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二十六章 深入
    这一个看似很不可思议,其实条理非常清晰,清晰到步步紧逼的猜想,不但把我这段时间死记硬背下来的风水学知识全部用上了不说,更让我一下子明白了这个神庙恐怕并不是用来单纯的供奉这圣子的遗体,期盼他早日回归那么的简单。

    我现在倒还没有心思去过多的猜测这御鬼者家族内部的矛盾分化,和进行的权利游戏,毕竟我现在离返本归缘还早着呢,贸然的参入其中,只是更早的去趟这滩浑水,完全是没事找事,嫌自己现在活得太好了,不过这让我智力完全爆发才得出来的消息,还是让我整个人已经松下来的心弦再次绷紧了起来,因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墓穴里面的机关就不只是我想想的小打小闹了,恐怕在达到这倒金字塔的最底层,宗教意义上的地狱之前,又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新危机会朝着我们如同浪潮一样袭来。

    一想到这样的结果,我感觉王璐在没有弄清楚这神庙究竟有什么用之前,就把我推进其中,美其名曰让我有所历练的行为,就和把一头和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等同的无辜小绵羊,推送到早就已经畜谋已久的狼群中一样。

    不过这事情,我也没法和张晓彤三人进行真正意义上的交流,毕竟我这之前将他们和着有关的记忆都清理了,如果和他们说的太详细了,那岂不是我还有一种间谍的既视感,一时间让本来很是天真无邪的我,变得和一个闷油瓶一样,和哔了哮天犬一样没有什么不同,只能顾着走在前面,按照地图上潦草但比较清晰的线路,给他们指正的前进的方向。

    我这样古怪的表现自然是引起了背后三个如影随形一般的跟在我身后的人的疑问,我只能皱着眉头和他们说道之前医治他们消耗了太大的体力,再加上空气流通性不是太好,有些短暂性的懵逼综合征,在逗得他们哈哈大笑,我心里那份苦涩可越加的沉重了,这种有秘密却不能说,只能烂在心里的话,让我这个大嘴巴,有一种凌迟一般的痛苦。

    我在前,他们在后,很快我们就按着地图上的指示,沿着这地下通道,走到了一个类似于墓门的东西面前,这地图上显示这第二层大殿很是莫名其妙的有着三个不同方向的入口,除去我并不知道这另外两个通道究竟是从什么鬼地方穿插进来这个疑问之外,毕竟这那瓮城可只有我们这一条唯一的通路。

    墓门的前方就像一个葫芦口一样,显得外小里大,越往里面走,越觉得空间要宽阔许多,虽然这段距离并不是很长,在墓门这方的墙上,画有很多畸形怪状的野兽壁画,很是狰狞和张牙舞爪的俯视着我们,而且雕刻的很是有一种3D立体画作的感觉,显得颇为的真实。

    这些奇特的野兽长得尤为的庞大,可以说是我们这个世界上没有的,或者说已经消失,亦或者是存在于御鬼者家族那方世界的野兽,那种陌生感和历史的沉淀感,显得很是浓重,这壁画设立在这墓门周围,相比应该是一个类似于镇墓的机关吧,专门针对那些将这里当做墓穴,破坏这里清净的盗墓者的吧,若是我们之前没有引发那壁灯的机关,而是用手电筒去照射的话,这些因为历史流逝有些开始慢慢的发散在空间里面的色彩,就会在灯光的照射下,顷刻间显现出来,弄出一副野兽朝你扑过来的错觉,猝不及防下被吓的肝胆俱裂也是极为正常的。

    感叹了一下,我们四人用力将这墓穴推开,顿时一阵被滞封已久,略微带着一些恶臭的空气顿时扑面而来,我们捂着鼻子,躲在一边,等待这些气体放尽之后,确定没有什么异常之后,我们这才往里面走去,在不经意间一撇,才发现随着我们推开这墓门,之前我们看到的那些壁画的颜色已经退却的差不多了,也算是证实了我的猜测。

    墓门背后并不是大殿,而是一个类似于门厅的前室,扑面而来的依旧是那些狰狞无比,看着像是守候在这个地方的猛兽,这之后,画风才开始慢慢的转变,壁画开始慢慢的变得鲜艳夺目了起来,开始描绘起了一些很是瑰丽,但并没有尘世气息,显得很是仙气十足的画面,不过用文字描述起来还是脱离不开,人物鸟兽山川宫殿,各式各样的人物很是奢靡的生活,那技术尤其的高超,之所以会用有仙气这种语言来形容这些壁画,那是因为置身于其中,仿佛就像在真实的经历这眼前的一切一般,仿佛在绘画者的思想和意念中,切身实地的感受着这一切,想必这就是赵峰之前所说这些壁画活着的真实意义吧,毕竟这壁画的创作完全脱离了我们正常理解的范畴,已经达到能和执念沟通,影响执念的地步了。

    这前室并不算很大,也不算很宽敞,充其量就是一个缓冲地带,而仔仔细细的研究了那壁画半天,感觉这东西画了那么长篇幅,也没有讲出一个所以然,只觉着有一种陶冶情操的作用罢了,只是这里面的通道较墓门前的道路要宽敞许多,但里面的晦气很是严重,稍有不慎就有会被闷住的感觉。

    快步走过这并不是很长的前室,又有一扇门,门周围的石壁上同样是一幅壁画,这壁画上雕刻着一片接连不断的祥云,祥云上密布着很多类似于仙鹤的生物,但是这些生物看上去要比我们这里的仙鹤要更加的富有灵性,而这祥云瑞兽上,矗立这一座很是高大的宝座,座位上坐着一个很是雄伟伟岸,但是面目尤其模糊,看不清楚长相的人,正在那宝座上俯瞰着一切,而其下便是密密麻麻排布着的侍卫,这些侍卫和钟晔他们带来的侍卫长得差不多,都是一袭将样貌都笼罩在其中的黑袍,这些侍卫半跪着望着他们上空那如同神衹的存在。

    看着壁画,那门背后估计就是另外一个大殿了吧,也不知道这里究竟有些什么东西在等着我们……

    总之,不会让我们很轻松的度过,这我还是有自知之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