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二十七章 介绍
    仔细瞅瞅这壁画上的人,那些跪在那宝座下面的人脸上都露出那种发自肺腑的尊崇,已经完完全全将自己放在低了不止一个等级的地位上,他们的手上都拿着一些长锤,这些长锤上都刻满了各式各样的符文,显得尤其的神秘,颇有一种玉皇大帝面见天兵天将的那种既视感。

    “诶诶,你说这些护卫的手中拿着这些像一个香瓜一样的东西,在战斗的时候多不好使啊,而且看上去也不是很好看,为什么不拿些刀剑之类的东西,这样看上去都要肃杀一点。”

    张晓彤就像一个好奇宝宝一样不断的向我们询问着一些老是得不到关键点的问题,我摇了摇头,给她解释道:“这东西不是香瓜,是一种礼器,这壁画上描述的很明显是帝王在面见群臣,又不是御驾亲征,没有必要弄什么刀剑之类的东西,再说了无论哪个朝代,只要有帝王的存在,朝堂之上都不能出现刀刃和任何可以称之为武器的东西,比如秦始皇在位时,进攻之前还要用磁石检查身上有没有携带武器,所以能上朝服侍帝王的,都只能带着种东西,这东西似乎是叫做金瓜,极为的沉重,将人摁在地上,砸起脑袋就像砸西瓜一样。”

    见到这幅壁画,我仔细的想了想之前和钟晔钟洁他们接触的时候,似乎隐隐约约看见跟在他们身后的护卫手中似乎都带着一个类似于金瓜的东西,似乎这就是这些侍卫出行的标配,这也难怪,我一直纳闷为什么他们带了武器都还要赤手空拳的进行战斗,感情这东西还真的是不中看也不中用,完全就是一个摆设啊!

    推开眼前这道沉重的墓门,走进去一看,摆在我们的眼前是一个很是庞大的大殿,比起我们最初见到的那个瓮城可不止大那么一点点,完全就是改革开放前和改革开放后的强烈对比,弄得我就算没有得出之前的猜测,也能感受到这神庙的建造者的建造风格中所蕴含着的诡异,让我不得不怀疑这个在众多御鬼者家族的族人的心目中供养圣子遗体的圣地,根本就不是来供养圣子,等待圣子回归,而仅仅是将圣子当做幌子,似乎这神庙另有其他的用处,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了赵峰给我的地图上,那被划去的最后一层墨团中,隐隐约约出现的极度危险的符号,难不成在这神庙的建造者,想要供养的东西就是它?

    我被这层出不断的从我的脑海里面冒出来的想法弄得有些焦头难额,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走在这大殿中,直到张晓彤他们突然发出的那些惊呼,才将我从发愣中唤醒了过来。

    顺着他们的目光望去,整个大殿的构造顿时一览无余,看上去尤其的壮观,想比而言有着圣子遗体的瓮城简直就穷酸的可怜,这大殿采用的是天圆地方的建筑风格,直接将浩瀚无边的苍穹直接活灵活现的以另外的形式搬到了我们的头顶上。

    大殿有四根巨大的柱子支撑着,这些柱子并不是我们往日看见的那种很是规矩,方方正正或者圆柱体,而是凹凸不平,颇有些怪异,并且以一种铜青色的颜色打底,然后在勾勒出一种很是古老的青铜纹路,再联系到天和天元地方的格局,我们四人一下子反应了过来,这东西估计就是仿照传说中,女娲补天的时候,为了防止天塌下来,而从海中将一只巨大的无边无际的龟的四条腿站下来,将天撑住的腿而建立起来的,不由得不说在加重了神话色彩的同时,也很是深深的震撼了我们的心神。

    这大殿简直就是壁画的海洋,我们的四周和头顶都是整套整套的壁画,而这些壁画无一例外都是采用和之前我们看到的那些壁画一样,让我们无法理解的创作手法,以震撼我们的执念,引发我们对其不断的朝着我们释放出来的浩瀚气息的共鸣。

    从那四根巨柱的震撼中脱离出来之后,我们的视线再次被头顶上那宛如现实一般的天空给吸引住了,天空尤其的深邃,如同墨染一般,密密麻麻的点缀满了无穷无尽的星辰,闪烁着温和而且璀璨的星光,我们这一边处在这壁画的最左端,有着一个散发着耀眼金色光芒的太阳,就和我之前在那面具的器灵扶梯中施展出来的神罚落日一般,显得尤其的浩荡,看久了非但不觉得刺眼,反而觉得有一种血脉偾张的感觉,那一股股来自远古的战意不断的在我们的身上激荡开来。

    而再看看另外一头那一端就应该是这个大殿的出口了吧,那里悬挂着一轮满月,只不过这轮满月和我们从小看到大的月亮并不一样,而是如同墨染一般的漆黑,深邃的可以将周围的所有光亮都牵扯进其中,这分明就是王璐施展出来的黑色神火组成的神罚,黑色让这轮圆月拥有了不一样的妖异感觉,但是却又让人生不起一丝一毫的亵渎之感,因为里面的那份威严和那金色落日一样,是来自于血脉深处的倾轧,让人不得不生出一种自然而然的尊重。

    这头顶上的苍穹虽然看上去就像一副很是简单的风景画,但这仅仅是对于张晓彤三人此类的人而言,而只有我才知道这副壁画,似乎是在诉说御鬼者家族的力量来源,力量来自于血脉,血脉来源于传承,传承代表着生生不息!

    和他们三人感叹了一下后,我们有继续往前走着,随着我们的深入,即便是我们三人不刻意去看那些壁画,那些壁画都会像一幅画卷一般不断的展现在我们的面前,画面上只有一个男人虽然有些模糊,让人辨别不出他真实的长相,但是我还是能够本能的知道这个画面上的男人就是那圣子。

    这画面上没有饮宴歌舞,没有什么所谓的奴仆林立,没有那金碧辉煌的奢靡场景,有的只是一个人顶天立地一般的站在这片天地之下,头顶苍穹,脚立大地,发出着不屈的呐喊,似乎是感叹着命运的不公,和不愿意屈服于命运的末路悲凉,有的只有悬浮于他背后三样散发着无尽光芒的器物,如同三个忠心耿耿的兄弟,一直陪在他的身边。

    一边的夏流突然拿出了那本破旧不堪的书,很是激动的翻了起来,许久之后这才咋咋呼呼的说道:“天啊……我居然在这里发现了传说中御鬼者家族的三大圣物的图像,神面,噬魂珠……阴阳双鱼玉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