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四十章 迷惑
    就在我跟在赵峰和夏流的身后,走了大殿,想要跟上他们的脚步的时候,却在大殿外面发现了他们的身影,而且他们出现的地方正好是我的视觉盲区,弄得我一个趔趄直接撞在了他们身上,硬生生地将这两个站在我的面前,傻愣愣的不知道究竟再做什么的人直接扑倒在地上,这一猛烈的撞击顿时让我们三人不由得抱怨连天了起来。

    “哎呦喂,你们两人在干什么啊,要搞事情啊?”

    我摸着因为这样剧烈的冲撞,从而很是酸痛的身体,没好气的冲他们说道。

    这两人也没有立刻回复我,而是相互搀扶着,看上去挺像一对早已步入黄昏恋的老夫老妻一般,龇牙裂嘴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后,然后翻一个白眼,没好气的看着我抱怨道:“哎呦喂,你在干什么呀,把人撞翻了,反倒是你还有理了是吧,不过你出来了也好,这大殿外面的雾实在是太大了,我们也不敢走远了,赶紧来帮我们找找,我还没有找到那个要拯救我们于水的可爱女人。”

    你听得他们的话,我很是自然的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然后随即皱起了眉头,呈现在我们眼前的雾,较我们之前进入大殿时候要浓郁了许多,如果没有特殊的工具的话,很难穿透这样能见度极低的雾气,找寻到里面的人或者物,不过也好在我们随身携带的一个品质比较好的探照灯。

    这东西的穿透性倒比较好,我把探照灯打开后,冲着眼前的迷雾,来回的照了照,顿时看见一个女人站在离我们不远的大雾中,冲我们很是温和的笑着,看她那表情,似乎是在呼唤我们朝她所在的方向走去,不过很是奇怪的是,即便是这样,我们也只能看见她那颗很是美丽的小脑袋,依旧看不见她的身躯。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难不成这个女人,她有什么难言之隐,非要以这样的形式来引导我们不成?

    于是乎,我对赵峰和夏流使了使眼色,拿着探照灯,就朝着这个女人所在的方向,缓缓的走了过去,随着探照灯的强光照射,我们顿时将那个女人所站的地方的一切都尽收眼底,不过这一看不打紧,看了之后反倒将我们这三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给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互相对了对眼,才发现每个人额头上都多了许多不断滴落的汗珠,因为将从我们眼里看到的那些东西拿出来分析的话,这个女人并不是有些什么难言之隐,更多是像她们说的那样没有穿衣服,所以必须要将自己的身体给隐藏起来,而是这个女人,她那颗绝美的头颅下,并没有身躯的存在,就这样用这么一颗头颅悬浮于我们眼前的雾气中,来和我们进行着很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对视。

    当时我们三人看到了这眼前的一切,得知了这个真相后,很是震惊,但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的我们,心里并没有那种很是害怕的感觉,反而很是诡异的升起了这个女人真的好美好美,尤其是那脸上的很是娇媚的笑容深深的在我们的脑海里留下无法磨灭的烙印,不住的拨动着我们的心弦。

    即便是发生了这样的情况我们三人都没有哪怕一个人有退缩的念头,不知道他们此刻是怎么想的,但我心里却莫名其妙的生出了一种这女人的脸真的好美,就是发现了这个秘密,又有什么好怕的,她也没有害我们,倒不如走上去和她聊聊,看她能不能给我们透露一些有关于逃生方面的问题,毕竟这御鬼者家族做出的事情本来就不是按照一般的人的思维制订出来的,说不定这个女人就是在这里等待我们这些闯入者的到来,给我们带来一些很特殊的惊喜的,再说了,按照我的常识来看,长得越美的女人的心地就越是善良,怎么可能会害我们呢,开玩笑的吧。

    当有这样的想法出现在我的脑海里的时候,我整个人本来要前进的步伐,一下子停了下来,这事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就有些浮夸了,根本就不符合我的平时的所作所为,想必像张晓彤所说的那样真的有些古怪,看样子很可能是中招了。

    而就在我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夏流早就将他的手伸了出去,看那样子似乎是要在这个女人的脸上去摸上一把,这个女人只是挑逗的笑了一笑,就往大雾深处窜去,夏流见到自己这一手落空,自然不甘示弱,拉着赵峰就往前面冲,我这个时候虽然对这事情有了点想法,但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两个人往前冲,就索性跟在他们身后往前面冲去,自然也抱着想看看这东西究竟是什么玩意儿的念头。

    还没有等我们走上几步,这个女人的头颅突然向我们冲了过来,而且在临近我们面门的时候突然往上一扬,居高临下的俯视其,我们而来,这个时候我才勉强算看清楚这个女人的大致结构,他的头颅之下并不是没有什么东西,而是有一个很长很长的脖子,这个脖子一直连接在这雾气的深处,至于那隐藏在雾气的另外一端,连接的是什么东西,由于雾气若隐若现的关系,看不清楚是什么。

    但随着这个女人的头颅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们,她脸上的笑容开始变得有些奇特,确切的形容,有些魅惑,让我们开始有些心浮气躁起来,由于我开始对这个女人的目的有了一些怀疑,所以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而夏流和赵峰那就不一样了,一下子被这头颅迷的有些神魂颠倒,拼了老命的就要向那个女人冲去。

    就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我的身后突然窜出了一个人来,直接手起刀落,用刀背在他们脑袋上重重的敲了两下,把那两人弄了一个狗啃泥,这人不是张晓彤还有谁?

    当夏流和赵峰被我们两人拖回大殿里面的时候,也恢复了正常,和我一样,对之前自己做的那些事,和不断冒出的那些想法感到尤其的尴尬。

    “你们三人是精虫上脑吗,什么玩意儿都往上凑啊!”

    我们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之前发生的一切,很是尴尬的看着眼前白茫茫的雾气,寒毛都吓得立起来了,要是没有张晓彤,真不知道会被引到哪里去,出些什么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