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三十二章 遇袭
    一听到这张晓彤在这个时候,冷不丁的冒出了这句听上去很是不可思议的话,我非但没有那种觉得很是好笑的感觉,反而整个人开始分外紧张了起来,因为这句话,可不是空穴来风,之前赵峰可是给我说过这个神庙里面的壁画的特殊性,说什么壁画是活的,要吃人,一开始我还有些怀疑他是不是在和我开什么国际玩笑,但在之前看到了那些壁画像真的一样,影响着我的执念,像放电影一样的在我的眼前展现着那御鬼者家族的历史。

    更别说这神庙都是那御鬼者家族所建造出来的,别说着壁画是活的,会吃人,就算是说这壁画就是一个吃人的怪兽我都相信,一时间我的神经都绷的紧紧的,用探照灯顺着张晓彤捂着嘴巴,面色惊恐而且不敢相信的指着的那个方向照去,顿时一副诡异的画面顿时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把本来都做好了相当程度上的准备的我,吓得差点将手中的探照灯都给扔出去了。

    在探照灯那清晰光亮到可以直接将大部分女人厚达一斤的粉底给直接照穿的亮度下,我看到了一幅很是震惊的场景,那具长发娘娘腔的尸体还真的被这个壁画给吃了,大半截身体都陷入了这壁画之中,就剩下两条像芦柴棒一样的腿在壁画外面直愣愣的耸立着,说真的若非我不用手中的探照灯照着仔细去看的话,我还根本看不出有任何异常,因为这尸体根本就不会动,模糊的扫视过去,还会以为是这壁画上面原来就有的一般。

    而此时此刻,这长发娘娘腔大头丁的腿还在以很是缓慢,但是依旧是肉眼可以看见的速度朝着这壁画里面移动着,给人的感觉就是好像壁画里面的那些事物正在那里拽着长发娘娘腔大头丁的身体,往那壁画里面不住的拽去,这一切仅仅就发在我们来来回回不到一分钟,这极短到什么事情都做不了的时间里面,当然对于有些人来说,这一分钟已经可以办完他的终身大事了,呸,这自然是一个极端,在如今这样的正常情况下,我根本就来不及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这眼前的一幕直接在我的心里不断的闪现回放,那种震撼莫名的感觉,真的很难用语言来形容,就和在吃饭的时候,吃了半只苍蝇进入肚子一般,深刻到如鲠在喉。

    我注视这眼前的这一切,有些眼睁睁的看着这壁画在不断的动弹,就好像壁画里面的人在动一般,心想难不成这壁画真的是御鬼者家族留在这里的一个专门吞噬人尸体的怪兽?

    在这样对于未知的恐惧本能的战栗中,我的手有点像帕金森综合征一样忍不住颤抖起来,感觉到那探照灯的滚烫,我真的想直接把这个东西给扔出去了,极度的烦躁焦虑中,探照灯的那尤为凝实的光束在这壁画上面不住的晃动了起来,可正是这不断晃动的光束,让我更是清晰的看到这个长发娘娘腔大头丁在这壁画里面越陷越深,就只剩半条小腿露在外面了。

    这长发娘娘腔大头丁虽然看上去已经躺尸了,其实他还并没有死,只是魂魄不知为何被冲掉了,如果我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被吞了进去,和我最厌恶的见死不救和谋杀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区别,一想到这样我再也站住了,看了张晓彤和夏流一眼,发现他们居然和我是一样的想法,点头示意了一下,将手中的东西随手往地下一扔,就冲上去分别拽着他一部分的躯体,就死了命的往外拉扯,当我们真正的开始有拉扯这个动作的时候,才感觉都那壁画的吸引力是多么的强大,不过,好在并没有超过我们三人力量的总和。

    我们三人咬紧牙关,不仅把这辈子吃奶的力气使了出来,就连下辈子吃奶的力气都被我们使用的差不多了,这才好说歹说的将这长发娘娘腔大头丁的尸体从那壁画的抵触下,给硬生生的拉了出来,在喘气之余,我还是检查了这货的尸体,一看到他此刻的模样,我就后悔了。

    没错,我是后悔将他给救出来了,这人虽说是被我们给救出来了,但整个人的外貌就像被强酸给腐蚀了一般,全身上下的衣服除了少部分还粘在他的身上之外,其余的地方都露出了连皮的掩盖都缺失了的血肉,血肉模糊的让我怀疑人生,这长发娘娘腔大头丁的长相本来就不是很好看,现在连脸上的皮都消失不见了,真真正正的没有脸见人了。

    且不说他现在究竟是死是活,但依照我的判断肯定是凶多吉少了,就算能救下来,都要在精神病院隔离治疗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够重新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更别说他此刻的魂魄都被冲散了,而且他的魂魄也不是我的体内的噬魂珠所吞噬的,所以也没有办法让他恢复正常,就算真的能恢复,我们也不一定能将他带出这个遗迹,更别说这遗迹里面还有一个死士的存在。

    综上所述,这可能是我有史以来最为纠结的一次救人吧……头疼啊!

    暂时将这长发娘娘腔大头丁的尸体放在我们的脚下之后,我们赶紧趁着这个机会观看起了那长发大头丁被这壁画给吞进去的地方,却发现一个很是奇怪的现象,毕竟你好说歹说吞进去了一个人,至少得有一个类似于人形的窟窿才对啊,可现在那壁画依旧完好如初,甚至诡异的是这个壁画隐隐约约还凸了一部分出来……

    难不成这个壁画还有自动愈合的功能,一开始我还真的是这样想的,但是下一刻一个很是恐怖的思维套路就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中……

    很显然,这情形预示着这壁画上面画着的东西是要出来了!

    我反应还是算快,赶紧将张晓彤二人往后一推,就准备往后跑,结果很悲剧的忘记了我们身后有一个棺材,再被那长发娘娘腔大头丁这样一绊,直接一下子摔进了那棺材中,这进棺材不要紧,但那棺材上的殄文里的意思顿时让我整个人吓得不行,毕竟我还没有要替代这个棺材里面的人,和这壁画永远同存的打算。

    一个仰卧起坐,准备起来的时候,一只手却死死的将我摁在其中,不要我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