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三十七章 炸路
    知道了问题的源头后,我那本来就很是灵活的脑瓜子一下子闪现出了应付的方法,从这些岩蛇那宽厚而且平滑的很是舒服的背上一个翻身滚下去后,伸手就将张晓彤从那棺材里面拎了起来,在她一脸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的目光中,也不做任何解释,将她往前面轻轻的一丢。

    顺势推了一把之后,我瞥了瞥已经招架的有些手忙脚乱,很是疲于奔命的夏流之后,大声的冲张晓彤吼道:“抓紧时间往前面跑,跑到没有岩蛇的地方之后,然后听我的口令,得到我的指示之后,就赶紧将你手中的面具抛给夏流!”

    说完之后,也不待张晓彤回答,同样冲着夏流吼道:“夏流……一会儿张晓彤将面具扔给你了之后,你务必要将它给接着,然后等到那些岩蛇就快要接近张晓彤的时候,就立刻将手中的面具再次抛还给张晓彤,明白了吗?”

    夏流在那些岩蛇的前赴后继的车轮战之下,已经开始抓狂的手脚并用了,如果眼神和脑浆可以用来对抗眼前这些东西的话,我估计他应该会干脆利落的选择天魔解体大法,所以我的安排说完后,他只能以一个很是别扭的抽搐姿势,来表示他已经听到了我的话。

    得到了他们的回应之后,我立刻疯狂的朝着位于大殿另外一端墙角的棺材跑去,这大殿的范围比之前的瓮城大了不止一倍,经过我不保守的估计,从我现在这里到达那离我最近的棺材,少说也有个一两公里,对于之前有所消耗的我而言,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体育项目,完全就和没吃早饭去上体育课,却被通知要测一公里的那种绝望的地狱体验。

    “诶……那你现在去哪里啊,你这逗猴子战术真的管用吗?”

    对……这就是我们小时候经常和小伙伴们一起玩的逗猴子,就是一种经过猜拳之后,选择几个输了的人站在其余人设置下的包围圈之间,去抢那些让赢了的人互相投掷的球,只不过有一点不同的是,这逗猴子的游戏是去抢夺球,所以那些没有拿到球的人很安全,而我们现在的行动和这逗猴子恰恰相反,反倒是拿到了面具的人会处于一个安全的环境。

    因为这些覆盖在尸体上的面具似乎是有着能够屏蔽这些岩蛇的攻击的功能,这也是为什么那棺材上的殄文写的等人来替换这些尸体,从而让其和这些壁画永远长存的原因,因为有这些面具的存在,那些岩蛇根本就不能对那些尸体做出一些什么。

    “我自然是在给你们弄一个面具来啊,我安排的事情有那一次没有靠谱过?”

    说道这里的时候,我回头看了看像此时像两个逗逼一样的人,不知为何总有一种我内心没有一丝波澜,还有点想笑的感觉,虽然对我的安排还有些将信将疑,口头上不断的怀疑我的策略,但身体的却是诚实的,想必已经对我抛面具的命令给本能的洗脑了。

    只见他们很是专业的卡着时间抛着面具,一看小时候就没有少玩这逗猴子的游戏,没有少当猴子,不然哪里有这么深刻的领悟和这般高超到出神入化的水平啊,再看看那些岩蛇,在这面具转移的过程中,如潮起潮落一般,不断的浪里个浪的来回扑腾,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的事情,看来我这计策算是成功了,点了点头,那颗被防不胜防的套路折磨够了的心,总算是松了下来,头也不回的朝着还有一小段距离的棺材跑去。

    当我气喘吁吁的跑到那个棺材面前,也来不及喘息,就一把将那棺材盖给掀开了,轻轻的扯下那黄金面具之后,才发现这棺材里面躺着的依旧是一张熟面孔,具体是谁我也记不太清了,我只记得在我没预估计到正确的人数,就盲目冲进那已经硬生生的塞下了二十多个人的十人间里面进行打劫的时候,在其他人或一脸懵逼,或开始大声的谩骂的时候,而这个人却在问候我的时候,加了两个让我听上去很是舒服的字……帅哥!

    这让我瞬间对这个有着无与伦比的欣赏水平的人一下子充满了好感,在这个尔虞我诈,网络横行,娱乐至死,套路的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社会中,能够保持一刻真心和只会说真话的品质是多么的重要,这样的表现绝对是值得人们赞扬和歌颂,真真正正的值得永垂不朽,供人们时时刻刻的学习和敬仰!

    所以我就这样静静的看着那些从壁画中慢慢的爬出来的几条岩蛇就这人完完整整的吞入腹中带入壁画的时候,微微的鞠了一个躬,祝贺他真正意义上的永垂不朽和这神庙永远长存!

    当我拿着面具再次气喘吁吁的朝着正在玩捉猴子的游戏,玩的不亦说乎的张晓彤和夏流两人,随手将手中的面具扔给了其中一个没有面具的人之后,这些似乎是从执念深处被改造过,原本就已经有一些疲于奔命的岩蛇,顿时像失去了方向一般在原地打起转了,好半天之后,突然像开了窍一般,齐刷刷的朝着悠哉悠哉的和两条岩蛇进行着尸体保卫战的赵峰所在的方向涌去。

    见到这完全不按剧本演的转变,我赶紧打发身后的张晓彤和夏流二人去找寻一下这里的出口,急急忙忙的提着弯刀朝着被这简单级别副本,突如其来的转变为修罗级别副本跃迁的落差中清醒过来的赵峰跑去。

    在我们经过了很是短暂的交流之后,发觉因为面具的原因,这些岩蛇并不会主动的攻击我们,既然他们这么好说话,我们自然也不会主动的搞事情,所以我们很是体贴的再次进行了一场逗猴子游戏,只不过这次用来逗猴子的东西从面具变成了这具还有些朦朦胧胧若有若无像雾像雨又像风的生机的尸体。

    很快,这张晓彤和夏流就赶了过来,冲我摇了摇头:“阿斌……这大殿似乎没有出口!”

    我咬了咬牙,将手中原本应该传给赵峰的尸体,朝着一旁的墙壁上重重的扔去。

    “那没办法……看来只能炸出一条路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