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三十六章 面具的妙用
    这些岩蛇是怎么了,消灭入侵者都还要挑肥拣瘦,按照颜值高低来排列捕杀顺序啊,怎么和现在社会的人都一个风气啊,这是一个人人平等,是一个应该不看外表只看内心的时代,怎么连动物都学会用有色眼镜来区分每一个人的好坏了,不过还是挺有欣赏能力的。

    那这么说之前那条不明真相的就被我给斩杀的岩蛇,原本根本就没有打算要攻击我,而是一开始就要准备攻击夏流,而那夏流也并不是在帮助我,而是在为自己解忧,这事情恐怕连夏流都没发现,那感情我误会了那条有着较高审美的岩蛇了,让它就这样死的不明不白。

    一种前所未有的后悔,就这样不断地在我身上蔓延开来,老师从小就教育我们,我们最值得珍惜的并不是自己生来就有的皮囊,而是一双有着发现美的眼睛,虽然我从来就没有听到长得漂亮的老师说过这句话,但是我还是认为这句话是有一定的道理的,眼下我就这样杀了一条眼睛小的就和绿豆一样,可依旧无法妨碍它拥有看到这个美好的世界后,那种想要呵护美的事物,将一切丑恶的事物都铲除干净的那种高尚节操的岩蛇,我心里真的很是悔恨。

    “阿斌……你有没有觉得很是有一点……诡异啊!”这样的场景,在张晓彤从被我摔得七晕八素中恢复过来之后,也慢慢地在其中发现出了些许的端倪,废话,当你看到在这个大殿里面爬着的所有岩蛇,就像追赶明星的粉丝一般,如同浪潮一样朝着夏流涌去,你也会在第一时间产生同样的疑问,这样的反应并不出乎我的预料,而我尤其欣慰的是,张晓彤在这一件事情的看法上,终于和我在一个频道上,有了相同的见解,“难不成是因为他……藕吃多了?”

    听到张晓彤的话,我内心没有任何的波澜,反而有点想笑,看到夏流此刻被那些成群结队的岩蛇包围着,只能用尽全身的力气,施展出阳火剑,抡的像一个大风车一样,简直给人一种滴水不漏的感觉,也好在这些岩蛇因为已经不知道冬眠了多少****夜夜,以及几度顾忌无力的春秋,这样长年累月的折腾下来,本来就没有什么能量,而那对于我们而言很是致命的毒药对于此时它们来说,完全就是精华中的精华,在这个时候用出来,就是伤敌一千,自损九百九十九,只能在将猎物吞进腹中或者临死之际才会使用毒液,所以夏流这才堪堪的抵挡住了这些岩蛇很是凌乱的进攻。

    虽然我和张晓彤的心里都这样很是恶意的猜测着这夏流为什么会遭到这样的进攻,可也并不代表我们两人不想救他,之所以会出现我们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夏流被那些蛇围攻,一来是夏流在没有脱力之前,暂时没有威胁,而来我和张晓彤两人,一人在那岩蛇的簇拥下,被迫和它们一起肩并着肩,另一人就在蛇群的包围中持续着她拖油瓶的工作,虽说现在由于我们不知道的原因,这些岩蛇并没有对我们发动进攻,但是只要我们抢先对他们发动进攻的话,这些岩蛇绝对会瞬间暴走,将我们纳入他的攻击范围之中,毕竟就算是在温顺的兔子急了都有咬人的时候,更何况这些岩蛇怎么看怎么和温柔沾不了边。

    “流啊……你在坚持一会儿啊,我们商量一下对策就来救你,在这之前你千万不要嗝屁了,不然省的我们还要再去和这些蛇抢你的尸体,那样太浪费国家的资源了。”

    夏流一听到我们这话,直接打了一个趔趄,差点就被被一条蛇给扑倒手臂了,吓得他只能抽空传来一个很是可怜巴巴的眼神,就投入到了无尽的奋斗中,在节操和生命面前,他还是义无反顾的选择了生命,简直就是一个完全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如果不是他那和长相很是符合的名字,光看现在的表现我还真的不会想到他会是一个经常吃藕,从而导致长相和待遇成正比的可怜人。

    不过让我很是纳闷的是这些岩蛇为什么就光盯着夏流下手啊,难不成真的因为他的颜值,还是说……他从这大殿里面拿了什么不该拿的东西?

    但这个念头在顷刻间就被我给抛在了一边,这夏流虽然人有些下流,但是还是算听我的话,我之前在进这个大殿之前,就说过没有经过我的允许,就要像红军打仗那样,不拿百姓的一针一线,以免引动机关,出现什么意外,再说了现在这个小团体里面,也就只有我和张晓彤可以互相彻底的信任,至于夏流和赵峰两人即便是和我并肩作战了这么多次,但是他们毕竟是以反面角色介入到我们现在的小团体中的,所以我潜意识里面还是对他们有一定的防备,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我默默的看在了眼底,以此可以确定夏流并没有拿任何的东西。

    在看看不远处的赵峰,很是奇怪的是,他也没有受到这些岩蛇的袭击,而且绝大部分的岩蛇都被我们,不,夏流一个人给牵制住了,仅仅只有一两条岩蛇一直在他身边对着那具无异于定时炸弹,还没有彻底断气的死士身躯伺机而动。

    虽然要按照客观的评价来说,夏流在我们四个人中,那颜值却是最低的,更别说我最信的一句话,就是长相与待遇成正比,他有这样的待遇着实应该……

    不过如果不是因为他拿了什么东西引起这些岩蛇的进攻,那么换一个角度来看……就只能说是我们拿了什么东西,暂时隔绝了这些岩蛇对于我们的注意。

    “张晓彤……我们之前让你拿了什么东西么?”

    我一时间想不出来,干脆开口向她询问起来,张晓彤皱了下鼻子,将手冲我扬了扬:“这个面具算吗?”

    我一看见这个和我意识海里面的那个面具如出一辙的黄金面具,心里一下子反映了过来,这面具是我之前开棺的时候,顺手拿给张晓彤的,而赵峰手中也有一个面具,是从那个死士的躯体上扒拉下来了,我虽然没有但是我意识海里面有一个比他们手中高档许多的正品,所以说……

    我们四人中,就只有夏流手中没有面具,而这眼前发生的一切,极有可能是和这面具的有无有着极大的关联……

    那既然是这样,那我就有办法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