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二十二章 唤醒
    这颗不断散发出阴冷光芒的黑色圆球就这样静静悬浮在我的身前,虽然看上去有点像中世纪那些女巫用的超级超级小号的占卜球,隐隐约约还有一点瘆的慌的感觉,但是那种尤其像在家里面等了很久终于盼望到了离家的主人回归的宠物身上才会有的那缕温顺还是被我给敏锐的发现了,看来这东西,还真的算是我的物品啊,我点了点头,暗暗想道。

    当我伸手想要将这不断的向我透露着要回归我的怀抱的小东西,一把抓入掌心的时候,这东西突然又开始不断地挣扎起来,就好像我以前养的那条狗狗发现我要给他洗澡一般,总之来说就是有一种不情不愿的感觉,我皱了皱眉头,有些搞不清楚状况,这究竟是哪门子事啊,我又不是老司机,你这种欲罢还休的把戏,我是真的猜不透该用什么姿势来迎合你。

    这个时候,我的目光突然被棺材旁那斑斑的血迹给吸引了,突然发现我之前在处理这个棺材的时候,手掌上似乎不小心被割破了一条很大的口子,以至于在之前取那玉制面具的时候,还不小心滴了几滴鲜血在我的遗体上,这个时候我的脑袋里突然灵光一闪,以前看的那些玄幻修仙小说里面的情节一下子层出不穷的冒了出来,难不成这玉制面具并不是被我英俊潇洒和风流倜傥的气质给吸引,而是因为我的血,这才建立了联系的吗?

    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滴血认亲……呸,历史剧看多了,应该是滴血认主吧,想必只有从血液上有了契合,才会在两者之间建立联系吧,看着那在我眼见晃动着都快要上窜下跳的噬魂珠,那副很是猴急的模样,我心里简直有一种千万头草泥马疯狂的跑过的感觉,一时间觉得又好气又好笑,这都什么年代了,不知道改进一下,还整这滴血认亲这一套!

    我硬生生的将手掌上那条已经差不多愈合完毕,并没有在滴血的伤口上,轻轻撕扯了一下,顿时有了大滴大滴的鲜血渗出,见此模样,我赶紧伸手,一把抓向了在我眼前等候多时的噬魂珠,而这东西似乎也有一定的灵性,一见到我手上不断冒出来的血珠,就像见了腥的猫一样,以一根离弦的箭一般的的速度,化为了一道黑色的幽光,直接窜入了我的伤口中。

    这噬魂珠已进入到我的身体里面,顿时就和我的身体产生了一种很是奇妙的感应,就好像你的身体里面一下子多了些什么东西一样,虽然我知道这样说有些废话,毕竟才有一个看上去就很是怪怪的东西,像中午放学去抢饭一样窜进了我的体内,但是不得不说真的多了一个可以心神相连的东西,而且这东西的给我的感觉一点不像一个死物,相反显得很是有灵性。

    就拿它进入我体内的那一刻开始说吧,我从来就没有在任何一本玄幻修仙小说上看到有什么法宝可以向一头疯狂而且风骚的草泥马一般沿着我体内的血管和经脉,像撒欢一样一直不停的溜达了开来,完完全全将我的体内当做了它的游乐场,而且根本就不听我的指挥。

    我就这样一脸哀莫大于心死的看着这东西,将我的体内大大小小的经脉和血管当做知识的海洋一般,不断的肆意徜徉,我这个人就像哔了狗一样,脸都快绿了的时候,这东西总算是停了下来,老老实实的悬浮在我的意识海中,一下子华丽的完成了女汉子到大家闺秀的转变。

    我擦了擦之前妄图使这东西停下来从而洒下的那些汗水,这才深入意识海去查探那颗精力看上去极其旺盛的噬魂珠,一遁入其中就有了一种很是奇怪的感觉,似乎这珠子变大了不少,如果把整片意识海比喻成一片天空的话,这噬魂珠完全可以胜任太阳这一角色,那很是深邃的黑色光芒,随着它的转动,不断的释放出来,将本来就显得很是静谧的意识海渲染的尤为的神秘和静谧,执念深入其中,不觉得突兀,反而有一种很是心旷神怡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难说明,如果非要解释,那就是这噬魂珠散发出来的气息,让执念的灵魂力量得到了缓慢的增长,而随着执念和这噬魂珠的靠近,我也发现了一件很是奇妙的事情,这噬魂珠之所以会一进入到我的身体里面,就在我的血管和经脉里面游走,似乎并不是在做无用功,而照我此刻的感觉来看,它似乎是将我体内在这之前游离且无法控制的灵魂力量全部收集了起来,然后尽数汇聚到了意识海中,并且让这些灵魂力量按照它之前行走的路线不断游走,以它为中转站开始迅速的提炼,从而反馈给身体,从而让灵魂力量得到缓慢的增强。

    这样一来,我还收获到了一个更大的好处,那就是这噬魂珠本能做出的这一切,在吞噬灵魂力量的同时,迅速的增强了我和它之间的联系,让我和它的联系直接从形同陌路到手到擒来,不得不说,这对我救治失去了部分魂魄的张晓彤三人而言,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消息了。

    有了之前那修炼岳家拳和控阴术控阳术的经验,我对使用这些存在于意识海里面的东西很是轻车熟路,一缕意念遁入其中,瞬间进入了一片广袤无垠的圆形世界中,想必这就是噬魂珠内部的空间吧。

    噬魂珠内部密密麻麻堆积着的全是各式各样的魂魄,那密集程度简直就和北京地铁的高峰时刻有的一拼,而且看那些魂魄的模样,若不是这里面有噬魂珠的规则限制,恐怕我早就被这些被吞噬已久,只剩下本能的魂魄给吞噬干净了。

    按照我对他们三人的熟悉程度,我很快找到了三个扎堆在一起的魂魄,一个猥琐,一个人模狗样,一个貌美如花,心念一动,就催动起噬魂珠,将他们的魂魄分别的打回了各自的身体中。

    魂魄一入他们的躯体,他们三人顿时猛烈的颤抖了起来,剧烈的咳嗽了几声之后,这才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唉呀妈呀……终于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了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