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零三章 感知
    那玉制面具一化为一道流光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的脑海里面的那根传承之柱的虚影那震荡的频率就越发的剧烈了起来,就算是我在假装我是一个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我也开始明白这两个东西之间有着很是静谧的关系,毕竟能佩戴在这所谓的御鬼者家族的圣子的脸上的东西,怎么可能是普通的东西,想必在御鬼者家族里面也算是一件宝物,能和御鬼者家族的圣物之一的传承之柱产生如此的感应,倒也不是一件怪事。

    不过,我关心的并不是这两样东西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联系,而是这玉制的面具一从那棺材里面破棺而出,那些已经不再受到我手中的手电筒的照射的影响,已经对一旁的赵峰他们发动起了进攻的人头蛇身的怪物,却好像见到了什么很是可怕的东西一般,使出了比来的时候还要迅猛好几倍的速度,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中,退却的干干净净。

    “阿斌……那些怪物退去了,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啊……等等,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你没有事吧,阿斌……阿斌?”

    这些人身蛇头的怪物消失之后,悬浮于我眼前的玉制面具慢慢的朝我接近了过来,散发着很是柔和,很是吸引我注意力的光芒,慢慢的将我整个心神都吸入了进去,这过程发生的实在是太过于迅速,让我来不及反应,只能依稀的听见张晓彤在很是担忧的冲我说着话,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整个人一下子就陷入了一片黑暗,一片很是深邃而寂静,但却很是安详的黑暗中。

    陷入了这片未知的黑暗中后,我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慌,因为此刻的我并没有失去任何的意识,并且感受到自己仿佛在一个很是悠长悠长的空间里面不断地传送着,也不知道是要被传送到什么地方去,而且这种奇特的感觉,更像有什么和我同宗同源的东西正在呼唤我,呼唤我到达他的身边,以我对我的身体的了解程度来看,我感觉这样类似于传送的感觉,似乎传送的是我的一缕执念,这样的感觉我经历过很多次,这过程我并不觉得很是陌生,只是这一次让我觉得有种很是一样的感觉,这棺材里面和我八竿子打不着的面具究竟是想要带我去哪里,或者是想要带我去到什么地方?

    由于我眼前的黑暗实在是深邃的可以吸收掉一切的光芒,没有任何的参照物,我并不知道持续了多长的时间,直到我的眼前慢慢出现了一点亮光,这点划破黑暗的亮光不断地在我的视野里面放大,直到彻底将我周围的黑暗给吞没掉了,突如其来的光亮让我很是不适应,直到许久之后,我才恢复了视觉,一些画面慢慢的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入目处的光亮很是柔和,是一个很是金碧辉煌的大殿,大殿的正中心是一片不断翻涌着类似于混沌的景象,光是这样感受一下,都能感受到其间传出的一阵汹涌波动,而这东西旁边端坐着一个很是清秀,闭着眼睛的少年。

    而这个时候一道很是轻盈姣美的身影从这个一片混沌之中闪现了出来,这是一个全身覆盖在一袭白色衣衫,显得尤其出尘的女子,如果不是她脸上戴着一个很是狰狞玉制面具,仅仅露出一双寒星冷月般眼眸的话,这一定是一幅绝美的画卷。

    这个女人浑身翻涌着滔天战意,仿佛刚刚从嗜血的战场回来,她倏一现身,就令此处空间传来不稳定的震动,而那个闭目的少年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姐姐,你来了,快看,族内分布在下位面的遗迹开启了,派出去历练的族人也快要到达了!”

    被一袭白衫笼罩在其中的女子,一双摄人心魂的眼瞳,深深看向这少年身前那一片不断混沌中,凝聚起了几个神庙状的云团,它们的附近有着很多大小各异的光点正朝着他们快速的行进,她见此状况,声音很是冷酷的说道:“看来这次的历练,有人的运气不错啊,居然闯到圣子的遗迹中去了。”

    “咦?”她突然惊呼起来。

    她的视线,落在其中的一处的云团上,那云团不住的放大,显露出了一个和她脸上的面具几乎是一模一样的玉制面具上。

    称呼这个女人为姐姐的少年顺着她的目光,仔细看了一会儿,也是惊叫起来:“居然有人将圣子的面具给召唤了出来,还引起了这个面具的共鸣!”

    “那面具象征着皇族的身份,只有拥有皇族血脉的人才能引发那面具的共鸣,可是历练的人还根本没有到达任何一个遗迹……”这女人眼神充满了惊异,慢慢化为了震惊,“照这样看,那个人和我们一样,也有着很是纯粹的皇族血脉,只是不知道是属于哪一个分支,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我们皇族的人,绝不应该有人会在那个遗迹里面!”

    “那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少年同样很是困惑,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

    这女人死死地盯着那神庙云团的不断翻涌的玉制面具,沉吟了一会儿,牙齿一咬说道:“圣子的身躯对于我们御鬼者家族而言,关系重大,不得有失,你建立一条通道,我过去将事情弄清楚。”

    “姐姐,你就别折磨我了,这通道不经过允许建立是违反族规的,你看这事……要不要先禀报族里长老?”这少年明显不敢驳斥这女人的话,但是很是为难。

    “不用,这事情可不能让他们知道,否则后果比违反族规更严重。”这女人摇了摇头。

    “那就听你的吧。”少年点了点头,明显认可她说的话,“这次事情关系重大,你难道不稍微准备一下,毕竟你才外出去做了任务。”

    这一身白衫的女人,指了指自己一尘不染的白衫,不知道为何,这两人一下子笑了:“那好吧,你要注意不要和那些参加历练的人发生冲突,那些人什么本事没有可是背景还是挺硬的,要是让他们知道这件事背后的利害关系那可不得了。”

    这少年说完之后,就立刻着手布置了起来,不断翻滚着的混沌气息随着他的动作,开始中央汇聚,渐渐形成一条可供一人通行的通道。

    “为了避免别人发现,我给你开辟的是临时空间通道,你早去早回,抓紧时间,否则这通道就会崩碎,你万万小心。”少年认真叮嘱。

    这女人点了点头,飞身而入,只留下这个少年一个人若有所思盯着眼前的神庙云团。

    “看来族里要有大事发生了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