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零五章 御鬼者家族来人……
    “聒噪!”

    我也不理这被镇压已久的家伙,将手中的面具轻轻地带在了脸上……

    “哎呀……你这小子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还是什么啊,一段时间不见,你还长硬气了,老实给你说吧,你那用来镇压我的传承之柱的虚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失去了它应有的作用,本来在这个时候,我可以直接强行抢夺你身体的控制权,但是想到我的的确确是看那些御鬼者家族的混蛋不顺眼,所以这才耐着性子和你商量,你可不要得寸进尺,给脸不要脸啊!”

    浮现在我面前的血色光芒,慢慢的在我的眼前汇聚成了一道血红色身影,除却那满是戾气的面庞其余倒和我一模一样,我冷笑着看着这个到了现在这个时刻都分不清楚状况的人:“那你知道……为什么那传承之柱的虚影会在这个时候,放松对你的压制吗?”

    心魔有些茫然的看着我,我依旧死死的盯着他,直到他放大的瞳孔里面慢慢的浮现出了一张带着玉制面具的脸,而这张只露出两只锐利的眼睛里面缓缓的闪现着传承之柱的虚影……

    “你……你怎么会有皇族的面具,你身上怎么会有他们的气息,这怎么可能,我的本体居然是皇族的人,莫非你就是这御鬼者家族遗弃的那位圣子?!”

    心魔的脸上慢慢的浮现出了一种名为恐惧的心理,这也是我第一次在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身上看到这样异样的情绪,心里总觉得有些暗爽,但想到他也着实是为了我好,不然也没有必要和我打这些商量,也不再逗他了,就直接和他说道:“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这里是御鬼者家族下派族人来这里历练的遗迹,那些历练的人很快就会来到这里了。”

    “那……你还是将他们交给我吧,我的战斗经验比较丰富一点,他们可不好对付,如果你我其中一个被他们给抓住了,那后果都有些严重,可开不得玩笑啊!”

    心魔沉吟了一下,看得出他有些犹豫,但是咬着牙向我说道。

    “得了吧,就你现在这个实力,连一个张都灵都搞不定,还好意思夸那些不要脸的海口……”

    看到心魔这样上刑场的模样,我一时间对他那装逼功力的增长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那只是意外好吗……”

    一听到我的抢白,心魔顿时尴尬了起来。

    “意外你妹啊,你还是躲起来吧,这个面具能够隐藏我们的气息,那些人发现不了我们的存在的,等到张晓彤他们离开了之后,我们也就该撤退了,再说了,我在之前这个面具传出的画面中,看到了一个御鬼者家族皇族的人正在向我们这里赶来……”

    “什么……皇族,你怎么不早说啊,早说我就……”这心魔一听到皇族的这两个字,瞬间退回到了我的意识海里面,怎么喊都不出来了,“早说我就不出来了,那些家伙惹不起啊,我就是被那些家伙封印了千年,你好自为之吧!”

    我被这一幕弄得有些哭笑不得,原来你就是这样的心魔!

    而也正是这个时候,我还有些嬉笑的表情,瞬间凝固了下来,因为我感觉这个空间剧烈的震荡了起来,隐隐约约能够感觉到有十几道夹杂着很强的波动的身影正快速的朝着,这方墓穴袭来,我眉头一皱,看来这十几道身影就是御鬼者家族前来历练的成员吧,从那个和我一样带着同样面具的女人的口中,我可以察觉到他们所在的地方似乎和我们并不在同一个空间里面,要来到我们这个世界似乎是要建立所谓的空间通道才能够到达。

    来的太快啊……希望张晓彤他们能够尽力的脱险吧!

    我心意一动,面具上再次浮现出了一个散发着幽光的光团,将我彻底包裹了起来,瞬间和这个神庙融为了一体,就连此刻的我都看不到我的身体,就仿佛正在以一个旁观者的视角来观看着眼前的一切。

    下一刻,就听得一阵轰隆的巨响,我的眼前突然出现了十多道身影,就仿佛黑暗中的幽灵一般,静静地站在我的眼前,看不出他们是怎么出现的,那没有一点突兀的出现,就好像他们本来就一直静静的站在这里,从来没有离开。

    “这里……就是供养圣子躯体的神庙吗?”

    一个身穿白衣,全身都包裹在了一件白色长袍中,显得身躯很是娇小的女人第一个开口了。

    “是的,小主人……按照您的吩咐,我们已经将妄图进入这个遗迹的人,全部清理掉了,剩下的护卫队,将完成护航任务后,再赶来和我们汇合!”

    这个女人的话音刚落,她身旁一个男人就上前一步,以四十五度行了一个类似于骑士礼的礼节,很是恭敬的说道。

    “不过……这里为什么看上去这么奇怪啊,那些披一身金甲的无头男尸,和跪在地上没有下巴的女尸,是什么东西,这难道是这圣子的特殊嗜好不成?”

    这个女人随手将这个一直鞠着躬的男人扶了起来,很是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一切,目光很快就落在了和这墓穴装饰很是格格不入的无头金甲尸和美人盂的身上。

    “小主人……你这就不知道啊,圣子本来就是我们御鬼者家族的一种牺牲品,用于和罪孽之眼进行交换的一种筹码,历来都是尸骨无存的,只不过这任圣子是族长的长子,所以族长为了种族的延续,就和罪孽之眼开了战,将其送到了这方世界,不过可惜的是,这位圣子还是死了,最后只有心魔逃了出来,闹出很大的动静,最后集结了所有长老之力才用我族的圣器轮回柱将其镇压,而重新获得这轮回之柱的控制权的契机就落在了这圣子的遗体上,所以您说的那些东西就是那些下放来历练的人,专门用其死气来企图腐蚀掉圣子的皇族血脉,以便夺得圣器的控制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