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一十四章 恢复身体控制权
    钟洁身后的那一群人看到这样的状况,大惊失色,不由得尖叫了出来,将从半空中坠落下来的钟洁接到了手中之后,黑白二老神情很是严峻的检查着钟洁此刻的状况,在确实了他们的判断之后,转身看向了身后那些很是不知所措的护卫们,眼中闪现出痛苦的光芒,咬牙牙似乎是突然做出了什么决定。

    黑白二老心神意动,双手就按在钟洁的身上,一股股很是精纯的能量就传输进了钟洁的身体里面,这股能量感觉起来并不是一般的阳气阴气甚至灵魂力量,因为在这里力量进入到了钟洁的体内之后,这两个被称作黑白二老的人顿时有一种气色很是萎靡的感觉,想必这股很是精纯的能量就是所谓的生命力吧,也只有这样的力量能够让钟洁能够在短时间里面无后遗症的恢复过来。

    钟洁一行护卫们,见到有黑白二老领头,立即以一种神秘的阵形,将钟洁围住,以一种类似于手牵手的方式,将体内的生命力爆发出来,汇聚成一个通路,由首尾二人,分别传送给黑白二老,这样所有的生命力量以一种不断叠加的方式纷纷汇入黑白二老体内。

    而这个时候,黑白二老见到这些护卫的举动,严峻的表情顿时舒缓了不少,顿时一前一后的站在钟洁的身前身后,把自己的两手,分别按在钟洁的心脏前后,浑厚的生命力,散发着很是柔和的光芒,从一个个黑袍护卫的体内,先涌入黑白二老的身体中,然后以这样互相吸引,不断叠加的扩大方式,通过黑白二来这两个媒介,尽数输送到钟洁已经模糊到快要消散的身体里面。

    钟洁那如同离开了水,在岸上折腾的就快要失去活下去的能量的躯体,在得到了这一股精纯生命力补充以后,那尤其模糊的躯体,又渐渐变得清晰,不过她看上去极其困乏,只是冲黑白二老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没有什么事情,又快速说了几句话之后,立刻便沉沉睡去。

    黑白二老看到钟洁此刻的表现和状况,紧张的都快要皱在一起的表情顿时舒展了开来,只不过在听到了钟洁昏迷前快速说出的那些话语,表情里面又多了一些深思。

    而在不远处钟晔一行人,也从之前的那心神震荡的冲击中恢复了过来,一脸惊异地望着他们,久久沉默,在那巨大银白色漩涡和那近乎于可以毁天灭地的金色落日神罚的对决中,都能够占据了上风的钟晔,却被在不久前被其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钟洁,呼唤而成的那如同蓝色水晶一般绚烂的光球给硬生生的击成了重伤,甚至这重伤还波及了那些不顾一切一同借力给钟晔的护卫们,这样的结果对于他们而言不得不说,有些震撼的令人发指。

    钟晔受到的伤害要较钟洁要轻的不少,但是他受的伤主要是因为将所有心神是释放于其中的攻势被钟洁直接用空间放逐给直接弄得虚无,连带着附着在其上的灵魂瞬间被撕裂,这远远比钟洁消失的生命力要严重的多,再加上钟晔不像钟洁是靠人格魅力和真心,而是靠实打实的利益,将队伍给整合起来的,没有人会像黑白二老那样用生命力对其修复,仅仅是用内息帮他整治了一下伤势,就草草了事,虽说短时间恢复不少,但那后遗症自然是大得多。

    “大少爷……刚刚的小公主使用的那个珠子,莫非就是族内三大至宝之一御魂珠?”

    一直守候在钟晔身旁的刀疤脸钟大,声音有些艰涩,一脸的震惊。

    钟晔猛烈地咳嗽了几下,面色有些不甘,很明显被触碰到了痛处,但此时情况特殊,强忍下眼里的愤怒,缓缓点头,语气凝重至极:“能以她那脆弱不堪的实力释放出这样的杀招,那就没错了。”

    “可那东西……怎会出现在一个小公主的手中啊,这东西是族中的圣物,小公主怎么能够随意的将其带出族内?”

    钟大得到肯定的答复,再次询问道。

    “不出意外的话,她应该已经得到那老不死的大祭司认可,你别忘了,每一个分支都有一个足以让整个御鬼者家族认可的绝世强者,否则这个分支就没有存在的意义,而大祭司就是这样的一类人,而且他的身份尤为的特殊,更是关乎御鬼者家族的未来,这御魂珠虽说是族内的圣物,但也只有他能够发挥出最大的效果,就和他的私有物品没有什么区别,想必是她尤其受到的那个老不死的宠爱,所以才够持有那件东西,交由她保命!”

    钟晔说到这,眼睛里面散发着近乎于实质一般的嫉妒。

    “这御魂珠这么重要的一件东西,就交由她保命,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如果不能将她留在这里,她以后绝对是我们这个派系,除了圣子之外,最为可怕的敌人,没有之一……”

    钟晔喃喃道,言语间充斥着无比的忌讳,而他一众黑袍人,听她这么一说,都是轰然巨震,因为钟晔所说的是真的话,那他们这些已经上了船的人,恐怕就要跟着遭殃了,这小姑娘的记仇可是出了名的。

    “现在不用管她,有着我们的空间封锁,以及还没有消散的黑色神火,他们想走都走不了,散开来,去找找那个刚才出现在我们眼前的那个皇族血脉的拥有者,他毕竟不是真正的圣子,仅仅是依靠那神之面具才有的那般力量,刚才他受到了我时空倒退的影响,应该是被动摇了本源,对付起来就要容易多了!”

    钟晔当机立断做下了打算,他身后的那些黑袍人,这才反应过来,连连点头,一被钟晔这样一提,他们才想起来差点全军覆灭的那一幕,立刻行动了起来。

    钟晔和钟大站在原地监视这钟洁一些人的动向,脸色极其凝重,估计对我不知不觉的消失很是心惊,和再将我揪出来,根本不抱希望。

    在深邃的透不出一丝光芒,将他们禁锢于其中的黑色神火中,来源于我脸上带着的那个面具,引发出来的炽热金色火焰,在经过一番狂暴的宣泄,以及与钟晔的对决中,已经彻底的熄灭了,一腔愤懑和暴躁,此刻如潮水般,也逐渐消褪……

    我这才终于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