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二十九章 棺材
    中国明面上有着五千多年的灿烂文化,在这悠远的历史长河中,有着很多富有现在意义上迷信色彩的神话传说,虽说科技的水平随着中国的发展不断的提升,一些伪科学的神话传说已经可以用科学知识来解答了,但是仍然有一些玄之又玄的时间却无法揭开谜底,双鱼玉佩就是其中最为显著的一个,可如果真的是夏流说的这样,这双鱼玉佩就是御鬼者家族的三大圣器之一的话,这一切就都显得合理了。

    当年科学家拿一条鱼来试验双鱼玉佩的功能,从而复制出了一条一模一样的鱼,但复制这一个词本身就不等同于创造,也就是说,复制的含义其实就是将上一秒存在的东西,移动到下一秒,然后同时放在一个维度里面,所以科学家就认为这两条鱼其实是一条鱼,为了证明他们的猜想,他们便在其中一条鱼的一侧做下了记号,随即另外一条鱼的身上也出现了一个记号,只不过出现在相反的一侧,与中国阴阳太极鱼中的阴抱阳,阳负阴的藕合结构极其如出一辙,而这正好是阴阳双鱼玉佩的最明显的特征和名称的由来。

    这两条鱼在同一时刻下的动作完全不同,就象是两条不相干的鱼在游动,为了证明鱼之间的关系,科学家把其中一条鱼注射了毒药,这条鱼很快死了,但奇怪的事出现了,另外一条鱼仍然活着!

    但在七小时后这条鱼也死了,于是证明了这两条鱼之间的关系仍然是同一条鱼,只是经过玉佩装置的功能,呈现了两条处在不同时空状态下的不同状态,从鱼都死亡的时间延续上说,这个装置往返另一个未知物质空间的时差在7小时。

    灵活的想一想,这也就是说明这双鱼玉佩的作用就是将下一刻的自己从时间的长流中拉出来,就相当于多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分身,而这个分身可以持续七个小时,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了魔法世纪里面的达云阳的时空方面的能力。

    这个双鱼玉佩的时间被国家封存至保密前,研究这双鱼玉佩的专家还是做出了一个最接近事实的定论。

    他们猜测,这个装置有可能是一个“超人类文明的时间机器或物质转移装置”,极有可能是被运用于某种物质的超距输送的,这种装置使被传送的物质具有了类似于佛教中的神足通的功能,即可以自在无碍的在多个物质空间进行传输。

    在将这个猜测运用于夏流之前说的那些和御鬼者家族有关的话中,这个阴阳双鱼玉佩应该就是御鬼者家族能够介入我们这一方位面的关键,而至于为什么中国这么幅员辽阔的地域,偏偏落在罗布泊,仔细想一下,也不难明白……

    阴阳双鱼玉佩既然有这个功能,就必须放在一个能够将这个功能彻底发挥的地方,而这罗布泊相传就是各大平行宇宙的交错点,至于那个消失的关键人物彭加木就是沟通这个交错点的关键人物……

    在将其置身于御鬼者家族介入我们这方位面的庞大背景中,不难猜出这所谓的各大平行宇宙的交错点,就是这方位面最为薄弱的地方,而那作为关键人物的彭加木也不是消失了,因为他根本就是御鬼者家族的神降者!

    这事情不想不知道,一想吓一跳,完全就是细思极恐的典范啊!

    这些猜测也不完全是我想出来,亦或是从夏流的话中得到的,而是随着在这大殿里面的深入,四周的壁画慢慢的将这三大圣器的所在以不断变化的方式,以及蕴含在他们其中不为人知的秘密,在我们的眼前一一的延展了开来……

    除去神面和噬魂珠这两样已经被我得到了的圣器,他们的作用等一系列相关的事情,我自然本能过滤了,至于和阴阳双鱼玉佩的有关的所有消息,大体上都和双鱼玉佩以及罗布泊的事实有相当大的吻合。

    而随时都会出现和消失的罗布泊以及曾经在其间发现的遗迹很显然就是用于放置这阴阳双鱼玉佩而存在的。

    从壁画上不难看出那些侥幸进到遗迹的中的人,能够活着出来的不到十分之一,而且还都有很是明显的鬼上身形象,很明显是触动了这遗迹中设立机关,而那些没有逃出来的人,则是因为其身上有御鬼者家族需要的某些东西,被永远的留在了其中。

    至于原本还出现在中国科学院的双鱼玉佩在后来发布的消息称,这双鱼玉佩已经损坏了,而凭借我对这些圣器里面的器灵傲娇的性格的了解来看,这东西很明显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

    这阴阳双鱼玉佩对我的重要性不仅仅只是它特殊的功能,最重要的是它能够将神面和噬魂珠的彻底融为一个整体。

    不过对于获取这东西,摆在我面前的有两个消息,一个是坏消息,一个是更坏的消息,坏消息是那遗迹和我眼前这神庙一样,并不是随时随地都开放的,而是有一定的时间限制的。

    而那更坏的消息就是,而那遗迹下一次开放的时候,也恰好是御鬼者家族下派族人来我们这个位面历练的时间段,这遗迹的开启,那些家伙也会像这次一般,来分一杯羹,总而言之用我们这个位面的实力,去和他们争夺这对于他们而言,至关重要的物件,简直无异于痴人说梦到头疼。

    就在这样大额度的信息量的传输过程中,我们走到了大殿的深处,壁画慢慢到了尽头,原本很是适中的温度,到了这里之后就开始慢慢的急剧下降,让我们这些被那辉煌的壁画弄得有些心神恍惚的人,一下子从其中清醒了过来,剧烈的反差,不由得让我们手心都禁不住的冒出了冷汗,心跳也剧烈的加速起来。

    按捺住大殿很是突兀的转变,我们还是继续的往前走去,直到在这大殿的尽头的墙壁下,多出了一具不知道存放了多久的棺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