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三十四章 岩蛇
    这是在开什么玩笑,难不成这墙壁里面存在的并不是什么大怪兽,而是那里面就是一些靠科技设施,用里面的麻袋来装尸体,而现在由于尸体装的实在是太满了,从而装不下要开始像倒垃圾一样,将里面日积月累存下来的尸体从其中吐出来?

    就在我有这样天方夜谭一般的想法的时候,这些蕴藏在墙壁里面很是像麻袋的东西,就这样在壁画上蜿蜒盘旋了起来,那些壁画上显得很是逼真的油彩,就在这些麻袋上游走着,也不知道是真的绘在这墙壁上,还是绘在这麻袋上面,感觉上就和活过来没有什么区别,突然像一条条巨龙,就这样就很是突兀的从那墙壁中如同一条巨浪一般,卷起浪头,就从这墙壁上冲了出来,直直的在墙上露出一大片一大片的凸起之后,留下了一个接一个的大窟窿。

    这样诡异的场景出现之后,我心中设想的那些场面却始终没有出现,让我突然有了一种很是不好的预感,难不成是我想错了,这东西并不是麻袋,而就是壁画里面的怪兽?

    就在我怔怔的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的小片刻功夫,已经有一块夹杂着很是逼真的油彩的麻布口袋很是缓慢的游离到了我们三人的面前,这些东西除去身上沾染的那些原本存在于壁画上的色彩之外,浑身扁扁的,看上去很宽,而且很软,就像全身上下都没有骨头一般,真的就和一个麻布口袋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区别,要不是这东西突然吐着又长又宽的信子,有些昏头昏脑的游离了起来,我还真的不会发现这东西长着一个很是宽大的脑袋和锋利的牙齿。

    看到这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怪物那锋利的獠牙和一条长长的信子就要撞上张晓彤的身体的时候,我心里一急,也没有想那么多,直接就冲了上去,冲上去才发现我手中除了这探照灯之外并没有其他的武器,于是乎顺手抄起张晓彤因为之前摔倒而掉落下来的长刀,就重重的朝着那东西狠狠的劈砍过去,而这长刀看在那东西身上之后,并没有得到我预料之中的效果。

    这一刀就和真正的砍在麻布口袋上一样,尤其的滑溜,并没有对那玩意儿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反而被这东西,如同在泥鳅一样的躲避中直接硬生生的咬中了这武器,无论我怎样用力的想要抽回或者继续发动攻击,都无济于事,就而这样很是被动的看着眼前的玩意儿,心里完全被震惊了,就在这松也不是,放也不是,两头都费力不讨好,焦头难额之际,一道很是温暖,约摸有半人高的火焰,在这个时候,干脆利落的插了进来,重重的砍在了这麻布口袋的头部。

    噼噼啪啪的声响,就像野火燎原一般,瞬间起了不可估量的效果,直直的将这东西给掀翻到了一边,令其很是痛苦的发出一阵类似于丝丝的叫声,与此同时,原本被紧紧的牵制住了的手在这个时候,一下子被那东西给松开了,我顿时被那反作用力给一个人仰马翻,再看看我手中的那把长刀才发现,这刀身上早就沾满了一大团很是酸臭的浓水,而且似乎还带着极强的腐蚀性,直接将这长刀都给腐蚀了一下四分之一,而且这被腐蚀的趋势还在不断的增强,顿时让我还不怎么放在心上的态度一下子变得严肃了起来,这东西连精英小道士考核特制的武器都能够腐蚀的这么轻松,如果是利落在人的身上,那后果可谓真的不堪设想。

    见此状况,我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与张晓彤和夏流且战且退的躲藏到那石床的后面,心里也有些发毛,这东西究竟是什么东西啊,连口水都有堪比硫酸的腐蚀能力。

    而这个时候后,我的视线突然被静静的摆放在石床上不知道已经有多长的岁月的棺材给吸引住了,因为这棺材上雕刻着一条很是奇怪的蛇,这在我们之前才接触到这个棺材的时候,就已经看见过了,但当时我并没有在意,就仅仅只是将这东西当做一个为了不使棺材显得很单调,从而硬生生的弄上去的一些很是简单的雕刻罢了,而在现在这样有些算得上触景生情的环境中,我突然觉得这条蛇和眼前那些从墙上的壁画里面不断的窜出来的麻布口袋有的一拼,都是身子扁平,柔如无骨,有一个是很宽大的脑袋……

    “斌哥……我似乎知道这东西是什么了这东西,等等我翻翻……”在这个时候,夏流背包里面摸出了那本类似于珍奇生物图鉴的东西,快速的翻了起来,不到一会儿就翻到了一页,然后停下来,“我知道了,这东西的名字叫做……岩蛇!”

    岩蛇……这名字我好熟悉啊,似乎是在哪里听说过,还没等我想出来,就听见张晓彤咋咋呼呼了起来:“我知道了,这个就是那个任天堂出的3D手机版的口袋妖怪里面,一个白人美国大学生晚上睡不着觉,凌晨三点跑到外面去遛弯,结果在街角遇见了两个黑人招收让他过去,然后让这白人美国大学生以为是发生了抢劫,而吓得不行,结果那黑人告诉他这里有一条岩蛇,让他捕捉了这条岩蛇,和他们一起称霸这个街区,顺便拉近了黑人与白人之间的距离,抛弃了种族歧视的口袋妖怪里面的岩蛇的……这个岩蛇?”

    我和夏流很是认真的听着张晓彤的话,然后结果却得到了这样的回答,和她尤其认真的眼神,要不是现在的环境实在是过于严肃,我们两人真的要给跪了,只等硬生生憋住这样的冲动,内伤差点都给憋出来了。

    这张晓彤这样一闹,我总算是想起了岩蛇这一种生物……

    这东西一般生存在一些荒野大沼泽附近的岩石上,尤其的凶猛,尤其是那毒液,连大象沾染上一点,都活不了,但由于它们物种的特殊性,死了就会化成一种类似于岩石的东西,所以被那些修建墓穴的人收集起来,当做修建内墙体的材料,并在其上画上一些壁画作为装饰。

    而这些岩蛇之所以会被这样使用,那是因为这东西只要遇到大量的阳气就能再次的活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