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三十一章 吃尸体的壁画
    在这个地方看到了这样一个熟悉的面孔,我的心里非但没有那种他乡遇故知的亲切感受,反而还有一种很是怪异甚至是惊悚的念头,这小子是怎样从跳过瓮城,直接出现在这个大殿,又是怎样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大殿里面的棺材里面的?

    “大头丁……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啊,我明明叫他在死亡沙漠上等着,在上面做好接应我们的工作的啊,这家伙分明就是一个只要觅见一点儿风吹草动就要找个缝去避难的人,怎么可能这么积极的跟着我们下来了啊,邪门,真特么的邪门!”

    赵峰一见到这张脸,就跟看见了什么很是了不得的事情一样,咋咋呼呼的在一旁噼里啪啦的说了好长一段话,都不带歇气的,看得我都很是佩服他那无与伦比的堪称铁肺的强大的肺活量以及厚的丝毫不显红的面皮。

    “不是……你没有看清楚重点,重点是不是他为什么下来了,而是他为什么还会存在于这个地方,因为这个人现在还并没有死,仅仅是和你们一样因为魂魄丢失了部分而陷入了昏迷,这样看来那其余的两个棺材里面存在的都是你那些不知是幸运还是倒霉的合伙人,照理说他们应该也会被那些御鬼者家族给……御鬼者家族设下的手段给迷惑才对,可他们却很是安详,像死了一样的躺在这棺材里面,想必这些人一进入这神庙就被这些棺材给选中了,就像那些殄文说的那样,要替代里面的人,为了将来能和这壁画一起永远的长存!”

    我硬生生的将原本准备说出的,被那些御鬼者家族给一同抓到瓮城里面的话,变了一个通俗易懂的方式,差点没有被不住的打转的舌头将我给憋死。

    “等下……斌哥,你的话就是说这些棺材里面的人,还没有彻底的死亡,而是在等待着我替代他们此刻的身份,那就是说,只要我们发现了这一切,就会替代他们,而他们就会真正意义上的死亡,我这样的理解……是正确的吗?”

    赵峰很是津津有味的听着我的话,可听着听着脸色就开始变得难看了起来,说了一段有点像绕口令又有点像一段乡村rap的话,我稍微思索了一下,就冲他点了点头,表示他的话,是正确的,我不点头还好,一点头,赵峰整个人就直接给跪了,砰地一声巨响之后,也不管这一举动给我们的神经带来的巨大冲击力,甩开膀子就朝着另一端的一个棺材死了命的跑去。

    “你干嘛……这墓穴里面不安全,在没有探测清楚之前,不要私自行动,快回来!”

    “斌哥……探测不得了,我现在要去的这个棺材,可是非去不可啊,如果一旦这棺材里面的人出了什么意外,我们这四人的小命可就有一些危险了啊!”

    赵峰很是焦急的往前跑,丝毫没有因为我的话有任何的停留,我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但见到他态度尤其的坚决的份上,也只能看了看夏流和张晓彤一眼,便将手眼前这具颇具有娘娘腔色彩的身躯,抛在一旁,就紧跟在赵峰的身后,气喘吁吁的跟了上去。

    “诶诶……你有病啊,什么事情商量好了再走啊,这样一惊一乍的谁受得了啊,你要记得你都已经坑过我几回了啊,你还真的想一直将我坑到底啊!”

    我按捺下有些紊乱的气息,停在了赵峰奔向的那棺材前,没好气的说道,赵峰并没有接我的话,而是一脸煞白的将这棺材盖掀开扔到了一边,将里面如出一辙带着一张黄金面具,手中紧紧攥着一把长刀,侧卧着枕在玉枕上的尸体脸上的那张黄金面具一把扯了下来,顿时露出了一张让我比那娘娘腔的恶心面孔都还要深刻好几倍的脸,总算是知道了赵峰为什么会跑这么快了,一时间冷汗不住的冒了出来,怎么擦都擦不干净,我都算好的了,张晓彤和夏流见到这张面孔之后,整个身体抖得那个有节奏感,都快成为一个筛子了……

    因为这张脸就是赵峰在参加考核的时候,带在身边一直不离身的两个死士其中一个!

    这些死士的执念在他们被改造成了死士的那一刻起,就被用很多复杂的道术动了手脚,一旦他们一死,之前做的那些手脚就会在这一时间里面彻底的爆发开来,本来执念爆发开来的威力就已经很是恐怖了,若是再经历那些没有更强,只有最强,坑死你来不偿命的改造,这威力经过我不完全统计应该和一个小型的高爆弹有的一拼吧。

    这东西……以夏流和张晓彤的家族背景和实力应该不是很少见,那威力他们自然很是了解,甚至多半已经了解到了刻骨铭心的地步了,因为如果不是这样,他们也不会用姨妈巾去吸他们的裤子了……

    虽然这么一颗随时都有可能会爆炸的定时炸弹就这样极具威慑力的摆在我们的面前,但是也并不至于让我们彻底的失去应付能力,毕竟赵峰这次带的两个死士其中一个已经死在了那个义庄里面,并没有其他的机会在出现在另外几个棺材里面,不然这样腹背受敌,稍不注意就要被炸上西天,那我们真的就连哭都来不及了。

    “咯吱咯吱……”

    一阵吞吐的声音突然从我们的背后传了出来,顿时吸引住了我的注意力,我转过身子一看发现我之前随手抛到一边的那具娘娘腔的尸体居然不见了!

    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我心里一下子有了不好的预感,让最了解死士的赵峰留在原地,我和张晓彤二人前去查探,一走进才发现那尸体真的从那棺材里面消失了……

    “真的和这壁画永远长存了?”

    我心想这尸体不可能这样没有缘由的消失,便赶紧拿出探照灯在那棺材附近不断地找寻找,这样照过来找过去,突然张晓彤指着壁画尖叫了一声。

    “这尸体居然被壁画给吃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