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九十八章 愧疚……自杀
    这样突然的情况,发生的简直让我有些始料未及,从这些鬼魂的出现,到赵峰和夏流引发的自爆从而导致这些鬼魂的再次消失,最多只过了一两分钟,让原本还有着抛弃赵峰和夏流,将他们视为我的负累的想法的我,一下子有些追悔莫及。

    我轻轻的伸出手,接过眼前这两个闪烁着很是微弱光芒的光点,隐隐约约能够感受到赵峰和夏流的执念残留,想必他们的家族有着一定的手段,不然刚才那自杀式的爆炸,绝对不可能让他们还有任何的魂魄残留,我看着原本还和我并肩作战的两个有着竞争关系和恩怨颇多的堂兄弟,心里也很是唏嘘不已,将这两个看上去随时都有可能熄灭的光源,轻轻的放在自己的眉心处,任凭他们往我的意识海里面逃窜,等他们进入其中之后,我鼓动起我的执念将他们的残念包裹了起来,在这样的滋养之下,他们应该不会再有任何的溃散了,应该能够坚持到我将这两个东西送还给他们的家人了。

    当我做完这些事情,收敛起我心中很是滴落的心情,将那些不断的闪现在我的脑海里面的杂念清除了出去之后,这才将我的视线转向了我眼前的那具造成了眼前这一切罪恶的棺材,而这个时候,我却很是惊讶的发现棺材里面的那具僵尸已经消失了踪影……

    这怎么可能,难不成这东西趁着那些被这瓮城里面的机关射杀的参赛者的鬼魂朝我发动袭击的时候,从这棺材里面逃了出来……这样虽然感觉着很是虚幻,但是却又明明白白的出现在了我的眼前,难不成这个一直躺在棺材里面的僵尸一直有着自由的行走的能力,只是单纯的将我当做一个不明所以的傻子一样,任意的糊弄,等糊弄够了在想猫捉耗子一般,百般玩弄之后这才意犹未尽的将我杀死,顿时一种阴云密布的感觉浮上了我的心头。

    而就在我被这样阴谋一般的情况弄得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到我的身后出现了一道很是凌冽的阴风,危险的直觉让我一下子反映了过来,这阴冷的像一块万年寒冰,很是迅速的朝着我的掠来,即将对我发动雷霆一般的攻势的东西,一定就是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这个棺材里面冲了出来,躲在暗处一直观望我的僵尸!

    遇到这样的情况,我心里倒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紧张和担忧,嘴角微微一撇,心里暗道你这个时候出现,只能说你该收拾收拾去世了!

    我的左脚用力的踩在了地上,腰用力的一扭,转身回头,一弯刀就重重的朝着我身后的那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想要对我发动进攻的东西当头劈下,就听得咔擦一声巨响,我心里就是一喜,对付这东西,我知道不能托大,于是乎在感受到了身后有东西出现的时候,就把我所能调动起来的所有的力量和内息都灌注在了这一刀之上,颇有一种不成功便成仁,背水一战的架势,见得砍中了那东西,自然很是欣喜若狂,毕竟我体内的三种内息都不是什么普通的货色,我有绝对的把握只要这个僵尸被我砍中,不死都得重伤!

    而就在我定睛一看的时候,才发现躺在我眼前的血泊中的,不是那个所谓的僵尸,而是整个脑袋都被劈成了两半的张晓彤,只见她的身体软软的躺在地上,已经彻底分成了两半的脸上已经浮现着很是不可思议的神情,似乎不敢相信她没有死在这僵尸的手中,而是死在将绝对的信任都交付给了的我手中,大股大股的鲜血就像瀑布一样,不断的从她断裂的头颅中,止不住的流了出来,隐隐约约还能看见那翻滚的血液中白色的脑浆,血腥的无法直视,眼见得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我不敢相信我此刻看见的这一切,整个人就像被被雷击中了一般,脑袋里面都在嗡嗡嗡的响动,心脏更是因为就快要被眼前的这一幕给逼疯了的我,弄得快要停止跳动了……

    我究竟做了什么……我究竟在做什么,我整个人一下子软到在了地上,手中沾染着张晓彤鲜血和脑浆的弯刀重重的掉落在了地上,在整个墓穴里面传荡的很是辽远,空出来的双手死死的揪着自己的头发,不敢相信我看到的这一切,不敢相信我居然做了这一切,不敢相信我居然亲手杀死了张晓彤……

    我跪在地上,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一点也不敢相信,我究竟做了什么,我为什么这么的冒失啊,我为什么就这样理所因当的认为我的想法就绝对是对的啊,我明明在那个关键时刻,可以做出很多不同反击方式,而且这些反击方式,每一个都比我之前使用的那种方式要好上一万倍,可我为什么就选了这么一种,看不见自己后果的方式,将张晓彤给砍死了啊!

    在这一刻,我的心就如同死灰一般,在这宽阔的大殿里面随着不断地升腾的阴风给吹动着,像没有了依靠的败絮一样,来回不断的飘荡,说不出此刻的我究竟是什么的滋味,我们一共四个人并肩作战的进入到了这个地宫,才过了多久,除了我之外他们全都死了,赵峰和夏流算是为了我牺牲了自己,而和我有很多关系和牵连的张晓彤却被我一刀给砍死,我该怎么办啊!

    只剩下我一个人,我还有什么面目回去,我活着没有办法回去见赵峰夏流的亲人,也没有办法去见那很是器重我的兰姐,更没有办法再去面对我最爱的女人,而就算我死了,真的在和他们重逢,那我又有什么面目去见他们,去见没有被僵尸杀死,却被我杀死的张晓彤?

    这个时候的我,简直已经到达了万念俱灰的地步,全身上下都疼得要命,就好像被他们硬生生的牵扯着一般,算了……

    反正没有你们,我也走不出这个神庙,还不如死了算了,从地上捡起弯刀,就重重朝自己的脑袋砍去……(未完待续。)