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三十三章 壁画惊变
    “搞毛线啊……快把你们的手放开,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思开玩笑!”

    见此状况,我赶紧吼出声就要从这棺材里面站起来,而那只手死死的摁在我身上的手却没有任何要松开的迹象,反而在我喊出声之后,又重重的加上了一只手,那力量大的简直就像做胸外按压的时候,直接将我按压的肋骨碎裂那般,差一点就喘不过起来了。

    我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疑惑,没有了任何的想法,只有一种充斥在心中彻底爆发开来的愤怒:“你们两人有完没完啊,我都说的那么明显了,还在这里玩闹,这棺材是可以随便进入的吗,想作死也不是你们这样的作死方法啊,快把老子给放出去!”

    就在我奇迹败坏到想要将这两个搞不清楚状况,说了半天都还分不清楚轻重的人,揪出来暴打一顿,却无力挣脱他们的束缚的时候,在不远处突然幽幽的传来了一道很是幽怨的声音……

    “阿斌……你是吃多了没事做啊,有你这样保护别人的吗,直接将我和夏流两人推翻在了地上,我就奇了怪了,我们都没有说任何的话,你这个人还在一旁咋咋呼呼的发起火来了,是有毛病吧!”

    一听到这很明显离这棺材起码有两三米距离的声音,我整个人一下子懵圈了,很显然这摁着我的人并不是张晓彤和夏流,难不成是赵峰,我挣扎着想要去看一看这双死死的将我压制在这棺材里面不要我出去的手的主人的面孔,却很是震惊的沿着这双手看到了一袭黄金做成的铠甲……

    不是赵峰……不是夏流……不是张晓彤!

    我被这ABC三个选项中突然多出来了一个D选项给弄的有些犯晕,差点就被这双手给摁的口吐白沫了,在猛烈的窒息感朝我袭来的那一刻我才真正的反应过来,在这个神庙里面穿着金甲的也就只有那些在瓮城里面排成一个圈的金甲无头男尸了!

    我艹!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给弄得彻底想对这个世界说拜拜了,我们且不论这个金甲无头男尸能不能活动这个话题,而是被这个金甲无头男尸这明明可以当一个npc领固定的工资的公务员,变成一个可以自由活动,冒着生命危险,非要来和我们这些本来就疲于奔命的越级挑战者来一次说干就干的决战,完全是吃多了没事情做,没脑子啊……额,似乎他本来就没脑子。

    不过我也不是那个初出茅庐的小菜鸟了,这些干尸之类的东西我也对付过好几次了,有了一定的经验,在最开始的乌龙事件发生后,我很快就调整好了状态,反手抓紧棺材里面那把制式武器,快速的挽了一个刀花,朝着那双干枯的就像鸡爪,却不知道哪来的这么巨大的力气的手猛地砍去,直接将其齐根斩断,再用力一扭,将依旧死死的卡在我脖子上的手掌给扔到了一边后,吐出一口血痰,将阳气不要命的灌注进了手中的这柄长刀之上。

    趁着这个无头金甲尸还没有从之前一直摁着我的身体的惯性思维中转换过来的时候,一个鲤鱼打挺翻了起来,捏着已经因为阳气的灌输而变得尤其滚烫的长刀,猛地一转身,狠狠的朝着那金甲无头男尸的身体以最大的力气劈去。

    而这个时候,那金甲无头男尸也从被斩断手的突兀变化中反应了过来,但他的下意识动作还是冲我不顾一切的扑了过来,似乎是想要将我牢牢的压制在这棺材中,但是他这样快速的飞扑过来,产生的巨大力道,也只能给我这一记劈砍造就更有利的条件,距离的碰撞中,这金甲无头男尸直接被我手中,闪烁着炽热金色光芒的长剑给硬生生的劈成了两半,直接从棺材两边搜搜的飞了过去,就像两发炮弹一样,在空中发出很是凌冽的破空声,然后重重的撞在了一旁的壁画上,发出两声很是清晰的闷响。

    当然我也被这巨大的冲击力道给重重的带倒在了棺材中,狠狠的撞在了棺材板上,直接来了一个漫天都是小星星,还没有数上几个,手中就传来一阵滚烫到让我怀疑人生的温度,急忙将手中东西甩出去,这才发现之前被我像发了疯一般灌注着阳气的长刀,似乎是承受不了那么剧烈的阳气灌输,直接变成了一滩赤红色的铁水直直的将棺材底板给腐蚀了一个大洞出来,吓得我那个心有余悸,要是我刚才的反应再慢一点,我这手估计就保不住了。

    深吸一口气,从这棺材里面翻了出去,才发现这棺材旁边洋洋洒洒的都是碎肉和鲜血,骇然了一下,才明白估计是那金甲无头尸留下的吧,毕竟这神庙的布置相当于风水学中的殍地,有着防腐的功效,这样才会保证这些尸体不会腐烂和还有鲜血残留。

    我从这棺材里面爬出来之后,很是谨慎的看了看周围,发现并没有其余的金甲无头男尸出现,松了口气的同时想了想,这具金甲无头尸估计是因为我们将它的头给弄掉了,触动掉了什么机关之类的东西,所以才会让其有这种类似于复仇的行为发生。

    经历了这很是突兀而且尤为的惊悚的一幕,我的胳膊和腿就好像被灌了铅一样动都动不了,又酸又痛的简直就和跑了一万多米没有什么区别,尤其是那本来就有些不灵光的脑袋在这个时候更是被撞得有些晕乎乎,走去过将被我好心办坏事的推翻在地上半天都爬不起来的两人,再次拿着探照灯对着那壁画扫视了起来,发现被我们好不容易的从壁画中救出来的长发娘娘腔大头丁再次被那壁画给吞了进去,这次仅仅就只剩一个脚踝在外面了,弄到我们三人真的爱莫能助了。

    长发娘娘腔大头丁被吞入后,眼前的壁画开始剧烈的活动了起来,看上去就像这绘满壁画的墙皮正在游走一般,就在我们被这变化弄得目瞪口呆之际,一些像麻布口袋的东西直接从墙体上凸显了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