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四十一章 美人灯
    就在我以为夏流他们从那样玄之又玄,似幻非幻,总之有些莫名其妙的幻境中挣脱了出来后,会因为看到了现实与幻觉的差异而痛哭流涕般悔悟自己的所作所为的时候,我却发现夏流有些意犹未尽的看着大殿外浓厚的雾气,很是惋惜地说道:“这个女人长得这么沉鱼落燕,闭月羞花,可为什么就只有一个头,没有身子呢,可惜,真的太可惜了,简直就是暴殄天物,没天理啊!”

    我被夏流这憋了半天才说出的这些没头没脑的话,弄得有些颇为尴尬,差点没被自己喷涌的口水给呛到,心想,我就知道,夏流这东西不会有这么高的思想觉悟,怎么会在男女方面会反省自己,即便那东西只是一个女人的头颅,如果他都会反省自己的话,这个世界就不会有城墙这样的东西存在了,派他去就可以了,那功效比南孚电池的效果还要管用。

    我一巴掌拍在那用这样的话来掩饰自己尴尬的都想从地上找缝钻进去的夏流的脑袋上,没好气的说道:“打住打住,别再这样强行的解释了,就算你被那东西施展的幻觉给迷住了,左右了思想,你也不至于再看清楚她只有一个脑袋,而没有那所谓光溜溜的身子后,都还要去摸他的脸来占点便宜回来吧。”

    夏流知道这样的情况,再如何强行的解释也不能掩盖他难移的本性,再被我拍了一巴掌之后,只能无奈的耸耸肩,乖乖的站在一边,而赵峰则很是疑惑的站在大殿门边上,看着眼前的雾蒙蒙一切,有些心有余悸的问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啊,我们怎么会被头颅给迷住了心啊,对了,这大殿外怎么会突然出现一个和真人没有任何区别的头颅,而且还会左右我们的思想,想想就觉得恐怖啊。”

    张晓彤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们:“你们三人呐,真的是有那么的饥渴吗,就算那女人没有下面,都要盯着她的樱桃小嘴吗,我真的是对你们这精虫上脑的表现给跪了,我在后面怎么喊你们都喊不听,就看见你们就这样眼睛发着光,就像灰太狼看见了喜羊羊那般,二话不说就往外面冲,我怎么拦不住,要不是阿斌在最后醒悟了过来,我真的不知道该将你们三人给带回来了。”

    这个时候作为眼前仅有的三个男人之间楷模的我,顿时感到无上的荣誉,向前一步,挺着胸口,轻轻拍着张晓彤的肩膀说道:“这也不能全怪他们,因为他们就是人渣,就是败类,属于那种看见女人就走不动路的人,从基因里面就决定了他们的本性,可我和他们不一样,因为我就是一个专一,钟情的好男儿,在最后关头,我的脑海里面想到的只有你最最美丽的姐姐,什么幻觉都不能阻止我只喜欢她一个人,我觉得你有必要回去给你姐姐说一下这样的情况,我最最亲爱的小姨子。”

    张晓彤啐了我一口,很是无奈的说道:“那你为什么还跟着他们一起出去呢?”

    我甩甩飘逸的长发:“我听他们说那个女的没有穿衣服,然后看见他们色咪咪的往外面冲,觉得他们可能会借此机会耍流氓,所以我得出去维护一下社会的和平。”

    赵峰白了我一眼:“斌哥,你别说这么大义凌然好吗,麻烦下次你再说这些事情之前,先把你嘴角那都已经干了的口水擦一擦,好吗?”

    夏流也在一旁弱弱的说道:“我只是走在前面替斌哥把把关,这样的便宜,我怎么敢独自上呢?”

    这两个没有义气的家伙,不帮忙就算了,还在这里拆我的桥,越抹越黑呀……

    “得了得了,你们三个人都不要再说了,天下乌鸦一般黑,天下男人同样骚,总之就没有不偷腥的猫,我觉得你们是被一种类似于鬼迷心窍一样的东西给缠住了,我刚才也有和你们差不多的反应,只不过因为是女的原因,欣赏水平和你们不一样,我觉得那个女的长得太丑,根本就是不值得我凑上前去,所以才有机会来救你们。”

    他们对世了呀,有一种心中没有一丝波澜,反而有一点想笑的感觉,哎,嫉妒是女人的天性,这一点就是鬼迷心窍都不能讲起掩盖。

    “等等,这东西好像我有一些印象,我在哪里看见过这东西的简介嗯,对了,我有这本书!”

    这个时候,夏流就像想起了什么一样,从怀里面再次将那本破旧不堪的,类似于网游里面那怪兽图鉴的书拿了出来,稀里哗啦的翻了起来,近乎于翻了好几遍,这才停了下来,将翻到的那一页递给了我看。

    “美人灯?”

    我看着那一页上,类似于一个像灯笼鱼一样的怪物,用一根类似于长杆的东西顶着一个女人的头颅,正在那里引诱路人的前往。

    美人灯这个名字我听上去觉得尤其的陌生,但是这简介上形象的描述,我还是在一些恐怖的灵异小说上看见过类似的东西,据说如果你在荒郊野岭上看见了一个美女在远远的呼唤你,如果你在他的指引下,过去了的话,多半你就回不来了,因为这个美女可能就是一些怪物,用来专门引诱路人的东西,由于这样的行为和所谓的引路灯有些相似,估计着美人灯的名号就是这样来的吧。

    “可那女人的头,明显就是活的啊,怎么可能会是这美人灯呢?”

    “大哥,我们现在所处的社会已经不是完全用科学常识能够解释清楚的了,你进入这一行的时候,你的师傅难道没有教你吧,就只教你吃喝嫖赌吗?”

    夏流被张晓彤这样一抢白,讪讪的笑了一下,就躲在我们后面,不再说话,那表情显得尤其的尴尬。

    “得了,别说那么多了,那美人灯有些邪门,我们暂时不用理会它,先往里面走再说吧,看样子她也进不来。”

    张晓彤他们点了点头,就跟在我身后往里面走去,还没有走几步,我们的身后又传来了诡异的笑声,就在我们情不自禁的要转身的时候,那女人的脸突然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