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一十三章 兄妹对攻
    就在我感到尤其的无助,甚至觉得自己真的就要濒临死亡的时候,我眼前的那个银白色的漩涡的吸扯力不知为什么在这一瞬间,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听得一阵喷血的声音传来,我顿时从那种时间混乱的感觉中挣脱了出来。

    我很是惊讶的朝着之前和我对决的钟晔看去,才发现此刻的他,以一种仰面朝天的姿势,向后倒飞而去,嘴里不断喷出大股大股的鲜血,要不是被他身边那个叫做钟大的刀疤脸给拦了下来,不然的话,准保要重重的撞在大殿的墙上。

    钟晔的身形一稳下来,再次怒吼了出来,再次施展出了这名为时间逆转的神通,一时间一阵空间震荡的感觉,再次在这大殿里面磅礴而出,这次较之前那次威力就要大的多了,想必见识到之前的失败,不能再次有所保留了。

    “你这个混蛋,居然敢攻击我,看来你是铁了心要叛离出我们这个家族了,好……那我就来替我的父亲清理门户!”

    钟晔在施展这看上去消耗极其的大的招式的时候,嘴里很是奇迹败坏的说道,整个人就像疯癫了一般死了命的喷出精血,催动这眼前那散发着无尽吸扯力的银白色漩涡。

    而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原来眼睛紧紧闭着的钟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与此同时一个仿佛蓝水晶一般璀璨夺目的光球,缓缓升上了这大殿掩盖下的天空,那美丽几乎令人窒息的光球,不断的在半空中旋转着,从内至外,不断的浮露出很是神秘的符文,和我之前血脉里面浮现出来的奇特符文,有所差异,但是散发出来的苍茫感觉,却如出一辙,那不断散发出来的蓝色幽光,似乎是记载着这个世界的兴亡衰替,令人很是心惊肉颤的灵魂波动,不断的从其中释放出来,在那光幕上反射出来的死亡波动上,变得愈加的强盛!

    在场的所有人都一脸呆滞地看着那璀璨的如同蓝水晶一般的美丽光球,傻傻的就好像在这一时间,整个魂魄都被吸收了进去。

    “你要为我们家清理门户,这种话你都说的出来,你的脸皮子简直都比城墙拐子还要厚,在说大话之前,也要注意一下不要闪了自己的腰,简直就是黑人父亲跳绳——黑(吓)爸爸一跳!”

    钟洁很是不屑的看着眼前近乎于要发狂的钟晔,但手上却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放松,尽力的催动了眼前那绚烂无比的光球。

    “看来那个大祭司那个老不死的是铁了心的要将你当做她的继承人啊,居然将这东西都交给你来,还任由你带了出来,真是一个为家族着想的大先知啊!”钟晔看着眼前散发着可怕的波动的蓝色光球,表情尤其的复杂,有失落,有疯狂,但更多的掩饰不了的嫉妒,“不过这样也好,他既然不愿意将这东西交给能完全使用它的我,那我也就只能把这东西给抢过来了,只要把你给杀了,这东西自然是我的,也算是天助我也吧!”

    在他们说话间,他们的视线,都集中在天上那缓缓旋转的幽蓝色光球上,和不断散发着巨大的波动的银白色漩涡上的怔怔出神,并没有注意到,在那金色落日爆碎炸裂以后,那道本来占据着他们绝大部分视线的身影,已悄然离开,如同他们来的时候那般再次消散在了他们的视野之中。

    巨大的空间乱流在这两样截然不同的攻势下抑制不住的产生着,下方的护卫们都被这巨大的压力给弄站不住了脚尖,开始剧烈的抖动了起来,甚至有些实力较弱的人,已经被死死的镇压在了地上动弹不得,不过也亏得这样的变化,牵制住了双方所有的战斗了,不然以钟洁这方零零散散的几个人,早就被钟晔一方以人海战术给彻底淹没了。

    也就是电光火石之间,银白色的漩涡就猛地朝那如水晶般绚烂的光球冲撞而去,聚集了一百多人的血脉之力的攻势,在钟晔的竭尽全力的引导下,爆发出了无穷无尽的威力,那巨大的破坏力,自然是不言而喻,所到之处空间都开始不断的震荡起来,露出了阵阵很是狰狞的裂缝。

    再这样的情况下,就算钟洁的实力有多么的强,也抵不过对方阵营一百多个人的通力合作,她这一方只有十多个人,而我能感受到,催动这个东西只能用契合的灵魂,也就是说,只能靠她的一个人的力量来进行对抗,所以在这巨大的威势来临之际,她整个人的气息一下子被牵动了,就是一口鲜血喷洒出来,直直的喷向不远处的那枚如同蓝水晶一般绚烂的光球,看样子是收了很重的伤。

    脸色苍白了一会儿之后,她略显生疏地伸手,点向那一枚如同蓝水晶一般绚烂的光球,深吸了一口起,催使着美丽的光球散发着更是剧烈的波动:“空间放逐!”

    这话一出,那如同蓝水晶一般绚烂的光球,一瞬间消失在了我们的眼前,而一霎那,空间错乱的可怕感,一下子就没了,同时消失的还有牵扯着钟晔心神,集中了钟晔已经他身边一百多名护卫血脉之力的那银白色的漩涡。

    这一幕的发生,顿时让钟晔和那些心神全在其中的人受到了极大的损伤,顿时鲜血狂喷的声音在这空间里面渲染了很是凄惨。

    “这东西,交给现在的我,实在是太过于勉强了,我暂时还没办法熟练运用,发挥不出它真正的奥妙,最多只能用作一种保命的手段。”

    钟洁一脸歉意地说道,明亮的眼睛,倏然光芒黯淡,在这一瞬间她的身子在光线的映衬下变得越来越模糊,显得很是虚幻,就如同一缕幻象幽影般,似乎很快就要消失一般,对于那些能量感觉极其敏锐的我,能够差距道她的生命力仿佛也在迅速流逝。

    听得她的话,再看着她的样子,她身边的护卫和黑白二老都紧张万分。

    “不好……小主人的生命力消耗太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