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九十九章 出乎意料的反转
    就在我感觉到凌冽的刀锋即将触碰到我的额头,我的脑袋就要变得我和亲手砍成两半的张晓彤一模一样,鲜血直流,脑浆迸裂的时候,一阵劲风突然朝着我止不住的冲了过来,重重的撞击在了我手中已经挥下的弯刀上。

    这突如其来的状况,顿时让我的手腕一松,弯刀的锋刃仅仅是划破了一点额头上的皮肤,就被这劲风传来的力道给重重的击开到了一边,啪嗒一声的落在了地上,顿时让我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

    这究竟是什么情况,那啪嗒的一声巨响,就像一声洪亮的钟响一般,重重的撞击在了我的心灵上,把我从那极度的悲伤和愧疚,乃至都已经忍不住那种心理的压力,快要挥刀自杀的状况中,直接唤醒了过来,很是有些困惑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有些莫名其妙到不能自己。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啊,环顾四周,发现我眼前的这一切里面,没有了之前一直想要置我于死地的棺材,已经那棺材里面的僵尸,也没有那金碧辉煌的大殿,也看不见在不久前被我亲手杀死的张晓彤的尸体,我究竟现在是在哪里,这里除了我之外,明明已经没有人了,那之前在我即将亲手结果我自己的生命的那个紧要关头,将我救下来的人,又究竟是谁?

    说实话,我现在对我周围身处的环境都有些困惑了,完全就是灰蒙蒙的一片,就和北京时不时就会发生的严重雾霾一般,完全没有任何的能见度,除了自己略微有些完美雄壮的身材之外,真的就什么也瞧不清楚,究竟是谁救的我啊,而就在我迷茫的就像一只不知道的身处何地的小羔羊的这一刻,我周围的环境突然猛烈的震荡起来,那灰蒙蒙的雾气在这一瞬间就像一个急速旋转的漩涡一般,朝我很是凶猛的袭来,这样的现象我倒不是很陌生,因为以前没有什么事情的时候,我还是看了很多小说,尤其是那些小吊穿越成为大吊高富帅的小说,这样突然出现的漩涡,一边就预示着要死了或者要穿越了……那我现在这一幕,究竟是要闹哪样?

    眼前的这一切,弄得我整个思维都有些开始混乱了,心神显得很是恍惚,越琢磨,越寻思,越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但是又不清楚哪里不对劲儿,只感觉我此时此刻的脑洞在开始无限制的发散,也就是在这个关头,我突然听见两道声音异口同声的在不远处呼唤着我:“阿斌……你快回来啊,你在哪里干什么,冷静一点!”

    这两道有男有女的声音顿时将我的整个思维给猛地牵扯了回来,就像夜空中最亮的星星一般紧紧的吸引住了我的注意力,又像一道炸雷一般,轰隆一声响彻了我的脑海,直接将我从那迷茫的像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一般的状态中,硬生生的引导上了正常的轨道,这样诡异的变化,虽然让我还是有一些迷糊,寻思着我的周围怎么还有其他的人的声音,但是还是一下子明白了自己可能又在不知不觉中,落入了一个陷阱,难不成我又中那个僵尸的圈套?

    一想到有这样的可能,我的后背就是一凉,这样兜兜转转了好大一个圈子,现在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有不有这么坑爹的剧情,我又不再磨蹭,狠狠的咬了咬舌尖,那巨大的力度差点就将舌头给咬掉一小截,狠狠的喷出了一口舌尖血,就听得我的周身传出了一阵嗤嗤嗤的声响,我的身体就是猛地一震,很是惊讶的发现我周围的环境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一般的变化。

    此时的我不知为何,又出现在了那具棺材的面前,而那具棺材此刻根本就是完好无损,一点也没有被打开过的迹象,而棺材上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慢慢的爬满了很是妖异的曼珠沙华,而那曼珠沙华之前还很是娇小的花瓣在这个时候变得尤其的纤长,看上去就好像散发着荧光的红色根须,显得很是惊艳和绝美,绽放开来的花蕊,无风自动,让还有些缠绕在一起的花瓣,顷刻间疏散开来,彻彻底底的盛开了,那形象看上去就和一朵盛开着的莲花没有任何区别,再这样的环境下,看得我很是心惊肉颤。

    而这个时候,我的一旁又传来了一阵是很是焦急的大喊:“阿斌……你还在那里愣着干什么,是脑子搭错了筋吗,赶紧回来啊,再不会来神都救不了你了!”

    我回头一看,喊我的人居然是在之前就被夏流给一刀劈进棺材里面的赵峰,而在他的一旁张晓彤都快要急的从衣服里面跳出来了,脸上的紧张让我整颗心脏的剧烈的跳动了起来,张晓彤居然还没有死?!

    而更让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张晓彤的脚下还躺着一个一具干枯的随时都可能崩溃的人,这人不是夏流还是谁,他怎么还活的好好的,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啊!

    看着他们那焦急的表情,我也来不及想这么多了,反正也想不明白,先从这个诡异的棺材旁边走开再说,不过在走开之前,我很是愤恨的将棺材上的曼珠沙华,再次搅了一个稀里哗啦,看来这东西真的有些邪门,真的有些不好对付啊!

    等我走回去的是时候,赶紧像他们询问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自然没有说他们在我之前的印象中已经死了,甚至有一个还是被我亲手给杀死的,张晓彤摸着胸口心有余悸的说道:“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差点将我们吓死了,你开了棺将夏流给救了出来后,你说你要去将这个棺材给毁掉,叫我们都不要插手,然后等你走到棺材旁的时候,整个人一下子变了,拿起弯刀就在那里乱砍,怎么喊你,你都听不见,只知道在那里吼,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弄得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直到你突然拿刀就要自杀的时候,我们这才出了手,你刚才究竟发了什么啊?”

    哦……

    原来我经历的那一切,在张晓彤他们眼中就是这样的,看来我大致明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