷的将探照灯打开,向远处扫去,但是很是意外的事,并没有发现和那头颅有关的东西,甚至连一个鬼影子都看不见。

    就在我们有些疑惑的时候,被我们留守于后方的张晓彤突然很是震惊的尖叫了一声,随着她那有些撕心裂肺的尖叫声传出的时候,我突然发觉我们的头顶上隐隐约约有这很是不同寻常的声音传出,急忙抬头往上看去,才发现那个女人的头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攀附在了大殿巨大的门顶上,正在那里居高临下,很是轻蔑的看着我们。

    这个女人饶有兴味的看了我们一眼,伸出了那长长地脖子在我们目瞪口呆中,极其恶心的舔到了自己离她的脸,几乎有二三十厘米又细又长,然后绵延不接看不到尽头的脖子,做完这一切之后,又很是魅惑的看着我们,但很是奇怪的是,尽管我们被她的做法弄得极其的恶心,但是只要看见她这般魅惑的盯着我们,还是会让我们有些心神大乱,不知为何还是会让我们顿时麻木开来,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很是手足无措。

    不过还是值得庆幸的是,我在这个女人的头颅出现的那一刻,还是在她的头上看见了一道很是细长的刀痕,想必着攻击对她还是有一定的作用的时候,但随着这个头颅这次的进入,一阵阵突如其来的阴风由外至内,很是汹涌的朝着大殿内喷涌翻滚起来,散发着一阵阵很是强烈的尸臭味以及干涸的血液被蒸发后发出的臭气,萦绕交织在一起,让人简直无法忍受,还有那很是隐藏在这阴风中很是悲惨,让我们毛骨悚然,汗毛都全部立起来的惨叫,给我们一种成千上万的鬼魂或者是干尸就要攻进这大殿里面的感觉。

    感受着这个大殿内外风起云涌般的迅猛变化,再加上了不断临近的恶臭的气味,我心里隐隐约约有了一种不好的猜测,急忙拖着还站在大殿门口,想着办法对付那女人头颅的夏流和赵峰,手脚并用地,连踢带踹,将他们弄回了我们之前站立的位置。

    见到了我们如此迅速的表现,这女人的头颅脸上有隐隐约约有一种很是不悦的感受,但并没有即刻发动攻击,然而有些依依不舍的将自己的脑袋再次深入了大殿中,似乎是想要和我们继续保持近距离的接触,而这个时候,一把刀划破空气直直的插在了她的头上,这个女人的头颅前进的趋势顿时为之一滞,尖叫了一声后,便从我们眼前消失了,离开了这大殿。

    “楞着干什么啊……傻了啊,快把大殿门关上!”

    我们三个人打了个冷颤,这才从刚才张晓彤凶悍的表现中反应了过来,急忙冲上去将门关上,在这途中,正好看见那个女人的头颅妄图再次向大殿内走来。

    见此状况,我们三人对视了一眼后,纷纷用力咬破舌尖,三口舌尖血就朝这个女人的头颅喷去,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之后,大殿的门重重的关上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