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一十六章 铤而走险
    这样一来,我之前发生的那一切就很好理解了,这玉制面具里面的魂,就相当于那些玄幻小说修真小说里面的器魂或者器灵,因为我血脉深处还没有经过所谓的宗族洗礼的皇族血脉,那玉制面具里面的器魂或者器灵察觉到,被我无意中给唤醒,所以这玉制面具才会以我的躯体和血脉为载体,爆发出无穷无尽的强大力量,从而要去主动轰杀那些对皇族血脉不尊重的那些人。

    结果,很是无奈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这钟晔察觉到了我的端倪,感受到了我的血脉并不是真真实实的存在着的,而是被这玉制面具给诱导出来,极其的不稳定,再加上我的血脉不知为何在那个时候,产生了蜕变,似乎这个蜕变会影响到他们那一个小集体里面的一些布局,所以钟晔拼了命的用出了一个大杀招,不惜以自身遭受反噬为代价,将玉制面具释放出来的,最主要是以血脉压制为目的的神罚给破灭了。

    再加上这个时候,本来就在一旁伺机行动的钟洁以差点身亡的代价,破灭了我的危机,让我借着这个让钟晔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钟洁身上的绝佳机会,得到了将自己隐藏起来的时机,但是这个时候,也让玉制面具和里面的器魂或者器灵,同样短时间没有再战之力,看这样子是把这长时间积攒下来的能量给彻底用完了。?

    而我本人,也几乎被刚才那酷炫狂拽霸连天的场面给用光了体内的各大能量,而且因为还要维持现在将我隐匿起来的神火,本来恢复能力算迅速的我,到头来还是只能维持这玉制面具的最低消耗。

    不过当玉制面具从我的脸上滑落下来之后,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但还是有着最好的防护,这也算聊胜于无的最后安慰吧。

    “大少爷……我们没有发现任何和圣子有关的物件,只是我们在搜查的时候,感受到离我们不远处有三个身上沾染着些许皇族血脉气息的人,等我们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身上的皇族血脉气息却又突然消失了……”

    一旁的黑袍人中走出来了一个看样子算是小队长的人,冲钟晔汇报起了情况来。

    “这三人我能感受到这个男人和那个还有一丝生命气息的干尸是罪子,而他们身上那细微的皇族血脉气息,应该是圣子的轮回者在发现了危机的时候,用那面具给他们附着了一些气息,好让他们尽快的脱离这个神庙,而他留下来尽量的拖延时间吧……而这样看来的话,这圣子应该就是他们的同行者亦或是所谓的同伴了,而他现在已经做不到用血脉之力来庇护这三个人了,估计那面具里面的能量已经被他消亡殆尽了,怎样用这三个人作为诱饵,将他引出来,不用我来教你们吧!”

    钟晔听了这人的话后,摆了摆手,淡淡的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一针见血的道出了事情的原委,一脸戏谑的指了指张晓彤三人,那为首的黑袍人会意的点了点头,就要招呼人对赵峰下手,结果还没有任何的动作就被钟晔给猛扇了一耳光,给弄的有些发懵。

    “你是不是傻啊,圣子的转世再怎么也不可能是罪子啊,所以在场的三个人只有那个女人和他关系最为的紧密,你脑子怎么这么不开窍啊,你还是不是男人啦,一个男人最受不了的是什么,就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人被……你懂了吧,这样我就不信他不出来了,傻笑什么,快给我动手啊!”

    钟晔狠狠的瞪了眼前这个黑袍人一眼,手上却捏紧了起来,随时准备释放出最大力量的招式,看样子这话是说给我听的,他已经做好我会为他这样的手段给逼得自己乖乖的站出来受死,说实话,当我看见这个黑袍人一脸奸笑的冲着张晓彤走去的时候,我整个人的拳头都捏紧了,捏的手中的玉制面具不断的发出吱吱嘎嘎的声响,就算我再怎么的贪生怕死,再怎么的不是人,我也不会将自己的生命建立在我的小姨子受辱的情况上,以这样苟且偷生,出卖自己的灵魂的方式活下来,这代价我真的付不起。

    就在我正准备从黑色神火的掩盖中走出去的时候,眼前的情况突然发生了让我预想不到的变换,当这个黑袍人走上去准备拉扯张晓彤的衣衫的时候,张晓彤猛地挣扎了起来,原本披头散发看不清楚模样的脸,随着发丝的向后飞扬展现在了身处在这大殿,注视着这一切的所有人的眼前……

    而这个离张晓彤最近的黑袍男子一见到张晓彤的面孔一下子扑通一下的跪倒在了地上,整个人的身体抖得像一个筛子一般,一个接一个的磕起了头,再也不敢看张晓彤的脸,嘴里不断地颤抖的叨念到:“公主殿下……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请饶小人一命!”

    随着这人的话一出,我心里开始泛起了一种很是古怪的感觉,张晓彤是什么公主啊,这人说些什么话啊,难不成是中邪了?

    就在我心头有这样的想法的时候,周围在场的所有人都砰砰砰的跪倒在地上不住地磕起了头来,嘴里面都念念有词:“小人给公主大人跪安啊……恕小人不敬……”

    这都不算什么,就连钟晔也跟着跪倒了下去,眼神里面很是震惊。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些人为什么叫张晓彤为公主?

    张晓彤除了有些公主病之外,身上就没有哪一点像公主的啊……

    难不成张晓彤也是经过了神降的人?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在这个遗迹里面遇到公主的神降,该死的怎么可能!”一旁跪伏着的钟晔脸上浮现出来一种很是不甘心的怨恨,嘴里不断的嗫嚅起来,脸上一阵凶光四射。

    就在张晓彤被眼前的一切弄得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一道身影猛地朝她席卷而去,我心里猛的一颤,才发现原本跪伏着的钟晔的身影消失了,看来这人要铤而走险了。

    该死的,滚刀肉就是滚刀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