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三十章 长发娘娘腔
    这里怎么会有棺材,而且这棺材还这样诡异的放在墙角堆着,而不是放在墓穴的正中央,这究竟是有什么奇怪的含义,再者这神庙里面明面上供奉的可是圣子的遗骸,怎么可能再这样冠冕堂皇的供奉其他人的尸体,这纯粹的就是挂羊头卖狗肉,居心不良啊!

    怀着这样的疑问我们四人都开始研究起了这棺材来,虽然周围的有着熊熊燃烧的鲛人油,但是为了看得更仔细一些,我们还是拿出了探照灯和手电筒,一寸一寸的棺材了起来,这棺材是放在一个类似石台的东西上的,这石台紧紧的贴在那画满壁画的墙上,这棺材也毫不例外,只不过看那摆设是以脚朝墙的方式摆放的。

    这石台和棺材上都雕刻这一些很是复杂的花纹,但仔细的观察下还是能够看出大致的形象,似乎是雕刻着一条很是巨大,蜿蜒盘旋着,不时的吐着舌头,眼里不住地散发出摄人心魄的寒芒的蛇,这精细雕刻出来的大蛇,就这样占据了整个石台和棺材的绝大部分空间,至于剩下的一小部分地方,除了刻画了一小部分我们很是熟悉的奇特符文之外,其余的便是一些和我们平常见到的字体不太一样的文字,密密麻麻的写了好长一段。

    让我们感到很是奇特的是,那几个符文纵使过了这么悠长的一段时间,都还能散发出很是温和的光亮,想必这东西能够自主的吸收这个大殿里面的游离能量,从而再反哺给这个棺材,从而让这个棺材里面的尸身不腐,毕竟我们离着棺材这么近都没有闻到尸体腐烂的气息,想必这些符文的作用估计和我们猜测的差不多吧。

    “斌哥……这个棺材上面的文字,我似乎以前学过这些东西的翻译,好像是叫做什么殄文。”

    夏流有些不确定的冲我说道,我楞了一下,殄文这东西我是知道的,就是写给死人看的文章,有着很多特定的词组,要借助一些相当于康熙字典的东西才能够翻译出来,我冲他笑了笑:“那你能看出这上面写了些什么吗?”

    “暂时不能,我需要一点时间来对照着翻译,估计要十多分钟左右,正好你们可以研究一下这棺材究竟装的是什么,毕竟我们得到的消息是这神庙可只供奉了圣子一个人的遗体啊。”

    赵峰也点了点头,表示对他后半句话的认同,我思索了一下,反正这大殿这么大,一时间也找不到出口,而且就算找到了出口,没有任何准备,估计也得够呛,就点了点头,夏流见我们同意,就从背包里面摸出来了一个类似于康熙字典那么厚的书,开始对照着翻译了起来。

    而我们则将这块棺材板移开,进行开棺检测,之前开圣子的棺,耗费了那么长的时间,主要是那曼珠沙华在作怪,而开这些棺材就轻松多了,用生死之眼检测一下这棺材里面有无活动的迹象,确定安全之后,进行开棺这一操作就比那些盗墓工作者要安全多了。

    不过当我们将那块棺材板移开的时候,突然发现棺材上那原本还闪烁着温和的光芒的符文,在这一刻,突然变得黯淡无光起来,看上去是失去了它的作用,紧张了一下,发现并没有什么事情出现之后,这才示意张晓彤和赵峰可以继续操作。

    随着棺材板被我们轻轻的放在地上之后,棺材里面的一切就这样很是清晰的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这棺材里面有一个看上去很是圆润的玉枕,一把看上去有些锋利的长刀,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的物事,只有一个带着黄金面具侧身躺在玉枕上的尸体,身体有些蜷缩,一双有些泛白,但并没有任何腐烂迹象的手,死死的抓着那把刀,这样有些奇特的姿势,在这本来就已经显得很是阴冷的大殿里面,散发出了一丝诡异的气息。

    “阿斌,你有没有觉得这人身穿的殓服和这把刀与这个古朴的棺材,还有他脸上带着的黄金面具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觉,总觉得看着有些辣眼睛啊,就好像在高档西餐厅里面都是穿着西服正装的人之间,突然出现了一个穿着村姑服饰的人,总觉得有些破坏氛围。”

    张晓彤盯了半天,突然说出了这个石破天惊的话语,顿时将我们的目光注意的重点成功的转移了,还别说,这样看起来真的有那种很是格格不入的感觉,因为这服饰和长刀其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装饰,看上去很是奇怪,有一种挖进了一个大墓,在开棺的时候,却发现里面躺了一个在乱葬岗随便一挖一大把的平民的古怪既视感。

    就在这个古怪的感觉在我们的心中越发的膨胀,隐隐约约对这答案有着呼之欲出的感觉时候,夏流的翻译在这个时候算是完成了。

    “斌哥……这殄文有些词组,我这里也没有相应的解释与之的对应,只能大致的翻译,这殄文说的是,这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各设有一具棺材,是为了供奉着大殿的守护者,擅自闯入的人,就会被关入这棺材中,等待下一批进入其中的人来替换他们的位置,从而能够进入壁画,和这大殿一起永世长存……”

    等等……擅自闯入了人,不就是说的我们这一批人吗?

    等待下一批人来替换他们,也就是说他们是在我们之前,通过另外两条入口误打误撞,直接绕过瓮城进入到这里的,那他们的身份……

    “我艹,我是说为什么这些人的衣服和武器看上去怎么这么熟悉,这分明就是我们现在穿着的参赛服饰啊,也就是说这些躺在棺材里面的人,就是跟着我们一起进入这其中的那些人……那些之前跟着赵峰一起追赶我们的人!”

    说着,我伸手扯下那躺在棺材中的那个人脸上覆盖着的黄金面具,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顿时暴露在了我们的眼前……

    这人赫然就是那个我闯入赵峰他们集会的十人间,逼迫我将打劫硬生生的说成大姐的那位长发娘娘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