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零九章 暴怒
    看到那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在空中不断的后退,露出的那张让我觉得尤其熟悉的脸,我心里猛一颤,甚至有一种心疼的感觉,这是……洁儿啊!

    这个时候,我的周围一下子变成了一片尤为深邃的黑暗,一下子和周围的环境隔绝了开来,却又很是奇怪的能够看见自己的全身,就好像以一种上帝的视角来看着眼前的一切,我的眼瞳,在这个时候,突然释放出血红火光,如即将喷涌的火山。

    一双原本很是澄澈的眼睛一下子变得像被血洗过一般,显得异常的狰狞,但是并不给人一种血腥的感觉,那一块本属于神族圣子的玉制面具,猛地散发出很是耀眼刺目的光芒,像太阳一样纯粹的金光,像黑夜一样深邃的幽光,在那玉制面具的引导下,从我的身体里面不断的往着我的脸上涌动着,如灵蛇,似妖魔的触手,疯狂的扭动着,散发着无尽的威压。

    我能亲眼看见,随着这玉制面具的不断变化,一道道的金光在我的全身上下交织着,显示着衍变成许许多多的很是奇特的符文,就像我之前在神庙里面随处的可见的那些符文一般,显得很是神秘。

    与此同时,一阵阵令我头晕目眩的咆哮,也从这玉制面具里面内轰鸣而出,就好像为眼前发生的一切显得很是愤怒,这股压抑不住的怒意,夹杂着无法估量的气势,将整片空间都弄得颤抖了起来,连带着,将我震的几乎快要口吐鲜血,有一种内脏都有些受伤的感觉。

    我一脸骇然地看着这块玉制面具引发的变化,这面具的大致作用我其实有点了解,绝对不会有这么强大的作用,难不成引发这所谓的变化的,就是我体内的血脉,感受到了屈辱,产生的暴动?

    就在刚刚,钟洁和那黑白二老,说张都灵在对付圣子,甚至和他自己的爱人孙骁骁一同神降,来阻止圣子回归的时候……

    当我只听到黑白二老说,那些族人为了夺权,用那些下作的手段,在神庙里面设立起,无头金甲尸和美人盂,妄图用这些东西产生的怨气和死气腐蚀掉圣子体内的皇族血脉的时候……

    还有那些我听到这个叫做钟晔的男人,毁掉了王璐的容颜,并且还要当着我的面,将洁儿给置于死地的时候……

    那块将我藏匿在这神庙,和这神庙融为一体的玉制面具,如一头沉寂了千万年的凶兽,突然变得无比的狂暴疯狂,让我原本被其影响的很是古井无波的心境,一下子变得很是不稳定,隐隐约约有一种濒临爆发的征兆,要不是他死死压制,这玉制面具恐怕将我直接呈现在所有人面前。

    当我听到作为一个为了御鬼者家族近乎于付出了一切的圣子,在死后都还要受到这样的屈辱的时候,那块玉制面具里面似乎产生了一种很是悲哀的情绪,让我在这一时间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就仿佛,有一个处在玉制面具里面的灵魂,感受着自己曾经的主人备受屈辱的处境,而被硬生生地唤醒了过来。

    “啊——”

    一声毁天灭地的怒啸,如深海中掀起的惊天巨浪,在他脑海内轰隆隆肆虐着,让我的意识海在随之翻涌,却也让其越发的厚实,比之前要更为的凝实一点,不再那么的虚幻了。

    同时无数不知名的血光,面具里面冒了出来,不但的涌向我的意识海还有体内的血液中,在其间泛起了星星点点的血色光芒,迅速的改善着我的体质,重新塑造着我体内的血脉,同时,一个恐怖至极的念头,不断的咆哮着,催促着他……

    杀光……将那些侮辱圣子,侮辱皇族血脉的人统统杀光!

    而随着那玉制面具的光芒渐退,无穷无尽的力量,如水融入海绵,竟一点点隐没我的体内,让我在这一瞬间,获得了无穷无尽,极具有爆炸性的力量!

    “呼……哈……”

    我深吸了一口气,周围的黑暗瞬间消散了,再也无法遮挡住我的躯体,和我此时此刻爆发出来的那种强烈到无法忽视的气势。

    眼前的战斗就和我的身体发生这样的变化前并没有多一秒,依旧停留在钟洁被钟晔击飞开来的那一幕。

    而唯一不同的是,此时此刻的我,感受到那无穷无尽狂暴的血脉力量,在我体内如一座座的火山在喷发,令我本来就较常人来说,比较健壮的身材,一下子变得无比雄伟强壮,甚至让我的体型和相貌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已变得完全不再像之前的我了。

    我强忍着那种对自己的身体很是陌生的感受,挥手将在空中抛飞开来的钟洁,抓在了手中,静静的站在原地,默默的看着眼前发生的那一切,这一幕显得很是突然,若那强大的威势还不足以在这剧烈的交战中,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力,但是当这两大主角之一的钟洁被一个未知的人给抓在手中之后,所有在交战的人都停了下来。

    “你……你脸上怎么会有圣子的面具!”

    钟洁吐了口血,很是惊愕的说道。

    黑白二老一脸错愕地带着还存活下来的几个护卫急忙走到钟洁的身边,脸上的表情也很是精彩。

    “你是不是也神降过?”

    我看着这个和洁儿长得完全一模一样的女人,轻轻的问了一句。

    钟洁被我这问题弄得有些一头雾水,但还是条件反射的点了点头。

    “那现在的事情就该交给我了……”

    我将钟洁轻轻的交给黑白二老,慢慢的朝着前方的钟晔走去,随手一挥,整个大殿就被一阵深邃的透不出一丝光亮的黑暗给包围了,钟晔的护卫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但护卫的本能还是让他们对那片黑暗检查了起来,不过去很是绝望的发现,那片黑暗就像牢笼将他们死死的束缚在其中。

    我缓缓的朝着他们走去,全身上下不断的燃烧着耀眼的金色火焰,如一座喷涌着的人形火山,释放着炽烈的光和热,四周不断倾轧过来的绝对黑暗,都无法遮掩我身上那恐怖的火焰,使得我无比的显眼。

    此刻的我,如一块火焰陨石一般,炽烈到无法形容的身影,重重的走到钟晔的身旁。

    “听说……王璐的脸是被你给毁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