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一十八章 绞杀
    “怎么就不可能是我了……怎么着,就准你们违反族规偷跑出来,就不准我按照族规来清理族中的叛逆吗?”

    从王璐的声音里面我能够感受到那一阵阵的显得很是优美和值得回味的笑意,但是她眼中释放出来的那种寒意却如同跗骨之蛆一般,久久的在看着她眼睛的人身上不断的萦绕开来,如同梦魇一般,挥之不去。

    在场的所有人当看到这个之前突然出现在这神庙,被包裹在黑色神火中的身影,从那火焰显露出她的真面目时,都很是震惊,尤其是位于钟晔那一阵营的人的脸上的震惊完全在向着绝望的方向不断的越走越远。

    在她显露出自己的真面目之前,那所谓的皇族血脉,对他们而言,造不成太大的威胁,他们甚至还有一种希望能通过多一点的话语,来辨别出此女的身份,亦或是看到这个女人的真面目,然后思索以什么手段对付她,毕竟这些狗腿子的主子,背后的靠山可是竞争御鬼者家族族长继承人几率最大的陈都灵,而且这钟晔在之前不是说了吗,他在很久以前可是还毁了一个皇族血脉拥有者的脸……

    而当这个被毁了脸的皇族血脉拥有者王璐从那黑色神火里面走出来的时候,这些还考虑着如何在钟晔的交涉下全身而退的念头,彻底被击溃了,那种绝望可能到他们临时前都消散不了,简直比吃了****都还要难受……

    而这个时候,这王璐却并没有对钟晔一行人下杀手,相反她缓缓的朝我走来,我被这戏剧性的一幕给弄得有些发懵,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知道她究竟要做什么,尤其是再说了那些要清理钟晔这些违反族规的门户之类的话后,但是他们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根本就无法离开,因为这里的空间再次被封锁了,封锁的人自然是眼前的王璐。

    她没有理睬众人嘈杂声,不急不缓来到我身前,离我的面门还有半米的时候,她停了下来,冷冽如寒刀般的眼眸,直勾勾落在我的身上,一股深渊炼狱般的恐怖威压,海一般冲击而来,瞬间将我给淹没,直接轰击在我的执念上,在那恐怖威压下,我如一叶轻舟,飘荡在汪洋大海,被惊涛骇浪肆虐着,感受不到自己身处何方。

    入目所见竟然是一片尤其深邃的黑暗,似乎是在这一刻,来自于王璐身上的一种很是神秘的神通,突然间席卷了整座大殿,一时间整个大殿里面的光明,都飞速消失隐没,极短时间内,此处再也看不到一丝光明,很显然这样的攻击也不是针对我一个人,应该整座大殿里面,除了王璐以外的所有人,眼中都再也不能看见光亮了,整个大殿里面的光,如被一头吞噬光明的漩涡,给硬生生的吸收了一个一干二净。

    在这很是令人心惊肉颤的黑暗中,我试着分离出窝的一丝意念,想要感知周边的环境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可让我很是失望的是,一丝又一丝意念,被我不断的分离出去,都像是泥牛入海,没有一点波澜动静,反而让我的脑袋有些生疼,因为所有释放被我出去的那一丝丝意念,只要一离开就和我的意识海失去了联系,这种变化,顿时让我不敢再去随意试探。

    而这个时候,我手中的玉制面具突然发出了一阵很是柔和的金光,让我在这死寂一般的黑暗中恢复了一小部分视野,但依旧不能动弹,只能发现我周围的那些黑暗就像一个又一个的黑洞向大殿内除了王璐,我,张晓彤之外的所有人吞噬而去,我有一种感觉,只要被这类似于黑洞的东西吞噬,就彻底的死亡了。

    我用尽所有的力气,尽可能调集力量,将之前防御住我的黑色神火,尽力的拉扯到夏流赵峰还有钟洁他们那一群人身上,形成一层层防护圈护住他们的身子,这才将吞噬他们的黑洞隔离了开来。

    这动作做完了之后,玉制面具的光芒再次变得暗淡,我也在此陷入那深幽的黑暗中,在这黑暗中,我感觉到我所有感知力都失效了……

    没有了触觉,没有了嗅觉,没有了听觉,没有了味觉,也感受不到外界的一切,听不到声音,入目都是黑暗,感觉不到除去我以外的生命存在……

    就仿佛失去了一切,真正意义上陷入了沉睡了时候,空间一下子静止了……

    这种环境下时间已变得没有意义,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已经过去多久,就这样沉寂了下去,如整整经历了一个漫长时代,就在我觉得自己的躯体,都随着时间腐朽的时候,因为自己要陷入永远的沉寂的时候,我终于看到光亮了!

    睁开眼,入目处就是带着狰狞面具的王璐,黑暗就像退去的潮水一般,被柔和的光亮给再次填充了起来,一切的感觉都再次回到了我的身上,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依然停留在原地,这个神庙还是这个神庙,一切似乎都没有发生变化,

    只是离我并不远的钟晔那一群人已经没有了什么生命了气息,因为那种活人存在的那种生命磁场已经消散一空了,我再次骇然了看向不远处散落了一体的躯体,原本还很是鲜活的他们,在那黑暗中,早已死去,虽然我很想看到这一幕很久了,但是真正的看到这一幕,我心里还是会感到震撼。

    这才是皇族血脉强者真正的实力吗?

    虽然在这之前钟晔他们这一行人已经受了很重的伤,但能让他们这样无声无息的在那绝对的黑暗中死去,王璐的实力也毋庸置疑。

    除了我和王璐之外,在场的其余人,都躺在了地上,虽然生命气息尤其的微弱,但好歹是安然无恙的存活了下来。

    “没想到我在之前感应到的皇族血脉真的是你……”

    这个才轻而易举的杀了一百多个人的女人,冷若冰霜的眼神里面突然有了一丝异样的神采,看上去有些疲惫,而这疲惫并不是因为刚才杀了那些人的原因。

    “我不知道你和我印象中的那个王璐究竟有多大的关联,但是至少她和你有一点不一样,她不会像你这样冷若冰霜的看着我……”我走上前去,轻轻的抱住了她有些僵硬的身躯,“不过,我想你了……王璐!”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