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一十九章 留下伤疤的缘由
    这个和我记忆中的那个只要见到我就像见到了整个世界,就会释放出如同樱花一般绚烂的笑容的王璐相比,显得很是冷若冰霜,抱在怀里的感觉,显得很是僵硬,冷得就像一块尤其扎手的万年寒冰,虽然我以前从来没有主动抱过王璐,但是用正常的思维想想,抱着王璐的感觉应该不是这样吧,抱着美女的感觉,不都是用温香软.玉满抱怀吗,我怎么感觉这玉这么冷……冷的让我有些头皮发麻呢?

    “王璐啊……你好歹应该配合我一下吧,我刚才酝酿了这么久,才说出那些适合这个氛围的话,我们也那么久没有见面了,也能够算小别胜新婚了吧,你这样的表情,弄得好像我非礼了你一般,让我心里面有些不踏实,生怕一不注意就被你拎起来直接咔擦咔擦的给砍成几大截,怪吓人的好吗?”

    我看着怀里面这个带着显得很是狰狞的玉制面具,浑身僵硬,隐隐约约还有些颤抖,眼神尤其怪异的女人,心里不知道为何有一个很是害怕,害怕到头皮发麻的感觉,总觉着在这呢么你也要说上几句话吧,这样的表现我怎么知道你心里想的究竟是什么,难不成你要这样现场给我诠释一下女人心海底针,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

    “是啊……的确是好久没有看见你了,最后一次见到你都是好多好多年前的事情了,我们那时的时间观念和你现在的时间有些不同,那个时候你已经被你身上的诅咒弄得都快要返本归缘成一个胚胎了,要不是族长拼了命将你送出去,估计现在你已经彻底化为罪孽之眼的一部分了……”

    在我怀中的王璐有些嗫嚅的说道,那从她嘴里说出的话,不知道为何有一种很是苍茫,跨越了很多空间和时间的维度一般,让我不由得从她那很是平淡的话语里面感受到那份沉淀了不知道多久的辛酸。

    不过她说的话还是勾起了我的回忆,我还记得上次在张天师道士事务所的传承之柱里面看到的那些画面……那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怀里抱着一个看上去嗷嗷待哺的婴儿,一人一剑,对战那只看上去和整片天空一样大的眼睛……

    “说实话……在我的感觉里面,你经历了轮回,和以前的你相比还是没有太大的区别,还是那样的傻,傻到我们都看不下去,总是想当然的要为别人付出一切,总不考虑这件事情值不值得付出,就拿之前公主殿下的神降者来说,且不提钟晔是不是真的敢杀那位神降者,在御鬼者家族里面,只要是一个脑子稍微正常一点的人,都明白一个神将者,无论是谁的神降的价值,永远都和圣子的轮回者无法相比,一个轮回代表一次人格的塑造,如果你死了,在进入一次轮回还是原来的你吗……更何况这些神降者都是为了守护你才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而不是让你守护他们,你这个白痴,傻子,没脑子的混蛋!”

    王璐说着说着,整个人的情绪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变得尤其的激动,泪水从面具的眼窝处流动了出来,在看上去有些狰狞的玉制面具上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断地滑落,在上面凝结成了一颗颗如同水晶一般晶莹透亮的泪珠,一双才收割走了一百多条命的手,不住的拍打在我的胸膛上,敲击着我的不断砰砰砰有力跳动的心脏,让我一时间有一种很是心酸的感觉,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这样画面在很久很久以前一定出现了很多很多次。

    “如果一个人活下来,不能守护身边所有值得守护的人,那他这个活着和一个死了的人,又有什么区别呢,倒不如用自己的生命去守护所有值得守护的人,这样才能活的心安理得。”

    我轻轻的抚摸着王璐显得很是柔顺的发丝,心里突然想起那些我走上道士这一条路最容易死的那一个阶段,即便是豁出了命,即便是死了之后,宁愿自己魂飞魄散都要让我活下去的人,我这条命本来就是他们给的,是我欠他们的。

    我看着那张和我印象中的王璐一模一样的脸庞,耳畔似乎依旧还回荡着她在那实验室里面即将灰飞烟灭的时候,说出的那句话:“带着我的爱……好好活下去!”

    说实话,每当我劫后余生一般的逃过那些看上去必定会死亡的危急关头的时候,我第一时间想到的都不是我又如何如何的死里逃生了,而是我终于没有辜负那些为我付出了一切,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的人对我活下去这一殷切的希望!

    “好了……好了,别说那些了,你说了我还是不会改的,除了你想办法让你们变成我不想守护的人,否则我还真的要不撞南墙不回头了,那个,我可以看看你的脸吗,我听他们说……你的脸……”

    王璐噗嗤的一笑,丝毫没有因为我触碰到她的脸而有什么异样的变化,轻轻地将面具取了下来……

    一条很是深深的沟壑,从她的太阳穴横亘了整个脸庞一直划拉到了脖子根,将她整张很是清秀的脸庞弄得稍显狰狞,看上去颇为的触目惊心,就好像电视上那种被一刀砍中脑袋,然后都以为这个人已经被砍死了,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这个之前被砍中脑袋的人,又突然出现在你面前,嚷嚷着要报仇的那种感觉。

    “这脸……”

    我有些欲言又止。

    “这道伤疤是我特意因为你的原因才留下来的。”

    王璐有些稍显俏皮。

    “什么意思?”

    我被王璐弄得有些一头雾水。

    “这伤疤是我在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被陈都灵他们偷袭的时候留下的,不过运气好,捡回了一条命,虽然修复起来有些困难,但是只要肯用时间,就能修复好的,突然想到我这伤疤似乎是因为你受的伤,所以一定要等你回来才将它修复,让我再次在家族里面看到你的时候,可以笑着说,为你留下这伤疤……是值得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