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零一章 猜想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我看着赵峰张晓彤和夏流脑海里面如出一辙的传承之柱的虚影,我心里不由得泛起了嘀咕,他们究竟发生了什么,虽说我并不知道这传承之柱的虚影为什么会出现在他们的脑海里面,但是我知道我的意识海里面能够容纳这传承之柱的原因,是因为这传承之柱和我契合,并且主动认主,所以我并不需要用生机去供养它,只需要用功德去修复它的破损即可。

    但是他们就不一样了,因为这传承之柱的霸道特性,我在赵天师道士事务所的考核就已经深有体会了,我意识海中那仅仅只是传承瞳术的传承之柱,都已经有这么严重的破损了,而他们脑海中那完整版的传承之柱,破损的程度肯定更为的严重,如果不是传承之柱主动认主的话,他们的生机和体内的阳气恐怕都会被那传承之柱的虚影所吞噬来,尽数用于修复它的伤势,也就是说张晓彤他们已经沦为被传承之柱圈养来提供养分的工具!

    而以眼前的情况来看,夏流的情况要更为的严重,估计和他进入了棺材中有脱离不了的关系,加速了生机和阳气的流逝,张晓彤和赵峰的情况自然要好得多,至少现在对他们来说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影响,从他们现在并没有任何异常的反应就可以看得出来,但是如果不尽快解决掉这个埋藏在他们脑海里面的定时炸弹的话,他们早晚都沦为和夏流一样的下场。

    可是现在我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将他们脑海里面的传承之柱的虚影解决掉,因为每当我试图将我的一丝夹带着存在于我意识海中的传承之柱的气息的意念分离进他们脑海中的时候,准备将那些虚影引导出来的时候,却发现那几道虚影并不排斥我的意念,但也不受我意念的控制,就好像我无法用我的意念将存在于我意识海中传承之柱的虚影从我的意识海中分离出去一般……这可怎么办啊?

    我被这样的状况弄得有些心力交瘁,让一旁的张晓彤他们也跟着紧张了起来,但是我又不能和他们详细的说明这样的情况,就好像你不能直接和患了癌症的的人说,你得了癌症活不了多久就要死了是一个道理,于是乎想了想,只是告诉他们我们在场的所有人似乎都受到了这神庙的诅咒,如果不能尽快的解决掉这个问题的话,可能从这个神庙里面出去了都够呛。

    “哥……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难不成还要去开这个棺材吗?”

    在场的人听了我的话,看了看气息已经衰弱到生死不知的赵峰,脸色都没有好到哪里去,赵峰很是苦涩的看着我,说出了我们此刻的心里话,有了之前的那些经验和可以预料到的后果,我们难道还要重蹈覆辙吗,难不成我们真的就只能死在这个地方,或者浑浑噩噩的像这个神庙的建造者所希望的这样,成为修复传承之柱的养分,就如同一头待宰的猪?

    不过对于我而言,现在的局面也算是一个好消息,至少我知道了这个神庙就是那所谓的御鬼者家族的遗迹,如果夏流以前说的是真实的话,那我们眼前这个棺材里面的那具看似僵尸的东西,就是御鬼者家族的圣子。

    而那御鬼者家族的圣子我并不是很陌生,因为我在张天师道士事务所精英道兵考核的时候,传承瞳术之后,被那第一区域的眼睛强行霸王硬上弓般的认主之后,看到的那场惊天动地的大战,那个仿佛神衹一般存在的人,怀里抱着那个孩子似乎就是所谓的圣子,而那圣子明明就被那个男人给救了下来,为什么现在会存在于我眼前的棺材里面化为了一具给我们带来这么多麻烦的干尸,那御鬼者家族究竟又想要做些什么呢?

    这样一直不断的思索着,将和现在的状况有哪怕一丝一毫细微的关系的线索都排列出来之后,才发现摆在我眼前的是一张看不到开始和尽头,一直纠缠不清的大网,一丝难以抑制的阴谋气息就这样不断的从这张网里层出不穷的发出着,将我们彻底的笼罩进了其中,让我们无法自拔的同时也无力挣脱,有一种步入了陷阱的泥沼一般的现实感受。

    想必这所有的道士家族,还有之前的赵峰张晓彤夏流,都没有想到原本手到擒来的财富,从我们彻彻底底进入到这神庙中的时候,就已经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阴谋了,甚至我们和那大财富的角色都来了一个大转换,说不定在那神庙的建造者的心中我们才是他们最为宝贵的大财富,他们的所求可能并不是单单只是我们的生机,或许连我们的身体上的一切都是他们最为需要的宝物!

    “现在那曼珠沙华已经被我给清除掉了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再次控制思维,让人陷入幻境这样的情况发生了,所以棺材还是必须得开,如果不开,估计我们走不出去不说,还得陷入另外一个圈套,不过这次我们得采取另外的方法……那就是分队!”

    联系了一下实际之后,我很快就提出了,最为适合我们现阶段的方法。

    “分队?”

    对,就是分队,让他们三人逃离,留我一人在这里对付这个棺材里面的僵尸,我之所以会这样的选择,一来,我并不确定他们三人脑海里面虚影会不会影响他们的行为,对我的行动造成影响,二来,这样分队,将我们此刻相当于不同的两类人彻底分割开来,这样能斩断我们的联系,从而对我们双方都有好处。

    我做出了决定之后,他们拿不出更好的反感,即便是很不情愿,但是也只能这样的照做,我看着他们三人很是顺利进入到了棺材旁的那个通道,而且并没有发生任何的异常,我心里就是一松,正准备展开行动的时候,那通道里面又传来呯呯碰碰的声响,他们三人又回来了……

    “你们怎么又回来了啊?”

    “下面有怪物,好多好多的怪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