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零二章 怪蛇
    看着他们从那通道里面逃也似的窜出来的时候,我很是庆幸我之前的分队的想法,如果我不这样做的话,估计我们这几个人都会陷入困境,看来张晓彤他们脑海里面的虚影,已经开始影响他们的行动了,如果不能解决掉那虚影,就只能这样一直的遭受到神庙的攻击。

    张晓彤和赵峰也来不及解释什么,拖着干瘪瘪的夏流就朝着我的方向飞速的跑来,他们身后的那个可以逃生的通道在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了一阵很是令人不安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就好像有什么爬行的动物,正沿着那个通道很是迅速的朝我们如同浪潮一样的涌来。

    “你们在下面遇见了什么怪物,听上去这些怪物的数量有些庞大啊!”

    我被那密集的声音弄得有些浑身不自在,看着已经被吓得面如土色的赵峰和张晓彤,心里很是有些困惑,什么东西能够将他们吓成这副模样,张晓彤狠狠的吞咽了一口唾沫,脸上浮现出了一种她都有些不敢相信的神情:“有好多好多长的大蟒蛇!”

    “就是一些蟒蛇有什么好怕的,你手上有刀啊,再说了,你们也会道术啊,而且这通道那么狭窄,完全就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好去处,再怎么也不会这么的,也不应该像这样的狼狈啊!”

    “那……那不是普通的大蟒蛇,这些蟒蛇的身上长满了,黑色的鳞片,就像穿了一身黑色的铠甲一般,我们手中的这些刀看上去就只能在上面留一道白痕,最多只能产生一些火花,而最恐怖的是,这些蟒蛇的头上还长着一个人的脑袋,这脑袋也会道术!”

    什么?

    这怎么可能,一听到张晓彤的描述,我全身上下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如果真的像她说的那样,岂不是有些恐怖了,一想到那令人不战而栗的画面,我急忙让张晓彤将夏流带到一个稍微安全的地方,如果真的有那么的厉害,这完全丧失了民事行为能力的夏流估计有的够呛。

    且不管,那通道里面爬出来的东西是不是那些顶着人脑袋的大蛇,但是不用脑子,用脚丫子想都知道,那些东西在这个时候选择出现,绝对不会太友好,估计又是些想要置我们于死地的东西,最恐怖的事情是,这些蛇已经将我们的退路给彻底的堵死了。

    这个时候,我们身边不断的传出的窸窸窣窣的声音,越来越大了,我赶紧将手中的手电筒对准那个作为声音源头的洞穴,一瞬间将那黝黑的地方照射的很是光亮,这才发现那里面不断的冒出密密麻麻的黑色巨蟒,如同井喷一般,不断的喷涌出来,且不论他们那狰狞的外表,光从他们的长度,就让我有一种丧失抵抗的感觉,因为他们最短的都有七八米长,比我两个大腿都要粗上许多。

    但我并不是一个以貌取人的外貌协会,但最吸引我的还是它们头上顶着的那个大脑袋,不知为何,这些长在蛇头上看上去面貌很是狰狞的脑袋,都给我一种很是熟悉的感觉,就好像我在哪里看见过一般,我仔细思索了好一会儿,终于有了一点儿头绪,这些脑袋的主人,就和我被那曼珠沙华拖入幻境中,那些想要置我于死地的鬼魂完全一模一样!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些人头蛇身的怪物,很有可能就是那些死在了这个神庙里面的参赛者最后形成的,从他们很是迷茫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来,他们已经没有了基本的思维能力,只能够按照本能,就和野兽一样,进行无法控制的厮杀,而他们此时此刻的目标自然就是曾经和他们一样来到这个神庙里面妄图取到那所谓的大财富的参赛者!

    一联想到这种可能,和看到这很是惊心动魄的一幕,我即便是对这些人有天大的同情都只能烟消云散了,毕竟没有一个人会对那些要对你下杀手的东西抱有一丝一毫的善意。

    不过很是值得庆幸的是,当那些死去的人变成了这副人不人蛇不蛇的模样时,他们也会受一些蛇的影响,对光线开始极度的敏感,就在我手中的手电筒的直射下,跑在前面的蛇纷纷往后退,可他们的数量又的确太多了,光是在地面上不断扑腾的蛇就可以用成百上千来形容,更别说还在那里从通道里面不断的喷涌出来的蛇,一前一后,开始不断地纠缠和碰撞在了一起,将整个通道堵得严严实实不说,还硬生生的拼凑成了一副很是诡异的抽象派画作,看的我那个心里发颤。

    但我这样做无异于饮鸩止渴,在虎口上拔牙,这些人头蛇身的怪物,很是害怕我手中的关系的主要原因,是因为这神庙终年处于黑暗之中的原因,对光线很是敏感和较为的不适应,我这样做虽然保证了短时间内,我们不会遭受到袭击,但同样会让我们的身边堆积越来越多的蛇,总而言之我的做法和玩火没有什么区别。

    就在我刚升起这个念头的时候,一条在拥挤中被硬生生的挤出来了的蛇,呼啸着朝我袭来,我一时间反应没有那么的及时,等到了我的面门的时候,我才反应到危险已经来临,也来不及挥舞着弯刀,下意识的运用起了生死之眼,才发现眼前的这蛇居然是阴气凝实的产物!

    见到是这样的状况,我身体一侧,轻车熟路的砍在它的黑色骨架上,直接将它化为了虚无,但在这过程中,我发现这蛇的脑海里面同样有一根传承之柱的虚影……

    一看到这奇怪的一幕,我将视线移到了那堆积如山的蛇群中,却发现这些蛇的脑海里面同样的如出一辙……

    这究竟怎么一回事……

    我很是疑惑的转了一个身,看向身后的棺材,却忘记了收回生死之眼,当我的视线对上那棺材的那一刻,我脑海里面的传承之柱突然不受控制的震荡了起来……

    而那棺材里面那具尸体上的面具,却在这个时候,猛地冲破了棺材,悬浮在了我的面前!

    PS:接下来的一些章节,会为一个几百万字后的大情节挖坑,请大家不要以为换风格了,不会持续太久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