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二十章 回忆与叙旧
    “这伤疤是我在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被陈都灵他们偷袭的时候留下的,不过运气好,捡回了一条命,虽然修复起来有些困难,但是只要肯用时间,就能修复好的,突然想到我这伤疤似乎是因为你受的伤,所以一定要等你回来才将它修复,让我再次在家族里面看到你的时候,可以笑着说,为你留下这伤疤……是值得的!”

    王璐这个时候说出的话,不由得勾起了我的回忆。

    一般来说,学校是一个很是复杂的地方,尤其是我们读的这个又不算太好的大学,一般来说,长得漂亮的女生,要么就规规矩矩被所有人当做一朵纯洁无暇的白莲花,可以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最都在走过你面前的时候,冲你甜甜地回眸一笑的那种纯情女生,第二种就是身边的关系尤其的复杂,不去惹事都有事情来找上你的那种让她身边的男生很是头疼的女生。

    孙骁骁和王璐这两个女人就这样很是完美的诠释了这两种女生的极端,而王璐很明显就是后一种。

    还记得我和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在一个近乎于月黑风高的夜晚,我和胖子他们三人,跑到外面去上了会儿网,在一个烧烤摊上吃东西,牛都还没有吹起来的时候,一个女的突然坐在了我的身边,说了句学长我惹麻烦了,帮我招呼一下,然后一个啤酒瓶子就砰的一下砸在了我们的桌子上,将我们四人吓了一跳,就看见十多个男的在一个女的带领下,气势汹汹的要当着我们的面将这个女人给拉走。

    虽然这样的事情,和我们并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但是你们这样当着我们的面要做这样的事情,我们还是要象征性的做做样子,结果这做做样子的过程中,胖子猴子杰少三个人就被敲昏在了地上,然后就剩我和这个女人被他们围了起来,看样子这个架势就算我不想管也没有办法了,我就随手抄起一个开瓶器,抓住为首的那个人,也不管其他人如同暴风雨一般的拳打脚踢,扭到地上就一直不停的打,反正心知逃不了了,姿势总要帅。

    就这样直接把那个人打的头破血流,哭爹喊娘,倒比我先求饶了,最后的结果和电视上的一样,一个人见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就捡了一个啤酒瓶要砸我的脑袋,不过我的运气还是比较好的,是那个女人帮我挨了一个啤酒瓶子,那一条手臂直接被砸的血花四溅,最后因为这一手血的原因,周围的人看热闹的人都看不下去了,所有打电话报警,将那些人给吓走了。

    最后因为胖子三人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的原因,我就先带着他们去医院了,他们去检查,而我就在一旁做一些简易的包扎,最后除了脑袋和小腹以下被我保护的很好,没有受伤,其余地方都包裹成了一个木乃伊了。

    当我坐在外面,很是茫然的等胖子他们的检查结果的时候,一个人招呼了我一下,我转过头看去,是那个害我们懵懵懂懂的沦落到眼前这境地的罪魁祸首,本来照我的脾气我应该要将她骂一个狗血喷头,结果看见她依然血流如注的手和因为这血流如注的手显得很是苍白的脸色,一下子慌了神:“你受了这么重的伤,你怎么不去看医生啊,还在这里瞎转悠干嘛!”

    这个女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笑了笑:“刚才帮你挡这一招的时候,我没有看到你的脸,这伤口毕竟是因为救你而留下来的,我总要看一看我受这么重的伤,值不值得啊!”

    她说这话的时候,笑的尤其的美,让我在这一瞬间,有一种看呆了的感觉,但随即一下子就给跪了:“大姐……诶诶,是我救得你啊,不是你救得我,你要不要这么的腹黑加傲娇啊!”

    我看着眼前说出这如出一辙的话,连长相除了伤疤之外,都一模一样的王璐,突然哭了出来:“可惜……一直陪在我身边的王璐,很早之前就离我而去了!”

    王璐听到我的话,身体僵了一僵,突然反过来抱住了我:“没关系……会很多人会陪着你,族内有很多的人为了你帮助你早日回归,都进行了神降,御鬼者家族的人一生只能神降一次,很抱歉,我不能再在你的世界里面陪着你了……”

    许久,王璐看了我一眼,和我分离了开来:“刚才我施展开来的是,皇族血脉里面的终极神罚,如果没有皇族血脉的人在那神罚下会直接被收走魂魄,原本只能对实力比我差太多的人使用,但是由于钟晔他们被你重伤,所以施展起来并没有什么问题,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检验你皇族血脉的浓度,看样子应该是达标了,如果没有达标的话,你的下场和他们就是一个模样。”

    我耸了耸肩,大致知道了情况,要不是那面具能够调动我体内的血脉之力估计还真得被那黑暗给吞噬了。

    “得了得了……你还是先将钟洁一群人唤醒吧,我有些话想对她们说。”

    王璐点了点了头,直接手一扬一大团黑色的神火就从钟洁他们的身上浮现了出来,顷刻间烟消云散,不一会儿钟洁他们那一群人就摸着脑袋就好像被被重锤敲过了一般,慢吞吞站了起来,一看见我和王璐一下子又跪了下去:“参见圣子殿下和神使大人!”

    “神使大人?”

    我有些疑惑的看了看王璐。

    “这你现在还不用知道,等你以后自然就会明白了,我们都是偷跑出来的时间不多,再不回去,那些发现我们的去向的老头子,估计都要气得跳脚了,不过这次出来也算没有白来一趟,收集了这么多的罪证,不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交代了……对了,你不是要和他们交代什么事情吗,快说吧!”

    我走到钟洁面前揉了揉她的脑袋:“你的妈妈是婉儿对吧?”

    钟洁一愣,点了点头。

    “回去问一下你的妈妈……你们两人神降下去究竟是要帮我还是害我,要不是我命大,早被你两母女给弄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